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门帖子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广东省 2022-10-03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
四川省 2022-10-02
因为梅里雪山,我们来了雨崩 因为信仰,我们走了梅里外转 因为坡均冰川正在消失
云南省 2022-09-18
北京户外,以“运动,快乐,健康”为主要宗旨,每周发布登山露营,户外旅行,休闲聚会
北京市 2022-10-14
【报名咨询】:小二(微信号/电话:132-6323-0344) 【发团日期】:每周六、日及
北京市 2022-10-20
社区精华内容

那一天|我闯进了上帝的伊甸园--端午扎尕那重装穿越

[复制链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0:13:00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户外的向往是心中不熄的火焰
又到粽叶飘香时,不由想起去年排除万难终于踏上的狼塔之旅。今年曾打算去徜徉喀拉峻草原花与诗的远方,去仗剑乌孙天堂湖镜与梦的天涯,攻略已然做好,连出行日期都已确定。然而俗不可耐的我,还是因为生活中猝不及防的琐事,耽误了仗剑天涯的梦想。
屈指一算,今年也就元旦走过虎头山、清明去了腾格里,此外就连周未线也没曾走过一条。五一的南太行机票都已经订好,临出发却因老母身体欠安被迫放弃。成天窝在家搬着一成不变的砖,泡在徒户外网群里与大神们神侃,看着他们背上行囊执杖天涯,心中的执念如烈焰般越烧越旺。
端午将至,想来无论如何也要出去走走。起初打算就近去九顶山狮子王峰,这条川西的短线三天可轻松搞定,还可以顺便了却多年未曾实现的九顶山花海之行。后来听说扎尕那穿越这条线也还不错,赶紧找资料研究,发现这条50余公里的线虽然远在甘南,但时间安排紧凑四天也能轻松搞定,于是就将目标定在了扎尕那穿越。
户外,不管长线短线咱从来都是认真对待,从来都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目标确定后便查资料做攻略,3天50余公里的线比较简单,无须太详细的行程规划,简单了解后下条靠谱的轨迹便可上路。反倒是往返的大交通让我有些伤神,没办法,时间对我是永远的硬伤。
行程制定好以后便是约伴,以往的出行都是在丐帮内相约三五好友,然而这次情况有些不同,母亲年岁已高身体每况愈下,要是临近出发她老人家需要住个院啥的,我又得被迫放弃行程。作为组织者临时放弃会耽误所有人的行程,便试着到徒户外网看能否参加别人的AA队,我最真实的想法也就是找人拼车好降低出行成本。我的出行愿望是如此强烈,甚至已经想好实在约不到伴就solo吧,大不了就多300大洋的出行成本。
在徒户外网留了贴子,问的人挺多,但时间大都不搭,倒是在15群里很快约好了同行的伙伴,和大家说明情况,约好11日早上5点半在岷县集合后,便按自身情况各自准备出行事宜。
关于扎尕那和迭山那些穿越线路

015101b6gnhp3kcqfxvdg8.jpg
                 

015100zqctkdve5qqaf1jh.jpg
                 
扎尕那,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西北约28公里的群山莽野之中,迭山与岷山在迭部县耸峙连绵。藏语中迭部的意思是“(神仙)大拇指摁出来的地方”,而扎尕那的意思为“石匣子”。
扎尕那是迭山主脊光盖山南麓一处地形奇特的大自然杰作,是深藏在迭山中的一座罕见的天然石城。扎尕那山入选“中国十大非著名山峰”,它风景优美独特,地形既像一座规模宏大的巨型宫殿,又似天然岩壁构筑的一座完整的古城。

015238lxlwqe6i0ddjpket.jpg
                 
1925年的那个春天,洛克先生从卓尼翻山越岭去往迭部的途中,意外发现上帝的伊甸园—扎尕那。他在游记中如此写道:“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这里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如果不把这绝佳的地方拍摄下来,我会感到是一种罪恶……”。

015321b6d4faioqbwelisp.jpg
                 
而我们即将要走的线,是当年洛克先生从卓尼去迭部时,意外发现秘境扎尕那的这条“洛克之路”,全长52公里的大峪沟--扎尕那。
该线途经聂甘达瓦神山、喀拉克垭口(海拔4200米,此行最高海拔,长江、黄河水系分水岭),全程约52公里,累计爬升4200米,沿途将翻越5个海拔4000米以上、13个海拔3500米以上的垭口,高海拔与大爬升量是该线路的主要难点。
我的行前准备

0155346c5vsiyf9q6zigsx.jpg
                 
此行所有装备。
带了两双鞋,一双凯乐石撸山鞋、一双屌丝侬登山鞋,网上有人说穿撸山鞋走线会轻松很多,想试试却又怕到时发生状况,于是就备了登山鞋背着。第一天穿撸山鞋走了一天没啥感觉,还是觉得它对脚踝的保护不足,后两天又换回登山鞋。
三峰的雨第一次派上用场,我后面是重装背包,前面是相机胸包,三峰雨衣都能遮的严严实实,特别满意袖子和帽子、领口的设计。
鲁滨逊内锁的登山杖在第二天途中坏掉一根,搞的我下坡都不敢快跑,看来还是外锁的更耐操。

015735ew6qfjy8buz809kg.jpg
                 
此行所有食品。
早餐:咖啡牛奶+肉粽子+咸鸭蛋;晚餐:免蒸米+酱肉+泡豇豆炒肉沫+紫菜汤;路餐:咖啡、压缩饼干、代餐饼干、无核香酥枣、巧克力、葡萄干 、牛肉干、鹌鹑蛋、柠檬酸糖。
早餐吃着挺爽口,而且还很方便;晚餐则略显油腻,高海拔走累太油腻没啥胃口;路餐的无核香酥枣第一次吃,感觉挺不错。

孤独地享受辗转的旅途
015935rso5sr4g4qj0fagn.jpg
                 

015933yaskbcl2dikov89o.jpg
                 
心中一直怀揣着梦想:一个人、一个包,旅程就是握在手中的票根。然而现实中的每次出行,却总是三五成群的匆匆、太匆匆,此次孤身前往岷县与素未谋面的伙伴走线,多少可以享受点旅途的孤独。
从上班的合江自驾回到泸州家中,匆匆用过午餐,马不停蹄搭乘公交去泸州客车总站,乘专线大巴去隆昌北站。

015936splimxh489see4su.jpg
                 

015937foqm3m05g3meqhji.jpg
                 
闹了一年多的疫情已经改变我们的生活,口罩成为出行必需品,而我们的口鼻也快成为身体的隐私部位。
泸州恐怕是目前天朝少有不通动车的地级市,每次出行要么选择飞机,要么选择到隆昌坐动车,好不方便。好在绵泸高铁已经建成调试,据说6月底可通车,也许下一次出行就不用这样辛苦倒腾,直接在家门口坐上快速直达的高速动车。

015941j9zysa4np5t09nwx.jpg
                 

015939uyd3lmvajevhfrvr.jpg
                 
到德阳的时间很早,我要在此等待近3个小时。原本可以在成都转车,但从成都东站前往成都火车站,还得在晚高峰倒腾地铁,想想还是到德阳来同站转车吧。

020159r8ieb4h5k2szqu0m.jpg
                 
我的晚餐,一桶泡面三个包谷,包谷是自己种的,辛勤汗水浇灌出的硕果,香甜软糯。
此处应该特别声明,我真的是在拍手中的玉米,可能是技术不过关,想拍的玉米虚了,却拍实了远处的妹纸,搞的妹纸那眼神还以为我在偷拍。

015946qgijdram0iqk4ski.jpg
                 
车站候车好无聊,坐立不安近三小时,传统的绿皮火车终于如期而至。
上车、睡觉,一觉醒来投入到另外一个陌生。绿皮火车载着我,也载着我的梦,逛次、逛次奔驰在漆黑的夜。

015948529o7rnnej5kdwpi.jpg
                 
不到五点乘务员小姐姐甜甜的声音将我从梦中唤醒“9号中,岷县马上到啦,快起床。”
睁开惺忪的睡眼溜下铺来,取下行李架上的背包,简单洗漱后坐在车窗旁听着节奏的车轮声,凝视着窗外破晓的黎明,迎接我的将是怎样一个陌生。

015949f8uzjmyyehjuopdw.jpg
                 

015950b29151d0723zhr0y.jpg
                 
列车到达岷县站还不到五点半,空空的站台除了矗立在车门旁的乘务员,就只有背着硕大背包行单影只的我,一种孤独的旅途感油然而生。而我,也是享受这种浪漫的孤独的。
站前广场,除去三三两两行色匆匆的乘客,便是早起辛苦拉客的面的师傅。“我们都在用力的活着,酸甜苦辣里醒过也醉过,也曾倔强脆弱依然执着,相信花开以后会结果........”是啊,人在这世上讨个生活都不容易,及时享乐、且行且珍惜吧。
与小伙伴汇合后奔向大峪沟

020411cths085z0i0bmpt4.jpg
                 
网上事先联系好的包车黎师傅(15293237491),早已在火车站候着。接上我去火车站对面的宾馆接上其他同行的伙伴,去县城的回民聚居区用过早餐,6点15分出发奔赴徒步起点--卓尼县大峪沟景区。

0204124gxauk9s2sx4t9u6.jpg
                 
从岷县县城到卓尼大峪沟景区徒步起点一线天,全程90公里,包车需要近2小时。
黎师傅长期经营着这条线,据他讲手中有10辆车的资源,不管是包车到大峪沟还是扎尕那,更或者是甘南环线都没问题。6座的五菱宏光,到大峪沟300大洋,到扎尕那500大洋。目前是森林防火期,一线天不让外面车辆进入,到景区后要另花100大洋换乘当地牧民的车,才能到达一线天。

