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手机版二维码

    随时手机查户外信息

    扫一扫
  • 扫描二维码

    加入官方微信公众号

    点击加入
热门帖子
【雪线之路】郭喀拉日居魅影 大禹户外 西藏郭喀拉日居山脉 南北线徒步穿越剧
徒友游记 2020-02-03
飘飘的足迹——黔之旅(多彩的贵州行) 2016年秋,一一,樱木,流光飞舞,金晏,幽兰
徒友游记 2019-11-14
【经典之路】 人生如道,行走在青山绿水和花海间 南通 大禹 户外 重装穿越石呈线
徒友游记 2018-04-11
第一分段:子龙秘境 本段起自子龙沟,需穿越山谷,然后沿着牧道行进至“原始丛林”中
徒友游记 2020-10-22
繁华落尽,我在尽山等你!! 南通大禹枸杞嵊山岛自助行   在舟
徒友游记 2016-09-01

越过天山、从南疆走到北疆--2020端午狼塔VC反穿

[复制链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6 21:05:00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远方的梦想在呼唤
新疆,一个遥远陌生的充满着神秘的地方!地处祖国西北边陲的她与我相隔两个时区,单单是传说中的晚上9点过还有烈日当空就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新疆,一个近在咫尺的耳熟能详的地方!几回回的魂牵梦绕仿佛早已越过时空的阻隔与她相聚,曲曲优美的旋律和篇篇动人的传说足以让人如数家珍般熟悉。
天山,天上的山!单单是这个名字便会令人浮想连篇,《七剑下天山》、《白发魔女传》......天山派、灵鹫宫、天山雪莲......这些早已植入脑海中的虚构而又好似真实的元素,又给这片神秘的土地凭添几分令人向往的色彩。
狼塔,群狼守护的塔山!单单是这个名字便足以令人有着神往的冲动,何况它还是穿越天山最为漫长和危险的徒步线路。沿途不但要翻越冰山隘口、横渡激流险滩、行走空中栈道,而且更有一望无际的草原、清幽寂静的原始森林…风景绝美的同时又惊险刺激、让你可以领略巍峨壮美的天山风光之大成。
凡此种种,都让我对这条最艰苦的、难度和风景都达到最高的9级的徒步线路神往已久,仿佛就是一个远方的梦想无时无刻都在呼唤着我。

122010sl0yagnkzgyn54g8.jpg
                 
我那一波三折的狼塔之行

去年鳌太归来山人对我说:明年去走狼塔吧。
想着远方西北的那片广袤土地上的梦想,我几乎没加犹豫便说:好吧。
都说走狼塔的最佳时间在九、十月份,可是今年金秋我却已经暗许亚丁大转山,于是便把目标瞄向六月底的端午节,想着那时草原已经草绿花开、暑期的进疆大军又还未出发,至于台河水那就听天由命吧。秉承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习惯,目标既已确定立即便开始搜集资料、规划攻略,想着大老远的去一趟新疆也不容易,便想着顺便把环博也一并给撸啦。
然而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令人有些措手不及,在愈演愈烈的疫情之下户外的短线都变的屈指可数,长线的希望也就更加暗淡起来。好不容易祈祷着疫情开始慢慢的有所缓解,却有听说今年开始狼塔被被封不能进入。难道刚刚才燃起的新疆走线念头就这样被熄灭?
不行,只要疫情许可,今年的新疆之行必须成行!立即启动备胎计划,如果狼塔确实走不成,就去车师-天狼-乌骨道连穿,反正无论如何今年新疆是去定啦。
五一贡嘎环线因为恶劣的天气落个草草收场的结果,让我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接下来的新疆之行上。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进入6月份北京突然爆发出的疫情让本已轻松下来的防疫又陡然变的紧张起来。不但全国各地都强化了管控措施,就连公司也立即升级防疫政策,之前预约的年度休假也变的有些悬乎起来,赶紧多方打探入疆的防疫政策,幸好乌鲁木齐的防疫政策对于我们还是畅行无阻的。网上AA结伴的山东德州的伙伴就没这样幸运,他原本订好从石家庄飞乌鲁木齐的机票,然而石家庄隔北京实在是太太太近,怕万一同机有北京乘客而被冤枉隔离,吓的赶紧退机票取消行程。
一切仿佛都又重新回到之前的状态,大家纷纷收拾行囊等待出发日期的到来。就在离出发不到一个周山人突然对我说:上班时不小心伤到胸。虽说上医院检查只是皮外伤,但疼痛确实有些厉害,吃着药养着不知道能不能成行。
一面安慰别人的同时,那曾料到自己却在临近出发前三天不小心闪到老腰,而且情况似乎比较严重,坐着痛走着痛躺着也痛,痛的都不敢直起身子,心中那个焦急啊。第二天赶紧上医院检查,拍了片却无大碍,给医生说明天就要出远门这可咋整。医生说别急别急,给你开组液体输了再吃点药,祈祷着明天起来会好很多吧,否则也没办法啦。
还别说,这组液体输进去之后顿时感觉就好了很多,回家抓紧时间吃下两次药,第二天起床时居然感觉好了八九成,看来这新疆之行已然无忧啦。山人说虽然胸还在痛但也感觉好了不少,便决定先飞过去再说,如果第一天走起感觉不行就自行退出返回。
至此,我这一波三折的狼塔之行终于成行。