020413gsdm9ilf9emgjm5d.jpg
                 
卓尼大峪沟景区正在建设之中,暂时还没收门票,但进入景区的大道已经修建的非常完美。进入景区的途中有四道森林检查站,除最后一道外,前面三道对进去的车辆都不闻不问。据黎师傅讲进去容易,出来却检查的非常严格。

020415bix0bexvbd42rtkg.jpg
                 
最后一道检查站禁止外来车辆进入,黎师傅已经联系好沟里的牧民,100大洋换车将我们送到公路尽头徒步起点。
大峪沟是藏族聚居区,沟里最大的寺庙是旗布寺,在旗布寺不远是旗布林卡,如今这里已经建成初具规模的度假胜地。鲜花遍地的草原上分布着星星点点的白色帐篷,欢迎着四方宾客的到来。

020415u34ted9ottidd7ah.jpg
                 
扎尕那--大峪沟穿越线路分为两条:扎尕那--大峪沟三角石、扎尕那--大峪沟一线天,两条线路在大便石汇合,反穿的话行前一定要计划好是从一线天开始,还是从三角石开始,以便包车师傅能将你送到计划的起点。听他们说一线天这面的风景更好,我们此行就将一线天作为起点。

020417xrjk5ny2jimi2ogg.jpg
                 
最后不到一公里被大铁门挡住去路,包车的张师傅跳下车很熟练地把铁门打开,继续驱车向前。
张师傅是沟里的藏族牧民,但却有个汉族的姓氏,问他原因却笑而不答,想来是为了方便我等外来之人好称呼吧。张师傅电话17794154798,从扎尕那穿越过来不管是到一线天还是三角石,都可以打电话叫他接,甚至还可以送你去岷县或卓尼。
顺便说一句,整条大峪沟无论是一线天还是三角石都有很好的信号,电信、移动的4G网络都很通畅。

020547ttthf0i56t76hslu.jpg
                 
7点40分,岷县出发1.5小时顺利到达徒步起点--卓尼大峪沟景区一线天。
这里有还在建设中的停车场、景区厕所、旅游栈道,或许不久的将来再走这条线时,就会象长穿毕需要两头买门票。
循着洛克先生的足迹出发

0204192ujxssqwgo0vwb8m.jpg
                 
此行全是在网上AA相约的同伴,左起:
不爱吃肥肉的男人,江苏常州小伙,我叫他“阿根”或“根娃”,80后的性情小伙子,思维活跃、语言丰富中不乏诙谐,成天泡在徒户外网户外群中胡吹神侃,经常分不清他说的话那句是真、那句是玩笑的戏言。
清风,湖北咸宁的标致小伙,一会儿自称90后,一会儿又自言85后,看上去应该介于85、90之间。户外经验比较丰富,背着此行最轻的包,走着此行最快的路,爬坡如开挂、下山象阵风,每天都第一个到达营地。
乞丐,楼主本人,来自四川泸州的70后半老男人,户外是心中永远不灭的执念,此生就想纵情于山水之间,相忘于江湖之上,相守在心彼此心中。
山无陵,陕西咸阳的69年老哥,光荣的教育工作者,我们叫他王老师,在徒户外网上看贴子后与我联系加入,鲜有重装经历,背包、帐篷、防潮垫等都不太适合重装,每天最早出发却最后到达营地,一路走来没有过多言语,总是默默无语地凭着顽强的毅力在行走。
老薛,江苏苏州的中年男人,网名一个薛字,我们叫他老薛。一只有着丰富户外经验的老驴,尤其擅长定位和轨迹的使用,有他同行我几乎全程没看轨迹,背着此行最重的包严重影响爬山速度,每到下坡时却能健步如飞。

020420c70dh13h98gkwrb7.jpg
                 
除去王老师,其余四人都是徒户外网重装15群的群友,平时大家在群里都有交流,虽素未谋面,相互之间却还是了解颇多,初次见面就如久别重逢的兄弟般亲切, 此行美中不足是没约着妹纸,只好组个寂寞的和尚队。

020803038ob9rph911zp24.jpg
                 
80点10分收拾妥当,告别藏族牧民张师傅,正式踏上探寻上帝伊甸园的“洛克之路”。
和大多数穿越线路的起点相同,照例还是从一块告示牌开始。这块告示牌要温柔许多,只是告诫大家不要进入,否则后果自负,并没有“严禁”、“违法”等刺眼的字句。

020808ktsqslr2jq1sqivb.jpg
                 

02080640iqrzcl6smqp9mc.jpg
                 
缘溪行,拐过一道弯两块巨石矗立在眼前,巨石高高屹立着直冲云宵,中间一条狭窄的缝隙,溪流从缝隙中潺潺而出,天空也在缝隙中变的就象眯着眼的一条缝,这就是大峪沟的一线天。
路旁石碑上标明此地海拔3181米,比终点扎尕那高出近200米。然而问题来了,为什么大家都说反穿累计爬升会更高呢,这不科学吖。

020811fgakqo9vfnkudawe.jpg
                 
山坡上松林深处未完工的木质栈道上,一帮哥们正在收拾帐篷。后来同行时得知,他们同样也是五人组合的和尚队,昨天下午就从岷县包车进山来此扎营,为了与我们区别就称他们为“和尚2队吧”。
如果头天到岷县早的话,这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密密的松林中、干净的栈道上、潺潺的小溪旁、清幽的环境下,煮上一顿美味的火锅,喝上二三两可口的小酒,伴着明月入眠,听着鸟鸣早起,比县城中的客栈何止舒适百倍。

020815j77yj6t97eyher2d.jpg
                 
起初我们以为要穿过一线天,进去后才发现里面无路可走,原来应该沿着未完工的栈道而上。

0208175t8z95wdeol32vzr.jpg
                 
栈道最高处是宽阔的观景台,平台旁边矗立着巨大的岩石。喘息当儿眼尖的阿根发现这巨石形似昂首的雄鹰,张开鹰喙雄视苍天,而鹰头上那株小树正好是漂亮的羽毛。

020820ok9c104phosstyma.jpg
                 
木质栈道翻过观景台后径直向下,让人产生错觉,以为应该顺着栈道前行,还是经验丰富的老薛首先发现问题,我们应该沿着雄鹰石右侧松林中的小道向上拔高。
这段密林中的山坡很陡,也许是久未重装走线的缘故,也许是刚刚上路不太适应的原因,这段路程不远的陡坡居然令我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0208225usq6axje8xv53e3.jpg
                 
好在拔高的路程不远,爬到半坡穿出浓密的松林,眼前豁然一亮,开阔的山坡草甸出现在面前,放眼望去满满的全是苍翠的颜色。

020826xgmuo52ovpfhoj1z.jpg
                 

020828ijv2mjazm5vd7c3z.jpg
                 

020829nx18l6bachm75vpv.jpg
                 
除去满山坡的青青小草,横切的山径旁全是这些白的、黄的、红的、紫的各色野花,它们在晨曦的薄雾中随着山谷温柔的清风摇曳,仿佛在夹道欢迎五位勇闯伊甸园勇士的到来。

020823d5qvwgvt78bxmbrh.jpg
                 
晨雾缭绕的山谷对面,木质栈道蛇行般蜿蜒而上,消失在山顶的云雾中。这里也是大峪沟景区正在建设中的一部分,要沿着栈道爬上对面高耸入云的山巅,体能一般的人不容易做到。

020834v9pixzofl5l5x12x.jpg
                 

020831x5wk2fjeaoq72rjr.jpg
                 
半山坡上的横切非常轻松惬意,清爽的山风满眼的绿,还有脚下欢唱的小溪,以及路旁摇曳的野花,让人一扫初来乍到便拔高的劳累,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0208387uwb7t1x8l95u35u.jpg
                 

0208362375n5ieopgonmo8.jpg
                 
沿着山坡横切前行,在前方茂盛的松林中又有一段拔高。出松林后海拔会上升到新高度,但明显的路迹仍然沿着溪流在半山坡徐徐前行。

020839x22ogk6jultqejcg.jpg
                 
太阳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驱散天空的晨雾,渐渐露出蓝天白云的痕迹。行前看天气预报这几天都是阴雨,但目前看来上苍是眷顾我们的,这无雨又不太晒的天气特别适合徒步。

02084139vmbzkdwoif7rs4.jpg
                 
沿着蜿蜒的溪流转过一道山嘴,小溪对岸满山坡的白色杜鹃惊艳到我,虽然高山杜鹃见的太多已经有了免疫,但这满山坡繁星般的杜鹃呈现在眼前时,还是让人不禁惊呼出声。

020843ktwvsjljajp6l0uz.jpg
                 

020846v56aaf0iqmuyubbg.jpg
                 
通往伊甸园的路果然非同一般,美不胜收的景色自不必说,单是这随处可见的高山杜鹃已足以令人动容。山坡上、溪流畔、小径旁、垭口下,一朵朵、一丛丛、一簇簇,白色圣洁似雪、红色热情如火、紫色浪漫胜过薰衣草,端午前后正是它们一年中生命最艳丽的时刻。
回复 关闭延时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精彩评论9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0:26:00


                 


                 
还有这比比皆是的绿绒蒿,也特意赶来凑热闹,鹅黄的花瓣在微风中轻颤,娇柔中透露出坚韧的倔强。

                 
路边红色的不知名野花,飘动的花瓣象是跳动的火苗,又象是先行者绑在路边的红绸路标。初次远远的见到稀疏的一两朵,还真把它当成了红色路标,走近才发觉原来是野花。


                 
当然最热闹的还是青青草地中,这些寂寂无名的各色小花,它们象天上的繁星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出发前我还有些担心来的太早不能见到它们,如今看来却是恰逢其时。


                 


                 
思维活跃的人总是与众不同,往往能发现常人不能发现的东西。比如同行的阿根,远远就发现山谷尽头矗立着一座与众不同的石峰,兴奋地对我讲“快看!那像个啥?”
“你觉得像个啥呢?”我说。
“像不像一柱擎天!”
“嗯,还真有些像,可贴子上也没人提起过吖。”看来这阿根果然天赋异禀,非同凡人。


                 
回望来路,半坡的小径在翠绿的山谷中如丝带延绵飘向远方,老薛伴着王老师远远地追赶着我们。


                 
我承认在阿根的提示下也邪恶了,隐藏在山坡后面探出个头的,正是一柱擎天的男根顶端。


                 


                 
又拐过一道弯,几间白色的牧民房出现在眼前,一只小狗摇头摆尾地吠着奔来,听到狗吠的年青藏族牧民懒洋洋地从毡房中钻出来,很远就见惯不惊地互道“扎西德勒”,看来穿梭往来的驴友已经成为这条线上的常客。


                 


                 
河谷两侧的草地上,星星点点的牦牛也如它们主人般懒洋洋地啃食着青草,这样环境下的一切都变的慵懒起来,草儿慢慢地变绿、花儿迟迟地盛开、牛羊懒懒地生长,连人都在享受慢节奏的作息。
很多时候我总是在想,我等红尘中的俗人,成天忙碌地穿梭着,读书、工作、成家、生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的乐趣在哪里?


                 


                 


                 


                 
过牧民房沿着左侧的溪谷向上,顺着山坡爬上小溪尽头,到达一柱擎天的巨大男根下,就爬上此行第一个垭口。不知这是大家贴子中众多垭口的多少号垭口,既然有阿根脑洞大开的发现,姑且就叫它“一柱擎天”垭口吧(如果称作“阳具垭口”毕竟有些不雅)。
一柱擎天垭口,海拔3588米(户外助手所显示的数据,下同),距离出发点一线天6.5公里,耗时3小时。


                 
到达垭口已经11点过,临近中午又连续走了3个小时,大家都有些饥肠辘辘,清风提议在垭口下避风的草地上休息路餐。大家纷纷取出各自携带的食物,老薛取出一盒圣女果,一边说着“我带的食物有点多”,一边递与大家分享,此时我们都不知道他口中“我带的食物有点多”的真正含义。


                 


                 
休息半个小时,用罢路餐后出发。这道垭口大家翻越的比较轻松,垭口后面是一望无际的高山草原,踩着松软的草地,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沿着山坡一路向下,心情非常愉悦。


                 


                 
远处群山怀抱的山谷中,依稀可见房舍、围栏,难道在这群山中竟然还隐藏着鲜为人知的世外桃源?


                 
思维活跃的人果然与众不同,老远被他发现对面群山中形如大便的石头,用相机长焦拼命拉近了看,果然如同一陀大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便石”?要知道我们得从它旁边经过啊,阿根你别吓我,对面的山这样高,岂不要累死个人。


                 


                 
沿着山坡继续向下,半山坡有两三间房木头房舍,房舍前圈着两个大围场,围场中晾晒草料的巨大木架如同蓄势待发的防空导弹直指苍穹。
房舍四周既无牧民也无牛羊,想来现在刚刚进入初夏,要等到外面草场吃的差不多了,才会赶着牲口翻过垭口进来吧。
户外助手上前行者标注的是“废弃农庄”,在我看来肯定没被废弃,应该是进驻的时间未到而已,不如给它命名为“半山牧场”更为妥当。


                 
与半山牧场隔沟相望的,是另外一片巨大的山坡,这山坡看上去就如同一大块光滑的石板。就在这看上去光滑的没有土壤的石板上,却密密麻麻长了满坡的杜鹃。
这是一种灌木般低矮的品种,花朵比高大的乔木杜鹃小很多,小小的紫色花朵铺满整个山坡,既象一张紫色的巨大地毯,又象大片密密匝匝的浪漫薰衣草。


                 
回望半山牧场,山坡顶上海拔3588米的一柱擎天垭口已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过半山牧场向下,青草与花儿始终不离不弃一路相伴。路旁的土坎边,一簇叫不出名的小花在阳光下摇曳,那紫色的花瓣、嫩黄的花蕊,开的正盛的靓丽色泽,就象正值青春的妙龄女孩,令人顿生怜爱。


                 
继续向下我们走岔了路。半山牧场出来明明只有一条向下的大路,走着走着山路却越来越窄,最后竟然钻进一片低矮的灌木。
又是擅长定位的老薛首先发现不对劲,他坚定地认为我们走错了,我掏出手机查看却明明是在轨迹上,但前面的路似乎又确实不对。老薛先是提议硬闯过灌木丛找路,我走一小段后发现灌木太密根本行不通,清风又提议回走到灌木稀疏的地方再向下找路。
往回走三五几十米,从灌木稀疏的地方向下,一条康庄大道赫然出现在眼前,看来我所下轨迹的前行者也是在此走错路,硬闯过前方浓密的灌木,如果户外助手路网功能没被取消,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继续向下,群山环抱的山谷中,溪流、房舍、围栏,仍然空无一人的牧场无声地迎接我们,只有牧场前静静流淌的小溪,哗啦啦自顾吟唱着。


                 


                 

                 
这是真正远离尘世喧嚣的世外桃源,七八间简易的木屋,三五个绿油油的围栏,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从牧场前方山涧奔来,一路低吟着绕过牧场,又从牧场下方的天然石门欢畅而去。


                 


                 
不知道这个牧场的名字,姑且称它“溪谷牧场”吧。这里海拔3147米,距离徒步起点一线天10.5公里,耗时5小时。
这里简直是户外爱好者的天堂,隐者的乌托邦,真真正正的世外桃源,户外露营的超豪华五星营地。如果你中午时分才到一线天,过来这里扎营刚刚好;又或者你是率性而行的情侣出行,没有尘世俗务与时间的羁绊,第一天可以轻轻松松地玩到这里安营扎寨,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尽情享受属于你们的二人世界。


                 


                 
这是此行跨越的第一条溪流,走过的第一座木桥。行前有紧随我们第二天穿越的妹纸问,扎尕那穿越需要过河么,说实话我还真没用心研究这个问题,在查阅的所有贴子中都没提及过河的问题,想来在狼塔乌孙线上算头等大事的过河问题,在这条线上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果然,走完全程后也证明这条线不用考虑过河的事,稍微有点规模的河流都架设有简易的木桥,而未架设木桥的溪沟,即使是水大的日子也可以踩着石头轻松通过。


                 
在超豪华的溪谷牧场五星营地休息,五个大男人在木桥上肆意摆着pose装完逼,沿着左侧山沟再次向上拔高。阿根在对面山坡远远望见形似“大便”的石头并不是传说中的“大便石”,我们也不用向着它拔高到对面的崇山峻岭,这多少让我松了口气。


                 


                 
半山坡上回望,远远还能望见翻过的一柱擎天石垭口。一柱擎天石左侧有根孤零零屹立着的石柱,起初我以为那就是一柱擎天石,用相机的长焦端拉近仔细看后才发现不是,那根石柱更像矗立在苦海岸边等待浪子回头的观音菩萨,而明天早上的所见似乎也佐证我的看法。


                 


                 
13点45分,再次爬上一个3210米的垭口,这个垭口并不是很高,从溪谷牧场出来一路拔高很容易就能上来,翻过垭口后又是一路向下到达另外一条小溪的河谷。
而这个垭口我给它命名为“神秘牧场垭口”,这是因为......


                 


                 
站在垭口上,远远能望见右侧丹霞石的山壁下有座规模不大的牧场,用相机长焦拉近细看,牧场有两间木屋,屋前草地上外散放着几头牦牛,围栏里有个男人正在地里劳作,屋檐下还晾晒着衣物,看来这才是真正与世隔绝的桃源,一个躲藏在深山中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牧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0:39:00


                 
翻过神秘牧场垭口大步流星地径直向下,很快下到另一条不知名的溪流谷底,这条溪流丰水时水量比较大,上面同样横跨着一座简易的木桥。

                 


                 
跨过溪谷继续沿着左侧山沟拔高,这段拔高非常苦逼,从海拔3170米的谷底,经过8.5公里曲曲折折的山路向上,最终拔高到海拔3800米的垭口。
幸好今天的营地在中途海拔3515米的双乳峰下,然而就是最后这3.5公里、345米的爬升,差点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直溯溪而上,溪流对岸刀削的岩石山峰高耸入云,这是扎尕那一带独特的地理特点,那些巨型的高大岩石呈现着各种奇特的形状,只有阿根这类脑洞特别大的人,才能参透大自然别具一格的匠心。


                 
眼前的这片山坡,如同一块巨大的整体石板倾覆在溪畔,看上去光滑的石壁同样没有土壤,却居然生长着高大挺拔的茂盛松林,也不知道这些高大的松树是如何牢牢固定在光滑石壁上,让人不知该赞美生命的顽强,还是感叹大自然的奇妙。


                 
枯水时候可以沿着裸露的河床走一段,如果是丰水期就只能拔高到右侧的半山坡上绕行。


                 


                 
这才是传说中的大便石,被浓密的树林掩映着差点没看见。
有人说这是伏羲之便,也有人说这是女娲所留。如果要我选择宁愿相信它是伏羲之便,毕竟应该给女娲娘娘留下个美好的印象。
大便石是三角石、一线天两条穿越线路的交汇点。正穿从这里向左拔高翻过垭口,过安子库牧场去三角石,距离上去三角石要远5公里左右,但据说一线天这条线风景更好。