122014vslwta5n52vpkzmn.jpg
                 
关于狼塔之路
其实关于狼塔之路已经没什么可写的,网上一搜关于狼塔之路的资料是一大把,但为了这篇游记的完整性还是简单的写写吧。
狼塔之路是穿越天山最为漫长和危险的徒步线路。“狼塔”一词在网上流传的意思是“群狼守护的塔山”,塔山指的是海拔5290米的河源峰,它因山势陡峭,型如尖塔而得名。其实正确的意思应该是这样的:呼图壁河发源于河源峰,在当地哈萨克语中河源峰地区被称为兰特,狼塔为兰特的音译,意为广袤的牧场。但我更愿意接受第一种解释,它毕竟显得酷很多。
狼塔地区的穿越线路共有6条之多,它们分别是:
狼塔A线:106煤矿—呼图壁林场—希勒木乎—喀拉莫依纳克达坂—白杨沟煤矿
狼塔B线:106煤矿—呼图壁林场—库木德开曾达坂—白杨沟达坂—白杨沟煤矿
狼塔C线:106煤矿—呼图壁林场—希勒木乎—喀拉莫依纳克达坂—白杨沟达坂—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蒙格特开曾达坂—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哈尔哈提达坂—古仁格勒村
狼塔D线:106煤矿—呼图壁林场—希勒木乎—喀拉莫依纳克达坂—白杨沟达坂—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兰特开曾达坂—哈拉哈特达坂—乌鲁木齐牧场场部—古仁格勒村(或者直接穿越至218国道)
狼塔V线:恽扎—夏热达坂—鸡爪岔营地—绿湖营地—乌拉布图达坂—三屯河岔—废弃金矿—天格尔达坂—乔楞格尔达坂—农大林场。
而现在大家说到狼塔穿越,一般就是指狼塔C线+V线的穿越。起点也不再是106煤矿,而改在白杨沟煤矿公路尽头的大水罐,终点则仍然是V线终点的林大农场,白杨沟煤矿--白杨沟达坂--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蒙格特开曾达坂—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乌兰达坂--恽扎—夏热达坂—鸡爪岔营地—绿湖营地—乌拉布图达坂—三屯河岔—废弃金矿—天格尔达坂—乔楞格尔达坂—农大林场。狼塔C+V穿越线路需要翻越冰山隘口、横渡激流险滩、行走空中栈道、穿越草原、森林…风景绝美而又惊险刺激、集巍峨壮美的天山风光之大成。在新疆户外,狼塔C+ V线被评为难度和风景最高的9级,是目前已知的最艰苦的徒步线路之一。全程徒步距离约200公里,要翻越9座3000多米的达坂,途中要多次渡过台河、尔河等大大小小的河流、溪沟,特别是两渡台河“S”河弯更是被列会“狼塔三险”之一。
122015wiacelkfre8di59i.jpg
                 
我们的行程
我们的计划行程是这样的:
D0(6月24日)
泸州云龙机场(17时20分)--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21时30分)--乌鲁木齐
D1(6月25日)
乌鲁木齐—硫磺沟镇—庙尔沟乡---林大农场,全程110公里,大约2.5小时(车)
注:庙尔沟乡到徒步起点约20公里
农大林场(1800m) --14km--乔楞格尔达坂(2300m)--2km--乔楞格尔达坂下营地(2280m),全程16公里
注:时间允许应尽可能朝前,溯溪寻找适当的扎营点
D2(6月26日)
乔楞格尔达坂下营地(2280m)--12km--天格尔达坂(3760m) --3km--天格尔达板下营地(2900m))--4km--三屯河废弃金矿营地(机耕道2700m),全程19公里
注:时间允许应尽可能朝前,沿途有很多适合的扎营点
D3(6月27日)
三屯河废弃金矿营地(机耕道2700m)--16km--三屯河谷五星营地(2500m)--5km--乌拉布图达坂下牧民房(3150m)--5km---乌拉布图达坂(4010m)--2km--绿湖营地(3500m),全程26公里
D4(6月28日)
绿湖营地(3500m)--19km--鸡爪岔营地(2785m)--4km--夏热达坂(3135)--3km--恽扎营地(2950m),全程26公里
D5(6月29日)
恽扎营地(2950m)--4km--乌兰达坂下牧民房(3160m)--2km--乌兰达坂(3375m)--5km-- CV交汇点(2900m)--9km--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下营地,全程20公里
D6(6月30日)
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下营地(3250m)—1.5km--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3.5km--蒙格特开曾达坂(3940m)--2.5km--蒙格特开曾达坂下小冰湖营地(3400m)--6.5km--(2470m)--高山牧场营地(2700m),全程14公里
D7(7月1日)
高山牧场营地(2700m)--6km--小树林营地(2470m)--5.5km--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3550m)--5.5km--一棵树营地(2500m),全程17公里
D8(7月2日)
一棵树营地(2500m)--8km--老虎嘴--2km--溜索过河点--3km--台河五星营地(2200m)--5km--白杨沟达坂马鞍营地下河谷营地(2700m),全程18公里
D9(7 月3日)
白杨沟达坂马鞍营地下河谷营地(2700m)--1km--马鞍营地(2900m)--4.5km--白杨沟达板(3850m)--3.5km--小冰湖营地(3200m)--7km--白杨沟2800五星营地(2800m)---5km--白杨沟阿诺羊圈营地,全程21公里
D10(7月4日)
白杨沟阿诺羊圈营地--10km--大水罐(2000m)--18km –白杨沟煤矿,全程28公里