                 
刚到大便石停下来休息喘息,乌沉沉的天空突然下起雨,赶紧掏出雨衣穿戴起来。新入手的三峰雨衣陪我走了几次,这下终于派上用场,用着感觉还不错。特别轻便不说,帽檐、领口、袖口以及下摆的设计都特别合理,能将后面的背包、前面的相机胸包和整个人都很好地保护起来,值得推荐。


                 
雨下着下着居然演变成米粒大小的冰雹,正在揪心这该死的天气会不会越变越糟糕时,居然神奇地停歇了,太阳重新从散开的乌云中露出脸来,暖暖地照在身上。


                 


                 
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继续前行,两座巨大的岩石山峰赫然出现在眼前,那高高的顶端湮没在雨后的云蒸雾绕之中,这就是传说中的双乳峰。
如果不是云雾遮挡着,从这个角度看去那形状非常的神似。传说这是人类始祖女娲之乳,她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每位子民。这也是我为什么要选择相信大便石为伏羲之便的原因,这一上一下两处神迹,都是炎黄始祖所留。


                 
今天的营地就在双乳峰下,原本以为很快就会到来的胜利,却是“望山走死马”,明明看见双乳峰就在前方不远,却转过一弯又一岰怎么也到不了。
从远远望见双乳峰到最后到达营地足足又走了一个小时,也许是太久没重装的缘故,这一个小时走的非常艰辛。喘着粗气三步一停五步一歇,全凭着顽强的毅力紧紧地跟在清风身后,生怕与他拉大距离后思想松懈下来就不想再走。


                 


                 
终于爬上最后一段山坡来到双乳峰下,这是大片非常开阔平整的草地,足够容纳四五十人宿营,只是水源在前方坡下的山坳中,在此扎营取水颇为不便。


                 


                 
继续向前走过草地,但见山坳中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流从双乳之间潺潺而来,这流淌的那里是什么溪水,分明就是女娲母亲甘甜的乳汁,我们的营地就在流淌着乳汁的小溪畔。


                 
我和清风早早到达营地,空旷的营地任凭我们选择,选好中间最平整、最靠近水源的地方三下五除二建好营,顾不上收拾整理,赶紧换了衣服钻进帐篷舒服地躺平。
约摸半小时后,阿根、老薛和王老师也陆续到达,此时天空又渐渐阴沉下来,老天爷摆出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也不管是不是在吓唬我们,大家赶紧手忙脚乱各自搭好帐篷,又到小溪边洗刷了,取了晚餐要用的水,钻进帐篷再也不怕老天爷的脸色。


                 


                 
趁着风雨未至,赶紧找个好角度拍下营地的全景,那形如双乳的巨石实在太高大,无论如何努力都没办法将它们与营地一起装入镜头,好歹拉张全景才将它们同框。
刚刚拍完营地天空就淅淅沥沥地下起雨,将晾晒的东西收入帐篷,人也随之钻了进去,这下可以呆在里面再也不用出来,管它东南西北风。


                 
NH的单人骑行帐篷,整备重量约1.5公斤,是去年专门为狼塔购置的,背包等所有物品都能收入帐篷中,一个人用着刚刚好。对于装备我向来没有太高的要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就在我烧好开水,正专心致志地伺弄晚餐时,前面的老薛在帐篷中惊呼:“有妹纸的声音。”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除了噼噼啪啪雨点打击帐篷的声音外,那来什么妹纸的声音:“老薛,莫不是你想妹纸入了魔?”
“真的,刚才有妹纸在外面说话”老薛固执地坚持着。
见他如此肯定,我好奇地探出身子张望,果然在淅淅沥沥的雨中,见到一位穿着冲锋衣的眼镜妹妹与马夫一道站在营地边,原来是有轻装的队伍到达了。
“老薛,你要妹纸不要?”我对着躲在帐篷中的老薛说,“要妹纸的话赶紧出去了,将她让进帐篷避雨,然后再帮她把营地建好喽。”
“还是算了吧,我现在全身只穿了内裤,连衣服都没穿,不方便”老薛推辞道。
于是,我就想对老薛说:“曾经有个妹纸摆在你面前,但是你没珍惜.......”


                 


                 
既然老薛不管,那我们也就都不顾了,仍然专心伺弄着自己的晚餐。网上买的免蒸米饭、九戒馈赠的酱肉、自己种的豇豆炒肉沫,再煮上一大锅热腾腾的鲜美紫菜汤,一个人的晚餐很快就摆在帐篷内,美中不足缺少二两烧dao。
在我吃饭的当儿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从淅淅沥沥的雨点渐渐演变为成串的珠帘。冒雨赶到的人也越来越多,有和眼镜妹妹一起的轻装队,还有重装的和尚2队。后到的驴友忙着冒雨安营扎寨,狭小的营地顿时热闹着拥挤起来。


                 
用过晚餐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天地间已经变成天昏地暗的雾蒙蒙一片。10L的水袋足够我今晚和明早使用,坐在帐篷中一边欣赏着雨景,一边看着雨中忙碌的他们。悠闲地烧水刷洗了锅碗,又烧水洗脸漱口擦洗身子,换上干爽的营地速干保暖衣裤,舒服地钻进睡袋,听着轻装队晚到的领队在雨中瞎BB地指手划脚。
第二天和眼镜妹妹交谈才知道,这支轻装队伍是一个外出搞团建的公司队,晚到的领队是公司的领导。这支轻装队每天都比我们晚到营地一两个小时,当我们已经舒服地躺在睡袋中准备入睡,他们却还在黑夜中煮着方便面,吆三喝五地招呼着大家吃喝。
虽然雨已经下的天昏地暗,但天色仍然在九点过才完完全全黑尽,辛苦折腾了一天想早些入睡,偏偏后到的他们还在喧哗着、叫嚷着吵的不得安宁。好在我早有准备,赶紧取出睡觉神器,磕下两粒药,又将耳朵塞了耳塞,缩进睡袋中不多会儿便蒙头睡去。
起起伏伏中享受垭口的酸爽


                 
本来是一夜好梦,却被半夜晃着头灯满营地乱窜、还在外面取水烧饭的某人惊扰。原以为是轻装队的BT,第二天早晨说起却原来是阿根这厮。他说昨天到营地有些感冒,再加上着实累惨了根本没胃口吃东西,半夜睡醒了人也精神了肚子却饿了,只好爬起来取水煮东西吃,看来这脑洞大的人确实与常人有些不同。
清晨五点过外面已经天色大亮,拉开帐篷伸出头去,夜雨早已停歇,晨曦的薄雾在山谷中弥漫,将双乳峰营地装扮的如同梦幻仙境。
足不出户在帐篷中将炉子点燃,一边烧开水一边收拾行装。水开后先将保温杯续满,剩余的开水倒入小锅冲上半锅咖啡牛奶。今天的早餐是半锅咖啡牛奶、一只肉粽子和两颗咸鸭蛋,端午期间出行这粽子当然是必不可少。去年这个时候也是在狼塔线上粽情山水,然而堪堪一年已物是人非,世间之事如此很轻易就会翻云覆雨。


                 
用过早餐收拾妥当,老薛与清风还在整理行囊,我带着王老师和阿根先出发,今天出发时间比昨天还要早些,才7点半。


                 
出发就是爬升,爬上半坡回望营地,大家还在忙碌着收拾,特别是眼镜妹妹他们轻装队,有两顶帐篷中的人好似还未起来,难怪每天都会晚到俩小时。


                 
昨夜的雨将天空洗的一尘不染,不到8点钟太阳已经从东边的群山中升起,将阳光洒向大地,照亮了蔚蓝的天空,照暖了高大的石壁,也照艳了路旁怒放的杜鹃。


                 


                 
回头望去,温暖的阳光将山谷中的水雾蒸腾起来,袅袅绕绕弥漫了整个山谷,山坡上高大的松树被阳光照耀着,在缭绕的雾气中投下长长的黑影,就象皮影戏让人辨不清真实与虚幻。


                 
半个小时1.5公里,从海拔3515米的营地爬上海拔3572米的地方,我不知道这里算不算垭口,因为紧接着又要下降到下面的小溪边,然后再沿着对面的山坡向上爬升。


                 


                 
这是两片巨大山体间的一条小溪,潺潺的溪水从岩石缝中流出,小溪旁边还有块难得的平坦草地,这里扎上两三顶帐篷应该没问题。如果双乳峰营地人太多而你又喜欢清静,大可再走半小时爬到这里享受难得的清静。


                 


                 
跨过小溪沿着山坡向上爬升,后面的队伍已经陆续赶来,除去老薛与清风外,还有和尚2队的三名和尚。


                 


                 
高高升起的太阳照在身上有些火辣辣的,蔚蓝的天空下高高矗立的石头山峰,被强烈的阳光照射着发出刺眼的光芒。


                 
沿着山坡继续向上,目光越过东边的山峰,一大片翻腾的云海被阳光照耀着出现在眼前。


                 
穷尽目力,矗立在飘荡的云海彼岸的,就是昨日路上回望到的观音像,如今她正屹立在翻滚的云海畔,难道这片云海就是她居住的南海么。


                 
左侧的山梁上横亘着三块巨大的岩石,远远望去像极仰卧的巨佛。对面云海畔有居于南海的观世音,这方山梁上又有仰卧天地间的如来佛,沿途变幻的景致真有点让人应接不暇。


                 


                 
卧佛的右侧是今天要翻越的第一道垭口,这是一道杜鹃簇拥着的垭口,如果要给它命名的话,唤作“卧佛垭口”岂不美哉。


                 
去卧佛垭品的山坡上全是盛开的杜鹃,象是大自然给卧佛的献祭。透过怒放的杜鹃林望向远处,杜鹃与云海就这样绝妙地组合在一起。


                 


                 


                 


                 
一边眺望着身后的云海,一边观赏着路旁的杜鹃,在烈日的照射下艰难地向卧佛垭口冲刺。好在360度皆是美景,累了便可停下脚来一边歇息一边欣赏,不知不觉中就爬上了卧佛垭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聆听者205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0:48:00
看到高原荒凉原始山地就有种说不出的向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0:53:00


                 

                 
8点50分,从双乳峰营地出发1小时20分,2.5公里爬升300米,到达海拔3800米的卧佛垭口。
垭口上青青的草地遍布着各色野花,垭口下大片杜鹃开的正艳,垭口东面的群山中翻滚着洁白的云海,西面的群山则还披着皑皑白雪。


                 


                 
阳光正好,我们在垭品上休息的同时,翻出昨夜被雨水淋湿的帐篷晾晒,希望晾干后能减少些许负重。老薛取出几支可以吸的果冻分发给大家,这一路上只要逮着休息的机会,老薛就变魔法般取出不同的食物与大家分享。
卧佛垭口是观赏日出的好地方,头天晚上在双乳峰营地用过晚餐后来垭口上扎营,第二天的早餐则可以到前方不远处的山谷中再煮。这垭口上有一大片平整的草地,即使上来十多顶帐篷也不在话下。试想着清晨拉开帐篷,与心爱的人儿相拥着坐在帐内,欣赏着远方群山中冉冉升起的旭日,那该是多么温馨甜蜜的一幅浪漫的画面。


                 


                 


                 
我们正晒着太阳欣赏美景,吃着可以吸的果冻,轻装队的眼镜妹妹独自率先爬了上来。一边给她加油打气,老薛已经送上去一支可以吸的果冻,当和尚队遇上妹纸那是多么金贵。
在这垭口上与妹纸闲聊才知道他们是一个公司出来搞团建的队伍,能把团建搞成户外走线,虽说是轻装也确实难能可贵。


                 
9点半,在这垭口磨蹭了40分钟,直到眼镜妹妹与她的同伴开始继续前行了,我们才赶紧收拾了晾晒的帐篷,匆匆跟在妹纸后面重新上路。


                 
山路曲曲折折、起起伏伏地向远方延伸着,一会儿下降一会儿又爬升,蓝天下最远处的垭口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那垭口后面还不知道是怎样的路在等待着我们。
对面山坡上那小小的红点,是早已出发的王老师,我们还在睡佛垭口上与妹纸胡侃时,他就说走的慢先出发走着了。


                 
沿途最不缺乏的就是这洁白的杜鹃,接近4000米的海拔上依然能见到她们怒放的身影。


                 
看见对面山坡上艰难向上的王老师么,硕大的背包将他压的好似一只蜗牛,正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上爬。


                 


                 
这段下降的山路我们走的很快,健步如飞地就下到谷底。如果昨晚到垭口扎营,今天可以到这谷底的小溪边煮早餐。
前面王老师和阿根正艰难地向上爬,后面轻装的妹纸和老薛歇歇停停也紧紧跟随上来,眼镜妹妹似乎平常也是很少爬山,这个山坡上被我们甩开距离后,直到今晚的营地才又重新见着她。


                 


                 
远远眺望对面垭口下来一拔人,原来是藏民赶着马和牦牛走来,擦身而过时攀谈几句,原来是从扎尕那过来到一线天去接人,他们一天就从扎尕那走到一线天,然后明天再带着队伍穿越回扎尕那。


                 


                 


                 
走累了就停下脚步休息,抬头看看高高的奇形怪状的石头山峰,脑洞大开地想它们象什么,也可以欣赏路旁随处可见的杜鹃,还可以低头看看脚下的这些五颜六色的小可爱,就这样走走停停歇歇看看,翻越垭口的辛苦也被忘掉一大半。


                 
不知道扎尕那穿越沿途13个海拔3500米以上的垭口是如何定义,每次拔高到顶后,再下降到山谷的过程就算是翻越过一道垭口么。如果是这样我们已经走的有点麻木,单单是今天从双乳峰营地出发,就已经历无数次的上升、下降,再上升、再下降。


                 
横亘在头顶,仿佛已经与蓝天齐高的垭口,是此行第一座4000米级垭口,清风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阿根出人意料的紧随其后。和尚2队的一名队员更象打了鸡血一般,当我还在半坡上“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一边数着步数一边蜗牛般艰难向上爬行时,他却噌噌噌快步从身后冲上来,又迅速向清风冲去。


                 


                 
11点11分,终于爬上海拔4033米的垭口。这是此行第一座4000米级垭口,周围也没啥参照物,如果非要给它命名,那就叫“双11垭口”吧,谁让我是在11时11分爬上来的呢。
双乳峰营地出发3小时40分,行程5公里,爬升518米,到达双11垭口。从双乳峰营地上来并不是一味的都在爬升,期间有好几次下降后再上升,所以说518米的爬升只是绝对的拔高值。


                 
垭口下面老薛与王老师还在辛苦地向上爬,老薛此行背负的食物太太太多,严重影响他爬坡的速度,只是在下坡时才能飞上一会儿。山坡下面谷底绿油油的草地,四周同样环绕着潺潺的溪流,非常适合作为营地。


                 
展望前路,谁能看出路在何方?


                 
画条红线,这就是路的走向。
这段山路是全程唯一的地质灾害区,山路都在极不稳定的滑坡带上,有些类似洛克线新果牛场到蛇湖垭口那段,晴朗的天气并不是很难,如果是雨天或雪天这路便有些难行了。


                 


                 
照例先要从双11垭口沿着山坡斜切向下,一直下到前面两坡之间的山谷最低处,跨越谷底的溪流后在滑坡带向上横切。


                 
正在对面山坡向上横切的清风、阿根与和尚2队的队员,远远望去如同三只爬行的蚂蚁,在这浩瀚的大自然面前,人类真的渺小如蝼蚁。


                 


                 
前面的路,挂在半山腰的滑坡带曲曲折折向垭口向上斜切。


                 
脚下的路,有木有一点狼塔老虎嘴的味道,如果是雨天或雪天,还真的要小心啦。


                 
后面的路,也是挂在半山腰的滑坡带从双11垭口向下斜切。


                 


                 


                 
12点,到达海拔4100米的喀拉克垭口,这是全程的最高点,也是唯一有名字的垭口,也是全程唯一还覆盖着冰雪的垭口。攻略上介绍的海拔是4200米,是长江水系与黄河水系的分水岭。这里距离双乳峰营地7公里,海拔爬升585米,用时4.5小时。


                 


                 
先上来的清风与和尚2队正躲在垭口山坳的避风处休息用餐。我刚上垭口就远远望见阿根急冲冲的身影与他们擦身而过后,独自向前而去。后来问他为何不停下来一起休息用餐,他说根本就没见到清风也在人群里,这厮果然只顾抬头看天,不曾低头认路。
放下背包冲杯咖啡,晒着太阳享受驴行途中片刻的闲适。等来王老师与老薛,老薛照例取出水果大虾分与大伙,而王老师劳累过度有些高反头晕,歪在一旁低着头不想说话也不想吃东西。


                 
休息半个小时,见王老师的状态一直都不是很好,想带着他尽快下到海拔低些的地方,便起身告别和尚2队开始下垭口。


                 


                 
这是正穿的喀拉克垭口以及下方几乎深不见底的山谷,垭口上迎风飘扬的经幡据说还是阿根路过时重新系上的。


                 
正穿的克拉喀垭口前矗立着一座非常非常巨大的岩石山峰,那山峰下粗上尖,呈不规则的棱形锥体,不知道是不是由“克拉”而发的联想,脑海中第一印象便觉得是一颗巨型钻石,几次三番想把它拍下来,却怎么也拍不全它的身影。


                 
回望克拉喀垭口,右侧画边上没拍全的就是矗立在垭口旁的超级大钻石。


                 
克拉喀垭口下面的山谷中,一匹马儿正孤独地在草地上啃着青草,看见我们路过好奇地抬起头来,久久凝视着眼前这些奇怪的生物。
这个山谷前后都是4000多米的垭口,四周又都是高大的山峰,孤零零的如同一个澡盆,也不知这孤独的马儿是从何而来,野生的?还是过路的马帮暂时放养在此?