122015yrdl8k6kqaihadui.jpg
                 
我们的实际行程是这样的:
D0(6月24日)
泸州云龙机场(17时20分)--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21时30分)--乌鲁木齐
D1(6月25日)
乌鲁木齐—硫磺沟镇—庙尔沟乡---林大农场,全程110公里,大约2.5小时(车)
农大林场--乔楞格尔达坂--乔楞格尔达坂后营地,全天17公里
D2(6月26日)
乔楞格尔达坂后营地--天格尔达坂--三屯河废弃金矿道路旁临时营地,全天20公里
D3(6月27日)
三屯河废弃金矿道路旁临时营地--三屯河谷--乌拉布图达坂下牧民房营地,全天18.5公里
D4(6月28日)
乌拉布图达坂下牧民房营地---乌拉布图达坂--绿湖营地--鸡爪岔前临时营地,全天23公里
D5(6月29日)
鸡爪岔前临时营地--鸡爪岔营地--夏热达坂--恽扎--乌兰达坂-- CV交汇点(哑巴家),全天24公里
D6(6月30日)
CV交汇点(哑巴家)--哈尔嘎特开尔茨达坂--蒙格特开曾达坂--蒙格特开曾达坂下小冰湖营地,全天18公里
D7(7月1日)
蒙格特开曾达坂下小冰湖营地--高山牧场营地--尔河河谷--狼餐厅--小树林营地,全天11.5公里
D8(7月2日)
小树林营地--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一棵树营地--台河河谷--老虎嘴--台河河谷临时营地,全天17公里
D9(7 月3日)
台河河谷临时营地--台河溜索过河点--台河五星营地--空中栈道--白杨达坂马鞍营地下河谷营地,全天11公里
D10(7月4日)
白杨达坂马鞍营地下河谷营地--白杨沟达板--白杨沟2800五星营地--阿诺羊圈营地--白杨沟四棵树临时营地,全天19.5公里
D11(7月5日)
白杨沟四棵树临时营地----大水罐,全天4公里
大水罐–白杨沟煤矿(摩托车)
032406axcu11lfw2yzvra4.jpg
                 
我的装备
为了此次狼塔之行,早在去年双十一便开始着手更新部分装备,在有限的财力下尽最大限度地试着去实现轻量化,但即便如此最终背负的重量依然没减轻多少,但考虑到长达10的时间,相比洛克、鳌太已经减负不少啦。
基础装备
背包:OSPREY Xenith 天顶75升,2865g(含快挂、相机胸包挂件)
帐篷地布:NH单人骑行帐篷,1500g
睡袋:黑冰B700 ,600蓬,1175g
蛋巢垫:NH ,395g
防潮垫:思游加厚双面铝膜,215g
炉头:火枫黄蜂300T,45g
套锅:火枫K2集热锅,338g
套锅:火枫盛宴小锅,210g
水袋:10LPVC水袋,120g
总计:5863g
小鹰75L的背包是专门为此次狼塔之行买的,可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却不尽人意,传说中神奇的背负系统在我身上并没发挥出来,反道是怎一个“磨”字了得--收紧腰带磨胯、松开腰带磨肩,直至把髋关节两侧皮肤磨的伤痕累累。
NH单人骑行帐篷也是专门为此次狼塔之行买的,1.5kg的整备重量对应这个价位也是可以接受的了,侧开门的设计和还算宽敞的空间令我很是满意。
火枫黄蜂300T和K2集热锅也是出发前不久新添置的,K2集热锅虽说重了些,但集热效果相当好;反道是300T炉头有些令人不满意,45g的重量是相当的香,只是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只要有点风就很不好点燃,只好开着气用打火机一直点着,然后放上锅才能拿开打火机,否则根本点不燃。

122017ce5ttjc3iius5r7b.jpg
                 
衣服类
冲锋衣:580g
冲锋裤:265g
羽绒服:380g
羽绒裤:240g
速干长袖:195gX2
速干短袖:170gX2
速干长裤:325gX2
速干保暖衣:185g
速干保暖裤:120g
皮肤衣:150g
一次性内裤:35gX5
徒步运行袜: 60gX2
营地羊毛袜:60g
防水袜:70g
溯溪鞋:540g
冰袖:35g
护膝、雪套、手套:530g
雨衣:155g
遮阳帽  :80g
雪镜:60g
总计:5125g
很多人吐糟硬壳冲锋衣裤是鸡肋,而我吸取上次鳌太的经验后再也不带软壳冲锋衣裤,在第五天鸡爪岔到哑巴家这段路程中遇着全天下雨,特别是翻乌兰达坂时更是风雪交加,一身冲锋衣裤令我受到很好的保护。
反倒是速干衣裤带多一套,全程走下来只用了一件速干长袖、一件速干短袖和一条速干长裤,冰袖也没用着,这个季节的狼塔速干衣与皮肤衣的搭配最香,太阳大就把皮肤衣帽子掀起来直接起来遮阳目的。
这个季节的狼塔一双硬底的溯溪鞋必不可少,频繁过河时也不用换鞋,平路上穿着一点也不磨脚,当然一定不要光脚穿,特别是在过河时。在恽扎过河我怕麻烦光脚穿着溯溪鞋,结果在河中一块小石子冲进鞋内,在脚后跟皮肤与鞋子间卡住,生生将我脚后跟磨破皮,在接下来的路程吃够了苦头。
防水袜也是个好东西,登山鞋打湿后穿上防水袜会令你舒服很多,至少比套塑料袋走起路来方便。

122018wrz3lgm4k3fdrs2e.jpg
                 
电子类
单反相机套(含强氧胸包等附件):1990g
充电宝:380g
太阳能板:580g
头灯(含备用电池):110g
八爪鱼三角架:410g
华为P20手机:205g
总计:3675g
2kg重的单反相机在行前纠结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带上,主要是习惯了用它,感觉很多时候手机拍片还是有局限性,而且也想着运气的话好拍点星空银河啥的,万一不小心出大片呢。但事实证明这样的长线晚上还有精力半夜起来拍片的确实很少,至少我是不行的。
太阳能板是专门为此次狼塔之行添置,配上2W的充电宝,11天手机全程开着户外助手记录轨迹,感觉川西、西藏、西北走长线挺实用。
八爪鱼三角架此行是白背了,全程一次也没用上,白天累的半死,到了营地就想躺着,根本没精力来摆弄它。