                 
千万别以为翻越了克拉喀垭口后,前面便是一路坦途,山路依然曲曲折折、起起伏伏通向天边下一个垭口。


                 


                 
对面半山腰上似乎有人,拉近镜头仔细看,原来是阿根这厮正躺在山坡的草地上,晒着太阳等待我们。他紧随清风爬上克拉喀垭口,却并没注意到清风与和尚2队混在一起休息用餐,清风也没注意到他从身边经过。
这厮便大踏步奋勇直追前面的清风,追来追去却追了个寂寞。跑下克拉喀垭口,都快又爬上后面的垭口了,仍然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这才知道有可能是错过了,赶紧掏出手机打开轨迹定位,发现自己仍然在轨迹上方才松口气,躺在路边草地上晒着太阳等我们。


                 


                 
同样的又是起伏上下两道山间的沟壑后来到垭口下面,清风和阿根跑的飞快,已经逍遥地半躺在垭口的草地上休息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1:05:00


                 
13点40分,再次爬上一道海拔3926米的垭口,这是攻略中正穿的7号垭口,垭口太多特征又不明显,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远方那尖尖地屹立在画面正中央的,就是克拉喀垭口的超级大钻石。

                 


                 
小憩一会儿,远远见着和尚2队快上来了,清风说我们赶紧起身,不让他们追上来。前方,照例仍然先是一路下降到山间沟壑的谷底,然后再一路爬升到下一个垭口。


                 
沟壑的谷底依旧是潺潺的溪流,溪畔大片油绿绿的草地,十多头牦牛四散在草地上寻觅着食物。扎尕那穿越一路走来,见到最多的一是垭口、二是溪流、三便是各色花儿。
爬升的山坡上必有垭口,下降的谷底定有溪流,而路旁随处可见的当然是各色的花儿,因此这条线路的穿越一不要担心水源,二不要担心营地,完全可以做到哪里天黑便在那里歇。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时常感觉你在耳后的呼吸,却未曾感觉你在心口的鼻息,哦,思念是一种病......”触景生情,境由心生,此情此景,阿根一路唱着,我也一路在哼。


                 


                 
这是一条繁花簇拥着的山间小道,路旁的杜鹃比比皆是,油油的绿叶,雪雪的白花,一片片看去好似昨晚飘落还未曾融化的积雪。


                 


                 


                 
15点,又爬上一道海拔3817米的垭口,这是攻略中正穿的6号垭口。
垭口左侧山坡上有座牧民毡房,四周散养着牦牛与马,毡房前的山崖上矗立着一堆看上去乱七八糟的巨石,仔细看去象一只匍匐着张开血盆大口的雄狮,我们便将它称作“雄师垭口”罢。


                 
前面这片山谷地图上被称作“冬才”,翻过前方的垭口就是今天的计划营地--冬才营地,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不把前方的垭称作“冬才垭口”,而要将它编号为5号垭口。


                 


                 


                 
依然是翻过雄师垭口后一路向下。这段山路比较陡峭,路上铺满细碎的浮石,山路两旁依旧开满密密匝匝的雪白杜鹃,谷底的溪流水量丰沛,纵然枯水期也在山崖上形成一道飞泻而下的瀑布,溪畔绿地面积不太宽敞,勉强能容下一两顶帐篷,可以作为紧急营地使用。


                 


                 
两个垭口之间“V”字形的深谷,正中间对着的是仍然残留着积雪的、石林似的、造型怪异的山峰,两侧山坡自上而下,从坡顶到谷底全是盛放的杜鹃,就好象大自然的巧手为这片山谷铺了两块绣着白花的绿色地毯。


                 


                 
透过路边高大茂密的杜鹃林,偷窥蓝天白云下的奇异雪山,构成如此唯美的画面。在去垭口的山坡上,迎面遇着一支五人的穿越队,领头的中年男人背着四五十斤重的硕大背包,两位年近六旬的男驴和两位妹纸远远掉在后面。他们从卡车沟进来,准备从卡坝沟出去,这也是一条全程50公里左右的线路,中间有一段与扎尕那到大峪沟的线路重合。


                 
就在我们翻垭口爬的快发吐的时候,终于爬上今天最后一道垭口,海拔3814米的冬才垭口,垭口下方1公里的谷底就是今天的营地。


                 
看看垭口上的这座山丘,象不象缩小版的富士山,山丘下散养的牦牛与马或坐或立,悠闲地享受着它们幸福的牛生、马生,全然不把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放在眼中。


                 
与缩小版富士山相对,垭口另一侧山峰中央凹陷进去的地方好象一只佛手印,这是大家贴子上所说的五指山。


                 
回望来路,曾经走过的山路如一条灰色的丝带镶嵌在碧绿的山腰,魔幻般地联系在两个垭口之间。


                 
沿着山坡一直冲到谷底就是今天的营地,对面山沟尽头的垭口那是明天的任务。
见和尚2队追着我们也到了冬才垭口,清风说我们赶紧走去营地抢占有利地形,我就随着他快速向山谷冲去。冲到半路发觉有些不妥,昨晚下了雨,今晨出发时怕山路湿滑特地换上登山鞋,这双鞋入手后未曾穿过,新鞋上脚难免有些不适,左脚后跟底板和右脚后跟的老茧被磨的隐隐发痛,加上半路上登山杖莫名其妙坏掉一根,下到半坡时不敢造次,乖乖地放慢速度。而清风则人如其名,真象一阵清风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和尚2队的领队趁我放慢速度,从身后快速超我而去。燃鹅,这家伙光顾超车却未曾仔细认路。山坡尽头的树林隐藏着一条直接下到谷底的路,向左也同样有条宽敞的大路,这家伙冲的太急根本就没有仔细分辨,径直向左而去,我也未作任何思考紧随他左转。
这条不知通向何处的山路宽阔平坦,两旁鲜花夹道非常漂亮,引得我还特意停下脚步左拍右照。等我拍完相片追上去,他却回头对我说好象走错了。赶紧掏出手机查看轨迹,果然已经偏离方向。


                 
赶紧倒回去沿着两山间沟壑中的小路向下,这里也有条小路通向冬才营地。此时我们仍然不知道刚才山坡上直走就有路去冬才营地,以为要左转下来从小路才能过去。便停留在小路上纠结着后面的人会不会和我们一样走错,眼镜妹妹的轻装队有马帮向导自然不用我们操心,2队的领队担心队中走的最慢的那位,而我担心我们队里的王老师,他似乎不太会用轨迹。
大家在这里纠结一阵,最后2队领队带着他的一名队员和阿根先去营地,我则留在岔路口等着后面的人。我就我是傻似的呆在那里等啊等,左等不见人来,右等也不见一个鬼影,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发觉不对劲,这TM走的再慢一个小时也应该有人跟上来啊。王老师慢,至少老薛是应该跟上来的,赶紧掏出手机对着轨迹又仔细研究一番,才发觉从山坡上可以直接下到冬才营地,人家感情早就从上面下去了,我还在这里我是傻一样的干等。


                 
从冬才营地看过去便一目了然,从垭口沿着山坡径直往下就是谷底,左转就去另一条山沟,也不知那条路是通向何处,而我却是在山坡左侧下面的小路上傻等。


                 
等我赶到营地别说老薛早已搭建好帐篷,再迟十分钟人家王老师都到了,心中不免有些抱怨阿根你特玛滴倒是来给我告个信啊,害我一个人在那山沟中白白地干等着。
原本4点半就应该到达营地,经过这番折腾5点半才到达冬才营地。这里海拔3629米,地处谷底两条溪流的交汇处,也是正穿第一天的传统营地。


                 
搭建好营地开始伺弄晚餐,晴朗的天气用不着蜷缩在帐篷中,大家便聚集在我帐篷前共进晚餐。老薛掏出一听背了两天的勇闯天涯慷慨地分我一半,就着他的盐焗大虾,天啊,我从来没喝过这样好喝的啤酒,那甘冽的清爽从口腔一直舒服到胃,然后一个酒嗝又返回来,恍惚间一天所有的辛苦劳累都随着酒嗝被驱赶出体外。
老薛给我们报了此行的食物清单:5斤小番茄,2斤杏,1斤李子,2斤虾,1瓶啤酒,5支果冻,2瓶农夫山泉,2瓶脉动,4包拌面皮,6包泡面,半斤牛肉,8支火腿肠。天啊,粗略算来这些食物足足有十七八斤。老薛,你带这样多食物是以为路上会遇着一群妹纸么,早知道我们不用带一丁点食物都完全够吃。
经过两天的努力水果基本上被我们霍霍完了,啤酒刚刚也被解决掉,果冻在卧佛垭口已经分而食之,虾也被在途中吃掉一半,农夫山泉和脉动他自己已经解决。
老薛将剩下的泡面、拌面皮、火腿肠、牛肉一脑儿全扔在帐篷前的草地上,瞅着那拌面皮似乎还不错,特别是里面的醋包让人有些垂涎。于是也不再吃自己的免蒸米、酱肉和泡豇豆炒肉沫,烧上一大锅水将面皮、麻辣调料包、醋包一并倒入锅中,不一会儿酸辣面皮汤的香味便扑鼻而来,就着老薛在兰州切的卤牛肉,舒服地吃了个肚圆腹满。


                 
我们快用完晚餐,轻装的队伍才陆陆续续到达营地。眼镜妹妹吃力地提着帐篷四下寻找平坦的地点,赶紧殷勤地指着帐篷后面的一块平地“快来这里,这里比较平坦。”
妹纸提着帐篷过来扔到平地上,“要不要我们帮忙吖?”“谢谢啦!不用,这是他们的帐篷,我帮着找地方。”我去......
轻装队的马夫到达营地升起篝火,过来向我们讨要开水,趁这功夫与他闲聊扎尕那雇马的行情。扎尕那雇马相对川西新疆而言便宜些。马300元/匹/天、马夫200元/人/天,每匹马可以驮共30公斤的两个包,一名马夫多则可以驱赶三五匹马,少则也可以只驱赶一匹马,马夫与马都没有返空一说,按实际天数收费,马夫全程食宿自理,正穿可以从扎尕那与你一起出发,反穿可以从扎尕那来一线天或三角石接你一同出发。
聊到天色擦黑,要了联系方式后(13893943652),又将剩余的食物全都送给马夫,请他们将沿途的垃圾带去篝火堆烧掉,这下算是彻底减了负,明天可以轻装出发啦。


                 
明朗的天气黑的也晚,轻装队的领导好象又是最后一个到达,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连个小菇凉也干不赢咧。
三天的穿越线230g的气罐绰绰有余,烧了热水洗脸漱口擦身子,甚至还来锅热水烫烫疲惫两天的juo,等到天色黑尽才舒服地钻入帐篷,取出睡觉神器磕药、塞耳朵,这下任凭轻装队在外面山呼海啸也影响不了我甜美的梦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1:17:00

我闯入了上帝的伊甸园


                 
一夜好梦,在五点过的晨曦中醒来,掀开帐门天边的曙光已从冬才垭口那边照亮了天空的云彩,又是个好的批爆的晴朗天气。

                 
点燃炉头一边烧水一边收拾行理。今天早餐依然是咖啡牛奶、肉粽与咸鸭蛋。用过早餐却内急起来,不知是水土不服还是这两天晚餐太油腻,跑到营地后方树林中蹲了两次,又向清风讨瓶霍香正气液服下,心中才安稳许多。


                 
七点一刻,和尚2队还在煮早餐,轻装队甚至还有人仍在梦乡,我们五人却已收拾妥当,向众人挥手告别后,踏上最后一天的行程。


                 


                 
太阳还没越过冬才垭口,却已照在河谷两侧高高的山坡上,满山坡点点雪白点缀着绿色的地毯,仍然是密密匝匝的杜鹃丛林。


                 
沿着山谷溯溪而上,海拔在缓缓地爬升,回望冬才营地,却发现眼镜妹妹带了同行的胖妹妹跟在身后。激动的清风与阿根赶紧停下脚步,高声呼唤着两位妹纸前来同行。也许是嫌我们走的太快怕跟不上节奏,又或许是怕被眼前这五名眼冒绿光和尚拐跑,更有可能是队里领导打了招呼不许和陌生人说话,总之她俩绝决地摇头拒绝了邀请,清风与阿根见状只好懊恼地继续前行。


                 
冬才营地出发到后面的垭口有两条路,一是沿着山谷中的溪流,走到尽头后再拔高到垭口;二是出营地先拔高到右侧山腰,到半坡后跨过溪流拔高到左侧山腰再到垭口。后一条路线是夏季溪水太大时走的,我们今天选择第一条路线,这样可以省去反复的升降。


                 


                 
沿着谷底裸露的河床缓缓上升,也不觉得怎么累,不知不觉间便到达小溪的源头,顺着左侧的山坡爬上去就是今天要翻越的第一个垭口。


                 
9点,爬上今天的第一个垭口,这是海拔4030米的4号垭口,距离冬才营地4公里,耗时1小时45分。


                 


                 
蓝天白云的晴朗天气,清晨的气温也不算太高,五个大男人放下背包在垭口上搔首弄姿,各种姿势的摆拍,恨不能将眼前美景一古脑儿打包回家与家人朋友分享。


                 
来路,远方的冬才垭口,两个垭口间的冬才营地已经被山坡遮挡看不见踪影。


                 
前路,蓝天白云下弯弯曲曲、起伏不定的山路通向下一个垭口。阿根说,过前方的垭口应该就是一马平川吧。但愿吧,谁知道呢。


                 


                 


                 
拍完照片继续前进,下坡大家都争先恐后跑的飞快。今天王老师的状态明显好很多,也许是适应了高海拔的缘故。彻底减负后的老薛也改写往日的疲态,斗志昂扬地与清风和阿根并肩前行。


                 
这哥仨清一色的O包,清一色的草绿防雨罩,被不明真相的遇上还以为是小鹰策划的品牌户外之旅。


                 
4号垭口距离1号垭口约4公里,其间要翻越3号、2号两道垭口,好在海拔升降并不太高,让人几乎感觉不到是在翻越垭口。


                 


                 
9点25分到达海拔3953米的3号垭口,从4号垭口过来,这1公里多的路基本都是下降,非常轻松。

                 


                 
9点35分,到达海拔3972米的2号垭口,与3号垭口相距不足1公里,几乎没啥感觉就过去了,和昨天翻越的垭口相比简直太小儿科,我觉得它俩就是在滥竽充数。


                 


                 
前方那是此行的最后一道垭口么,阿根在反复询问这个问题,得到我们一致的肯定后,顿时信心百倍地冲到队伍最前面。


                 


                 


                 
1、2号垭口间不足3公里的这片山谷中,草地非常漂亮,青青的草地上白色、黄色的各种野花争相绽放,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着熠熠的光。


                 
右侧山坡上生长着一大片绿绒蒿,以往都只是在路边间或才有一株两株,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大面积的绿绒蒿。


                 
牦牛在这诗画般的草原上悠闲地过活,成天在蓝天下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呼吸着一尘不染的空气,渴了有甘甜的溪水,饿了有鲜美的青草。好的环境中成长自然心情也好,心情好长出的肉自然也就肥美,难怪它们的肉质会比内地圈养的猪牛好上百倍。


                 


                 


                 
这段不足3公里的路海拔缓缓上升,即使是重装也相当轻松。我们徜徉在草与花的海洋中,边走边欣赏满眼的美景,之前的疲劳都被抛诸脑后,这种愉悦的心情是宅居之人所无法体会,也许这就是行走的意义。


                 
燃鹅,在这美丽的画卷中也有不和谐的败笔,路旁的花丛间偶尔见着两三只被抛弃的自热饭盒,不知是那位大神居然忍心破坏眼前的美好。


                 


                 
10点半,到达海拔4040米的1号垭口,垭口往下约1公里左转去仙女湖,不如将这个垭口叫做仙女湖垭口。仙女湖垭品距离冬才营地8公里,耗时3小时15分。


                 
从仙女湖垭品放眼望去,曲折的山路径直通向坡下的山谷,山谷一端连着另外的垭口。这让阿根有些忧心忡忡,“我们该不会还要翻越对面的垭吧?”
老薛拿出手机对着轨迹研究一番后告诉他,“好象真的还要翻对面的垭口哦。”
清风颇为不信,也取出手机摆弄一番,“不对哦,应该是下到谷底左转,不用再翻越对面的垭口啦!”
他们你来我往的对话让我心里有些发怵,也掏出手机摆弄老半天,也认同清风所说到谷底沿着山谷折向左。阿根听闻此言,心中方才慢慢释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1:27:00


                 


                 
垭口小憩后继续向前,下山的路本就很轻松,加上听说不用再翻垭口,脚下的步伐不由的愈发轻快。

                 


                 


                 


                 
越往山谷走,人烟气息渐渐的就浓起来,除了随处可见的,越来越多的牦牛外,三五成群的马儿也出现在我们的视野。这些马儿不管是红是白还是黑,无不都精神抖擞、毛发光亮、体型健硕,终于知道人们为啥称良驹为骏马。


                 


                 
去往仙女湖的岔路口,遇上一队进山的驴友,他们从扎尕那重装出发,到达冬才营地应该还比较早。这里还遇着两位老大爷,看上去七十开外,其中一位扯绿绒蒿装在口袋中提着,啥也没带说是要去仙女湖,这仙女湖往返咋说也得大半天吧,还是挺佩服他们。


                 
仙女湖岔路口向前百十米,景区的简易公路已经修到这里,也许再过两年能修到仙女湖,到那时坐着观光车就可以轻松到达,这样的便捷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走上景区的简易公路,肯定不会再翻对面的垭口,大家的脚更加轻快起来,清风带着老薛与阿根已渐渐开启飞行模式。


                 
路上不断遇着进山的队伍,有轻装的、有重装的,也有去仙女湖的。一位赶着牦牛的藏族小伙,背上还背着一只硕大的重装包,说是有位重装的哥们背不动让他帮着背,这从扎尕那出发还不到10公里,看来这位哥们明显是高估自己的能力,轻率啦。


                 


                 

                 
路旁奇形怪状的山石林立,与盛开的杜鹃交相辉映,令人目不暇接。


                 


                 


                 
河谷中、道路旁、小溪畔,见到最多的还是怒放的杜鹃花,端午前后正是高山杜鹃盛开的时节,此时海拔3000米以上的杜鹃已经完全绽放,没有一点儿衰败的痕迹,就象女人三十岁的年纪。


                 
到达山谷底部,仙女湖垭口下来的溪流与西面、北面山顶垭口流来的溪水汇合后,一起流向南面的扎尕那。这里也是几线迭山穿越线路交汇的十字路口。我们从大峪沟来,直走向西翻过前面的垭口去车巴沟,右走向北翻越垭口去卡车沟,左走向南顺溪而下去扎尕那。


                 


                 
沿着顺流而下的碎石公路道路越来越好走,前面三个家伙也越跑越快。路上遇着位藏族大姐,右手拄着木棍,左手捏着佛珠,手上一边拔弄珠子嘴里一边念叨。时不时将路上大块的石头踢到边上,其实一路上这样的石头很多,她那里踢的完,不过仍然一边走一边踢,也许这就是“汇细流以成江河,积小善以成大德”。


                 


                 
越往前走越靠近扎尕那,道路两旁的山石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大、越来越陡峭,渐渐有些明白扎尕那为什么被称为“石头城”,以及扎尕那一词在藏语中的含义了。


                 


                 
前方有处建筑工地正忙着搞修建,走近看这修的应该是收费站或检查站吧。


                 


                 
建设中的收费站右侧是溪流和刀削的绝壁,左侧同样是插翅难飞,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也许不久的将来,大峪沟到扎尕那的穿越就会变为现在的长穿毕,进大峪沟徒步起点得买票,出扎尕那徒步终点也得买票,中间还必须请向导马夫,不但开启双向收费,而且通话费一个也不能少。


                 
清风带着阿根和老薛在前面已经起飞,我时不时要停下来照相,就被他们甩开很长的距离,王老师今天纵然状态上佳,怎奈这哥仨跑的实在太快,早早的就被甩在后面不见踪影。
我在后面奋力追赶却怎么也追不上,到后来干脆不见三人的影子,气馁之下干脆慢下脚步且行且摄。走着走着听见身后有人喊我,回头一看却是这三个家伙。好好的怎么被我超了前,莫不是躲进树林干啥见不得人的勾当?原来哥仨是一直沿着简易公路在走,而我走了段马帮路抄了近道。


                 
正式进入扎尕那景区,又见禁止穿越的告示牌,还是那句老话“有告示牌的线路,才是正确的线路。”