122018pqdumi0su9scatum.jpg
                 
食物类
此行为了简化手续,同时也为了适应真正意义上的AA结伴,不再象以往出行那样集中用餐,采取个人或自愿结伴的方式用餐。山人早早便买好自己全程口粮单独开伙,剩下的四人漫游与大神一组、乞丐与泊岸一组。
我们这组的营地餐与路餐全部都由泊岸负责采购,说好的路餐+营地餐控制在5000g以内。然而女人家心细,对餐食的要求比较高,讲究荤素、营养搭配,加之与我这位以“能吃”闻名丐帮的乞丐一伙,生怕食物不够我吃,于是我们背负的食物便达到近6000g。

122019920fewezblio4u7m.jpg
                 
我和我的伙伴们


124243tta8w5ht5gs21w8m.jpg
                 
乞丐,即将步入半百之年的半老男人,偏偏却有颗不安份的燥动的心,身和心永远有一个在路上,狼塔之行收获颇多,同样失去的也不少。


                 
泊岸,此行唯一的妹纸,超强的体能、坚韧的毅力,是丐帮中屈指可数的敢重装挑战任何线路的妹纸,第五天全天冒着风雪前行,感冒后差点没能挺过来,最后还是凭着强健的体魄和顽强的意志战胜了自己。


                 
山人,九零后小鲜肉,因为一颗狂热的户外之心与乞丐结成忘外年之交。行前胸部意外受伤,揣着止痛药与我们同行,第一天翻越乔楞格尔达坂时就差点儿退出,到哑巴家后再次打起退堂鼓,最后在几个老男人的怂恿下还是坚持走完全程。

12475816my8is0p7yl7d3t.jpg
                 
漫游,长线短线一起同行多次,特别擅长营地餐。狼塔之行全程与高反、恐高硬怼,特别是在过老虎嘴时紧张的脸色乌青,在台河河谷高线基本上都是四驱模式行走,自我总结:狼塔下来恐高被治好一大半。


                 
永阵相依,大神级别的人物,骑行、跑步、徒步三栖达人,顽强的意志+超强的体能使他成为丐帮镇帮之宝,此行全程在前探路,踩雪、寻径、溜索、强渡总是冲在最前面。
先来几张此行美图,欣赏完毕后一道走起来:

122012hvntr6bju894l3lm.jpg
                 

122025hoy53iuvh3e8ce3y.jpg
                 

1220261sbngo3vbeptjnzl.jpg
                 

1220271eeahkxspt2ge1hs.jpg
                 

122028h5ac2x28oapzd4f1.jpg
                 
D0、6月24日    晴    奔向梦想的远方

125318h9y92knk26esyiah.jpg
                 
一波三折后终于成行的旅程令大家都有些小兴奋,泸州小分队一行四人午饭后早早便相约到达云龙机场。
怀着忐忑的心情背着硕大的行囊去办理登机手续,疫情期间繁琐的扫码、填表手续自不必说,托运行李时果然不负所望地超重啦,赶紧取出部分食物大包小包拎在手中。
大家要记得乘灰机登山可不能随身携带哟,漫游在过安检时随身携带的登山杖没能通过,只好重新买包装、自费办理托运。

125320x8zjx9nqbl0cgi1v.jpg
                 
下午5点过的泸州已经开启夕阳西下模式,空客321带着我们向着夕阳去追逐西北广袤大地上的远方的梦想。

125430ftgyfj5e695lnari.jpg
                 
经过近四小时飞行,晚上九点半在乌鲁木齐夕阳西下时分,顺利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
新疆,我来啦!
事先联系好包车的龚师傅早已在航站外等候着,简单寒暄后便驱车进入市区。

123159tlzfagnabhkxwktx.jpg
                 

12532300o5qwvan6klcif8.jpg
                 
到新疆这羊肉大串和夺命大乌苏当然是首选,放下行李赶紧趁着夜色上街去寻觅久仰的美味。时间紧张太过匆匆,陪漫游与菜大神先去采购路餐的馕后,在离客栈不远处找到一家规模不大的烤串店,羊肉味道还算不错,但怀疑那羊腰子有些不新鲜,因为第二天肚子便有反应。不过这传说中的夺命大乌苏还真是不赖,浓浓的麦牙香令你不知不觉间便开始上头。

1253227vmhfm4pikkb6f0a.jpg
                 
正看是夺命大乌苏,倒看则是“弄死你们”。

125324o9ben5vhsj1ufat8.jpg
                 

125325z7vkx6acn0rlfzcp.jpg
                 
是饥肠辘辘还是大串真香,就着夺命大乌苏猛一阵胡吃海塞,不多会儿便风卷残云般将桌上食物统统扫入腹中。
回到客栈已是凌晨时分,等着后到的山人会合后,将大家要留存的物品一起拿到储物间放了,赶紧上床休息准备第二天早起出发。
D1、6月25日    晴    小试牛刀的乔楞格尔
今天计划行程:农大林场--乔楞格尔达坂--乔楞格尔达坂下营地--向前推进3~5公里择机扎营,计划徒步20公里以上。