                 
过告示牌继续向下,简易的石子路变成景区宽阔的水泥大道,路旁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熙熙攘攘的游人看着背负硕大背包的我们,询问之余莫不脸露钦佩。


                 


                 


                 
这里也是一线天,不过是扎尕那景区的一线天,我们这此穿越也可以被称为“从一线天到一线天”啦。


                 


                 
经过两扇石门似狭窄的沟口,顿觉眼前一亮,天地为之开阔,大片农田、村舍出现在眼前。正如洛克先生在游记中所言:“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这里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经过三天艰难的跋涉,循着洛克先生的足迹,我终于闯入梦中的伊甸园。


                 
刚刚经过的这条山沟叫“容闹沟”,穿过容闹沟口算作正式进入被藏语称作“石匣子”的扎尕那,我们的徒步穿越之旅也算是顺利完成。
从仙女湖岔路口简易公路到容闹沟口,全长约10公里的景区公路,我们一路飞奔用了2小时20分。


                 


                 
第三天的行程,全天行走17.8公里,累计爬升532米,下降1240米,耗时6小时15分。
这是三天行程中最轻松的一天,翻越冬才营地后面的4号垭口后,全程便几乎没啥难度,过仙女湖垭口后更是一路狂奔,不急于赶路的朋友可以拐进仙女湖玩玩。


                 


                 
大峪沟一线天到扎尕那技术数据,全程50公里,累计爬升2915米,下降3137米,最高海拔4126米。
2915米的累计爬升量和网上的4000多米出入太大,但我查了户外助手其他朋友上传的资料,累计爬升量也都在3000米左右,不知道4000多米的爬升是从何而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1:35:00


                 
爬上扎尕那东边的仙女滩观景台,扎尕那全景尽收眼底,但见整个扎尕那四面环山,唯有南面有条山沟通向外界,沟口是高耸入云的两山对峙,形成一道天然门户。如今通向外界的这条山沟已经建成宽阔平坦的沥青公路,与G345相连接,成为游人进入扎尕那的必经之路。

                 
不大的扎尕那却分为两个村,这是靠东北的东哇村,规模稍微大些,也是景区客栈最集中的地方。


                 
这是靠西面的业日村,规模稍微小些,由于距离景区大门和停车场比较远,客栈也不如东哇村多,但半山坡上的达日观景台,却是欣赏扎尕那日出的最佳地方,很多住在东哇村的游人一大早坐车到达日观景台,就为欣赏扎尕那最美的日出。


                 
藏区特色,凡有人居住的地方必定建有寺庙,东哇村后面山坡上高高矗立着的拉桑寺,金色的屋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居高临下注视着坡下的芸芸众生,庇佑着每位善男信女。


                 


                 
虽然很累、很晒、很热,照例要摆上几个姿势留张影,一来表示到过,二者用来向家人报平安。


                 


                 
照完相留完影,又打了电话报平安,下山来到观景台下面的停车场。这里早已今非昔比,宽阔的停车场,如织的游人,完善的景区公路,和2018年初到时已经大相径庭。


                 
顺利完成穿越必须合影留念。
打电话叫网上预定的客栈老板开车来接我们,阿根见时间还早,急着要乘明天8点过的航班回家与家人共度端午,不惜成本地一个人打车到岷县,然后连夜动车到兰州。


                 
客栈老板将我们接到客栈,这是一间位于东哇村半山坡的民宿客栈,象这样的客栈在扎尕那非常多,一间房两张床,除了便宜没任何特色。
如今的扎尕那是全民办客栈,进入景区看到最多的是各种客栈招牌,所以现在的扎尕那变为只可远观,不可细看的地方,好好的地方搞成这样不知道当地ZF作何感想。
到客栈后时间还早,趁着太阳正好先将装备晾晒起来,等着老板的电热水器烧热了水,轮流冲个澡,再换身干爽的衣服,整个人都感觉特别清爽特别舒服。


                 


                 
耍着无聊,不到六点便在老板的指引下找了间餐馆,点几个菜,每人搞瓶啤酒,举杯共庆此次穿越的圆满成功。这餐馆的菜味道真不咋的而且还死贵,当地产的青海湖牌青稞白啤也没啥味道,和冬才营地老薛请我喝的勇闯相比味道差远了。
用过晚餐时间还早,沿着客栈旁的水磨房栈道一直逛到坡底的停车场,原本明朗的天空突然开始打起雨滴,急急忙忙爬上山坡赶回客栈,刚一进屋豆大的雨点便倾盆而下,这山里的气候也太反复无常。
返家心切的端午节



                 


                 
是夜无话,听着窗外密集的雨声渐渐入睡,想来与老板约好明日早起送我们到达日观景台看的日出已然泡汤。
次日早起,整夜的雨虽然已经渐渐停歇,但整个扎尕那上空仍然乌云密布。别说看日出,连天色都是阴沉沉的。不过整夜的雨也让这个小山村的空气更加清新,雨后四周山坡上缭绕的雾气让整个山村愈发仙气飘飘,好似真的进入到梦幻中的伊甸园。


                 


                 


                 


                 
今天是端午节,这是汉族的传统节日,一直不知道藏区也在过这节日,也许是他们原本就在过,也许是汉化的藏区才过。
大清早客栈老板娘就去后面山坡的树林采来煨桑的松柏,还有插门上的不知名的树叶和花枝,不多会儿家家户户的煨桑炉便飘出散发着松柏香味的袅袅青烟,门上也插满树叶和花枝,让我们也感受到浓浓的端午气息,返家的心情也就更加迫切。


                 
用过老板娘煮的每人10元的早餐,老板帮忙叫的车在我再三催促下姗姗来迟。好在也不算太晚,应该不会耽误我们到岷县的行程。
包车师傅叫尕斗九,藏味的普通话比川普还要难受,好不容易才搞清楚他名字的写法。尕斗九(15394009855)在扎尕那开的客栈叫迭山精品酒店,在村里开客栈算是比较早的,他早期也帮游人做马夫向导,甚至还帮央视《远方的家》摄制组当过向导,因此极力介绍我们回家搜看《远方的家》中介绍卡车沟的两集,也极力推荐我们下次去穿越卡车沟。他现在专心做客栈和包车业务,当然如果你有需要仍然可以帮你安排驮马、向导。
一句话,到扎尕那穿越、旅游找他都没错。


                 
扎尕那景区到岷县240公里,沿途要经过迭部县城、腊子口、铁尺梁,大约需要3.5小时,6座五菱宏光包车价格500元。迭部每天8点前有一班客车到岷县,票价80元,不能在网上订票,只能到车站购买。人少可以选择到扎尕那后就包车去迭部住宿,提前买好车票。


                 


                 
今年正值建党百周年,快到腊子口的路上插满迎风招展的党旗,提醒过往的人们这里曾经是红色之路。到腊子口时特意叫尕师傅停车去瞻仰腊子口战役纪念碑,腊子口是红军长征经过的最后一道关卡,抬头望着公路两侧刀削的绝壁,相象着红军战士当年夺取腊子口的艰难,不由得对红军战士的英勇更加肃然起敬。


                 
过腊子口后向左翻越铁尺梁去岷县,向右直接去哈达铺。坐火车的话宁愿去哈达铺,少走五六十公里,节约半小时以上车程。不管是去兰州方向还是广元方向,只要在岷县停的火车也好动车也罢,在哈达铺都会停。


                 


                 
尕师傅开着车七绕八拐经过号称“甘南山路十八弯”的山路,哼哧哼哧爬上有着“众山之巅、众神之上”的海拔3500米的铁尺梁。


                 


                 
11点,经过3.5小时车程平安到达岷县车站,在站外胡乱买盒面皮权当用过午餐,乘座12点零5分的动车去广元转车。


                 
岷县到广元两个多小时,下午两点过早早就到达广元,广元到隆昌北的动车是下午四点过,在车站磨皮造痒等了两个多小时。


                 
晚上7点半,华灯初上时分顺利到达隆昌北站,儿子晚上十点过到成都的动车,将车开到隆昌北交给我,老婆也就随着儿子一道来了。
夜色中开着车,和老婆讲着此次穿越途中的趣事,到仰天窝互通时却鬼使神差拐去了成自泸高速成都方向,好在前方不远就是海潮收费站,白白的多跑30多公里。
回到家里已经快十点,老婆早已将饭菜备好,粽子、咸鸭蛋、烧鸭子、小龙虾,节日的传统菜肴一样不能少,再来一听冰镇的啤酒,一阵胡吃海塞后总算将辘辘的饥肠填饱,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往床上一躺,算是圆满结束此次扎尕那穿越之旅。


后记

本次行程共消费957元,其中:往返岷县大交通538元,徒步起点/终点包车180元,扎尕那住宿47元,沿途餐费150元,营地餐及中餐约42元,每次出行大交通总是占比最大。
这次行程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网上AA的行程,以往最多也是我们组了队伍,网上的朋友加入一两个。虽然行前说好是“O”式结伴,虽然行前要求必须要能独立完成整个行程,虽然都是初次相见相约,但途中大家仍然还是相互帮扶着,相互关心着,真是一群最熟悉的陌生人。
大峪沟--扎尕那全程50公里的路途,风景很好,体验感很强,路况也还不错,无论轻装重装,无论三五成群还是独自solo都值得走一趟。另外两条线路车巴沟--卡车沟--大峪沟、卡车沟--卡坝沟也值得前往,回头有空选个时间再去把这两条线也走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道哟。
老规矩,有需要咨询沿途信息的加V:fink1573,定当知无不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bjackie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24 11:49:00
666,帮主文采飞扬……
发自徒户外网手机版 www.tuhuwai.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官方客服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652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