130102cmfivg1dwwfwo60c.jpg
                 
乌鲁木齐的清晨五点便已放亮,所以说新疆的日照时间真是太太太长。
包车的龚师傅(电话13179835752,杨师傅的合伙人,杨师傅电话17726786415)准时到客栈来接我们,五点过出发直奔徒步起点--庙尔沟镇前方的农大林场。
五点过的乌鲁木齐是没有早餐卖的,幸好昨晚早有准备多买了些馕。之所以这样早便出发,一来是为赶时间,二来也是为了趁庙尔沟镇的检查站还没上班就进去,避免不必要的节外生枝和可能产生的麻烦。

1301030scv73zpuoq9a50j.jpg
                 
图中右侧黄衣者便是龚师傅,一位在新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四川遂宁人。
事先和她讲好7座长安车,乌鲁木齐到农大林场徒步起点800元,白杨沟煤矿回乌鲁木齐900元。在网上大家贴子中看到的价格好象都比这个便宜,也打听呼图壁县的司机,7座商务车呼图壁县到农大林场喊价500元,但我嫌他有些不专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节外生枝最终还是选择专业些价格高些的龚师傅,也不知道这价格是不是今年的行情。
8点20分,近3小时的车程后顺利通过庙尔沟检查站,龚师傅说再往前走路比较烂她的车不好进去,以250元的价格将我们转给庙尔沟的皮卡车。如此算来乌鲁木齐到庙尔沟500元车,庙尔沟到农大林场300元车,大家觉得是不是这个意思呢。

130106bghf8o4dbkrbhoct.jpg
                 

130105vv1guvp1kekk3m5e.jpg
                 
9点20分到达农大林场,庙尔沟乡过来约20公里的山路用1个小时,某些路段确实比较烂,但也见到农大林场停着几辆轿车,想必小心些轿车也是可以进去的。
皮卡车师傅也是个汉人,但明显太不耿直。到这里就停车说已经到公路尽头,真实的情况是车还可以继续前行近两公里,对他而言一脚油门十来分钟的事却偏偏这样骗我们。

130107vmy4uxqkz5rqvqoi.jpg
                 

130109a36h9st02kriwa1n.jpg
                 
昨晚买来作早餐的大馕,漫游买来作路餐的要小个型号,携带比大的更方便但口感没大的好。

130111dc4s0o1o4cevmvua.jpg
                 
9时40分收拾妥当,好不容易找着路人帮忙拍张合影后,正式踏上狼塔C+V的反穿行程。


                 


                 
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却又不觉得太晒。转过一道弯开阔的头屯河谷出现在眼前,蓝天下高耸的雪山、山坡上成片的塔松、河谷中鲜花盛开的草场、从山谷中奔腾而来的清澈河水,这些都是脑海中特有的新疆元素。
狼塔,就以这种方式正式向我们敞开怀抱。

130115rxnezgcndhn5t0up.jpg
                 


                 
头屯河边上的这里才是公路终点。
河水看上去清澈见底,阳光下泛着温柔的光芒,实则却是冰冷刺骨的雪山融水。别问我肿么知道,洗手时刚伸入水中便不禁打了个寒颤。漫游戏称它为“头痛河”--冷的令人头痛的河。


                 
突出的山嘴伸入河中,远看疑似无路以为必须涉水过河,心中不禁犯起咕哝:说好第一天不用过河吖。走近才知道却是柳暗花明,原来路就在山嘴下的河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精彩评论72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6 21:18:00


                 
这座看上去修建不久的桥是所有攻略上都没有的,我们在此犯下严重错误直接影响到今天的行程。
户外助手下载的是残剑五天半狼塔轨迹,这里标注的是他们曾经的过河点。在众多贴子上看到正穿走河右岸虽然有拔高但可以不用涉水过河,于是秉承能不涉水则尽量避免涉水的原则,与漫游简单商议后便决定选择不过河依然沿左岸走。
后来才知道是应该过桥走右岸的,到上游会有桥过河回到左岸,同样根本就不用涉水。关键是右岸的路平坦好走的同时还不无需拔高,不但节约体力还能节约时间。
如果再有反穿的朋友在这里切记过河、过河、过河!!!


                 


                 
反倒是左岸间或还需要踩着石头过好多条这样的小溪沟,右岸才是当地牧民常走的康庄大道,左岸根本就没人行走。


                 


                 


                 


                 
还有三四个地方需要拔高绕过伸入河中的山嘴。
特别是在第二个拔高处,我们冲的过快没注意到斜着向上的林间小道,直接沿着河流来到了山嘴下面,看着前方已经无路可走,正在商量着是不是要涉水过到河对岸去,正巧对岸有位小伙子路过,见我们踌躇不前的窘态立即大声呼唤着挥手示意拔高到山崖上绕过去。
背着沉重的背包沿着70多度的陡坡硬生生爬到崖顶时已经累的半死,落在后面的菜大神碰巧找着了正确的路,悠闲地沿着斜插而上的山路来到山顶。


                 
11点半,在翻过最后一道陡峭的山崖后来到一片宽阔平整的草地,前面便有桥从河右岸重新回到左岸,连续拔高翻过几道山崖后有些小累,大家在此休整用餐。
这是一处五星级营地,从林大农场出发约2小时路程,如果走河右岸不到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下午进山的朋友可以选择在此扎营。


                 


                 
今天是端午节,细心的泊岸妹纸准备的路餐是粽子+咸蛋,让我度过一个特别的端午节。


                 
休息用餐半小时后继续出发向前,走上这道缓坡便重新回到残剑的轨迹上。


                 
山崖下这座桥便可以从河右岸重新回到左岸来,正穿的朋友在此也要选择过河走左岸,然后从下游的桥回到右岸,无须涉水过河还省时省力。


                 
河边熟悉的残存的废弃砖房,正穿走到这里便有重回文明世界的感觉,反穿到此却萌生出悲壮的出世之感。


                 


                 
河上矗立的坚固石桥是如此熟悉,几乎每篇狼塔的贴子都会见到它的身影,正穿走到这里标志着已经见到胜利的曙光,几公里外便有等候的汽车与大西瓜相迎。


                 


                 
窄窄的山道上迎面走来一骑,见前面有人马儿便很有灵性地驻足不前,骑马的汉子也并不着急,等待着我们走到宽敞的地方避让后,方才驱赶着马儿打着招呼擦身而过。


                 


                 


                 


                 
沿着河左岸山崖上开凿出来的山路,穿过两岸都是绝壁的狭窄河谷后眼前又开朗起来,成片成片的高大塔松正好是我脑海中新疆的样子。
又一处宽阔平整的河谷五星营地,即便是在傍晚进山的朋友也大可不必担心没有合适的地方扎营


                 


                 
山路沿着头屯河忽左忽右向山里延伸,凡需过河皆有桥,反穿第一天根本不用担心涉水过河的事。


                 


                 
一处小滑坡很轻易就能通过,在以后的日子这样的滑坡路段几乎天天都会遇上,等你走出狼塔时早已练就飞檐走壁也如履平地的绝世武功,保管你会如天山侠女般来去无踪。


                 
13点半,又是一阵猛冲后在路边小憩,抽支烟歇歇肩好继续前进。


                 


                 
继续向前河流变的渐渐窄起来,水势却一点也没有减缓。到这个山谷口便右转离开头屯河沿着一条支流向上拔高,反穿一定要多看轨迹,往往正穿时顺理成章的路在反穿时却容易让人走错。


                 


                 
转入头屯河支流后山路开始迅速拔高,道路突然变的陡峭起来,在50来斤的包重压之下有些令人喘不过气,山路依然沿着溪流忽左忽右,但每到过河处都有完好的木桥。


                 


                 
15点半,来到乔楞格尔达坂下的牧场,成群的牛儿吃饱喝足后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享受着午后温暖的阳光,见到我们走近理也不理根本没用正眼瞧一下。
这里也是五星级的营地,从林大农场进来大约5个小时路程。


                 
穿过牧场跨过溪流上最后一座木桥,来到乔楞格尔达坂下面,沿着缓坡到顶便是乔楞格尔达坂。


                 


                 


                 
乔达坂上遇着位骑马少年,卸包休息的当儿与他简单交流一番,问明方向后踏着繁花点点的青青草坡径直而下。
反穿的朋友值得注意,路并不是沿着山坡径直向下,下到约三分之二的位置要向右插入密林中一条不起眼的山路。我独自冲在队伍前面走的兴起,一不小心没刹住车冲过了头,待到掏出手机看时早已走过轨迹,不得已又重新拔高回到轨迹的山路上,白白耗费不少体力。


                 


                 
山坡的草地上好多这样的小家伙,直立着身子好奇地打量着我们,嘴里发出奇怪的啸声,起初还以为是树上的鸟儿在叫,后来才听得是它们在向同伴示警。
狼塔路上的土拨鼠随处可见,不过这里的土拨鼠可不象四川丹巴莫斯卡的土拨鼠般见惯人类后变的温顺异常,这里的土拨鼠非常警觉,人还没走近忽地便钻入洞中。
其实这些看上去呆萌萌的家伙却是鼠疫的天然携带者,而呼图壁县山区又是新疆鼠疫的疫源地,最先走通狼塔C线的户外“野蛮派”登山专家王铁男的父亲便常年深入该地区进行鼠疫防治研究。


                 


                 
告别乔楞格尔达坂沿着山路斜切向下,重新回到河谷中时,传统的乔楞格尔达坂下营地便出现在眼前。这依然是一块开阔平整的牧场,成群的牛儿或卧或立看着这群陌生者的闯入,今晚我们将暂时霸占它们的领地作为棲身之所。
其实到营地时还不到下午五点钟,按照今天计划至少应该再走两小时向前再推进3~5公里,以便为明后两天腾出更多时间。或许是第一天大家都还不在状态,又或者是第一天大家的包都太太太重的缘故,伙伴们看着舒服的草地都流露出强烈的扎营意愿。
在做攻略时,没有找到更多的天格尔达坂到乔达坂下营地的这段路途的资料,只有残剑曾在贴子中专门提及“(天格尔达坂到乔达坂下方营地这段山路)中间没有什么理想营地,所以建议大家不要在此路段中露营,合理安排时间。”因此对继续前行能否找到合适的营地也心存疑虑,于是便顺应大家的意思早早在此扎营。
过后想来,如果皮卡车师傅能耿直些向前两公里到公路终点,我们在第一座桥便过河走右岸避免不必要的拔高浪费体力与时间,便至少可以提前一个小时到达今天的营地,那样的话肯定会继续向前推进,如此这般我们的狼塔之行结局就会有很大不同。


                 
第一天的轨迹与技术数据,9点40分从林大农场出发,16点50分到达乔达坂下营地,全程17公里用时7小时,累计爬升968米,下降484米。


                 


                 


                 
建营完毕时间尚早,大家闲聊着开始各自伺弄起晚餐。
我们今天的晚餐是羊杂汤配千石谷免蒸米饭。羊杂是某宝上买的经脱水处理后的袋装食品,开袋后倒入锅中加入调料包熬制即成;免蒸米饭也是某宝上采购的经脱水处理后的袋装食品,开袋后倒入碗中按1:1.2的比例掺入沸水,扣上盖10分钟便是一碗香喷喷的米饭。
羊杂汤配上自热米饭,再喝几口菜大神背的伊犁大曲味道不摆啦。这伊犁大曲是菜大神专为他29号生日所准备,第一天背着觉得实在太重便提前分出半瓶叫大家分享。
用完餐收拾妥当洗漱完毕,虽然天色尚早天空却阴沉着仿佛要下雨一般。百无聊赖钻入帐篷,戴上耳塞闭着双眼酝酿着准备入睡。突然间听得帐篷外喧闹起来,赶紧拉开帐门探出头来,但听得菜大神跳出帐篷直呼有狼,说是有狼在舔他帐篷。
被惊扰到的漫游也探出头来,问明情况后安抚道:那里会有狼哦,不过是小牛犊在舔你帐篷罢啦。这里这样多牛真有狼不早被吃光啦,牧民又怎能放心把牛赶来这里放牧。再说就算是真有狼,放着外面的牛儿不攻击专来舔你的帐篷,难道是母狼么?难道是因为你雄性荷尔蒙气息浓烈么?
漫游一番话令菜大神觉得好有道理,这才又重新钻入帐篷安心睡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hb001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6 21:59:00
看到2020年第一篇狼塔游记很激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三太子5613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6 22:10:00
lz乞丐 发表于 2020-07-16 21:18

这座看上去修建不久的桥是所有攻略上都没有的,我们在此犯下严重错误直 ...

有单反就是不一样。。。。发自8264小程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哆啦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7 06:51:00
厉害哦发自8264小程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哆啦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7 08:57:00
图片张张都是大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哦!贝加尔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7 08:57:00
不得不说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哦!贝加尔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7 16:00:00
张张都是精彩大图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z乞丐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7 16:05:00
顶帖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哦!贝加尔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7-18 14:50:00
D2、6月26日  晴  反穿的劝返达坂天格尔
今天计划行程:乔楞格尔达坂下营地--天格尔达坂--天格尔达板下营地--三屯河废弃金矿营地--继续向前推进3~5公里择机扎营,争取徒步23公里以上。


                 
昨夜听着滴滴答答的雨点拍打着帐篷不竟有些担心今天的行程。
半梦半醒间到了六点过,按照“6点半起床、8点前出发”的约定翻身起床,掀开帐门探出头时却惊喜地发现雨早已停歇,东边天空的云层已经被太阳照的熠熠生辉。
在帐内将睡袋、衣物等收拾妥当,钻出帐篷准备打水生火时,发现山人已经在自己的小窝旁洗刷起锅碗来,原来他早已用过早餐只等着拔营出发啦。
起床、洗漱、拔营、打包、早餐,每天都是这样固定的一整套仪式,仪式结束7点50分出发上路开始狼塔第二天行程。


                 
今天的行程比较紧张,从2280米的乔达坂下营地出发一路爬坡12公里,拔高近1500米翻越3760米的天格尔达坂;然后3公里的下坡路到三屯河谷的废弃公路,为了明天能翻越乌拉布图达坂到达狼塔线上最美营地--绿湖,还要争取沿着废弃公路走10公里到达三屯河谷营地。
天格尔达坂是此行翻越的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达坂,如果说白杨沟达坂是正穿的劝返达坂,那么天格尔达坂就可以算作反穿的劝返达坂。


                 


                 
天气很好,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太阳被河谷东侧的山峰遮挡着迟迟露不出脸来,只是将阳光撒在西侧山峰的半坡上,习习微风顺着阴凉的河谷迎面吹来。山路弯弯曲曲沿着溪流通向远方,高大的塔松犹如一个个威武帅气的士兵挺立河谷两侧,日夜守护着天山脚下的这片牧场。


                 
8点50分,出发后1小时在距乔达坂下营地2.5公里的地方,溪流旁边有块平整的草地可作为临时营地,能容纳四五顶帐篷。

                 


                 
今天从营地首先出发的是漫游、山人和菜大神,我与泊岸最后出发,不过一小时后便已超越了山人,远远的也能见到漫游和菜大神的身影。


                 
九点过太阳还没照到谷底,回望昨晚营地早已消失在茫茫山谷中的尽头。


                 
9点20分,出发后1小时30分在距乔达坂下营地3.5公里的地方,又有一块平整的草地可以容纳十来顶帐篷,只是离溪流较远打水不太方便。


                 
继续前行10分钟,在距乔达坂下营地4公里的地方,溪流边再次发现一块平整的草地可作临时营地,能容纳七八顶帐篷。


                 

                 


                 
9点半,随着海拔的爬升和时间的推移阳光已经撒满整个山谷。暖暖的太阳晒在身上让人有些慵懒起来,懒洋洋的迈不开步子,溪水在阳光的照耀下也流的更加欢快,整个世界仿佛都随着阳光的普照而愈发生动起来。


                 


                 
漫游、菜大神远远走在前面,山人则和昨日一样拉开很远的距离。清晨出发前询问他身体状况,回答说仍和昨日差不多,胸口还是痛的厉害,今天如果翻不过天格尔达坂就独自退出返回。


                 


                 


                 
9点50分,出发2小时后在距乔达坂下营地约5公里的地方,有一片规模颇大的平整草场,除了取水稍稍远点外简直堪比五星营地,宽阔的草地再多人也能容纳下。
昨天坚持走到这里扎营也还不到20点,对于新疆22点太阳才完全落山的夏季来说并不算太晚,那样的话今天的行程就会轻松很多。
看来从天格尔达坂到乔达坂下营地这段路上,并非象残剑所说“无合适的扎营点”,只是季节的不同造成结论的差异。


                 
等着山人到齐稍事休息后,便又继续开始上路向前。难得有这样四人同框的机会,赶紧掏出相机抓拍一张。


                 


                 
漫游与菜大神跑的飞快,眨眼功夫便将我们远远地甩在后面。
回望刚才驻足休息的地方,雪山、草场、溪流全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此时此刻只有我们一行五人行走在这广阔的天地间,仿佛已投入她的怀抱融为一体。


                 
山上冰雪的融水化作清泉从乱石缝中潺潺流出,担心开始翻越天格尔达坂后没有水源,我们便都在此补充饮用水。
头两天我在出发时只灌满一瓶600mml的开水,然后用两个脉动瓶在路上接山泉水补充。连续喝过两天后却发觉有些不妙,冰雪融化的山泉喝起来奇冷无比,走累了喝着确实很过瘾,但喝多了却感觉嗓子发痒、嘴唇脱皮,颇有些饮鸩止渴的感觉。于是第三天起就再不喝这冷水,头天晚上在营地将水烧开后放凉灌入脉动瓶中作为第二天路途的饮用水。


                 


                 
作为队伍中唯一的女生,泊岸妹纸走的很努力,少有见她主动停下来休息,反倒经常是我们在路边休息时她独自走到前面。



                 
随着时间快到正午,清晨天空中聚集的云朵飘散的无影无踪,湛蓝的天空一洗如碧没有一丝杂色。


                 


                 
体能超好的菜大神走路带风,刚才补水时明明超过他很多不一会儿便追了上来,只是这厮过于稚嫩的肩膀犹如阿喀琉斯之踵,狂奔一阵后往往就必须卸下包来在路边休息。


                 
11点半,山坡上休息用路餐。
漫游此行路餐全程次馕,起初还能对付吃到后面一个劲埋怨我。缘由是这样:出发前他曾问我路餐有何打算,我半开玩笑地说走狼塔当然要吃“狼”。谁知他就坚信着全程都吃馕,到乌鲁木齐当晚便上街买了10只馕背着计划一天一只,可走到最后也没能吃完。


                 
用完路餐继续出发,又一次难得的四人同框,最前面的小黑点是菜大神、然后是漫游、山人与泊岸。此行山人与菜大神都用着黑色防雨罩,加上大部分时间衣服也都是深色,隔远了老半天都找不着他们。


                 


                 
随着海拔提升四周的雪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近。走了快五个小时却连天格尔达坂的影子都没见着,感觉反穿翻达坂时经常都是走半天累的半死却连目标都没见着,不知道正穿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


                 
路旁一座手掌般的山峰屹立在如洗的蓝天下,是不是有些象射雕英雄传里的铁掌峰。


                 
随着海拔提升,高反的漫游渐渐掉到了后面,山人更是如蚁行般和我们越拉越远。
每每翻越达坂的时候,队伍便会自觉地很有规律地排列成菜大神、我、泊岸、漫游、山人的顺序,而平路上刚大多是菜大神、漫游、我、泊岸、山人这样的组合。


                 
鲜色背包防雨罩的作用是在画面中一眼便能找出漫游的所在,大家试试看能在这上面找到山人的位置么。


                 
向阳的山坡上黄色的小花开满草地,海拔已经爬升到3200米,却依然有马儿、牛儿悠闲地在雪山下的草地上晒着太阳啃食中青草。


                 
13点20分,已经出发走了5个半小时,却依然没见着天格尔达坂的影子。山路沿着前面山坡继续拔高转向右侧山坳中,也许转过去后就能见到天格尔吧。


                 
随着时间推移,不堪负重的菜大神渐渐被我超越,对付菜大神最好的办法就是拉着他一直不准卸包休息,这样一天下来保准将他拉垮。



                 
沿着山路转过最后一道弯,天格尔达坂终于出现在眼前。盘旋而上的山路、快到顶时的积雪路面,一切都是这样熟悉,看过太多贴子对他的描述,以至于第一眼见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14点,又爬上一级平台后终于来到天格尔达坂脚下,就象被牵着鼻子在山里转了半天终于见到目标一样令人有些小兴奋。这里海拔3480米距达坂顶1公里,向上爬升280米便能登上达坂避免被“劝返”。


                 
一马当先向天格尔达坂发起冲击,菜大神与泊岸紧随其后,能找出成功将自己伪装成一块石头的大神么?


                 


                 
离达坂越来越近,回头却发现菜大神与泊岸的身影越来越小,看来他们走的比我吃力,山脚下还没发现漫游和山人的身影,想来他们还在向第一级平台发起冲击。


                 
这侧是阴坡,即将到顶的一段路被冰雪覆盖着有些滑,必须小心翼翼一步步向上,稍有闪失便会顺着山坡滑坠很远,虽说不至于受到很严重的伤害,但也会令你吃尽苦头。
漫游到顶时我们都已开始下撤,恐高+高反的他独自艰难地面对如此险境,据他讲是步步为营地将冰雪踢开踏平后再一步一个脚印向上走完这段路。


                 
菜大神和泊岸还在半坡挣扎,漫游已经到达山坡下准备开始冲击达坂,山人则还是不见身影,心中不禁有些暗暗担心他能否通这劝返达坂的考验。


                 


                 


                 
14点50分,登上天格尔达坂。从乔达坂下营地出发7个小时走了12公里,海拔爬升1500米。狼塔一路下来发现残剑贴子上标注的里程最为精确,他标注天格尔达坂到乔达坂下营地是12公里,刚好和我的户外助手记录的里程相吻合,如此有心人必须赞一个。


                 


                 
天格尔达坂三屯河侧的风光独好,远处的群山、坡下的三屯河、废弃的金矿公路如沙盘般呈现在眼前。

                 


                 
菜大神与泊岸即将踏上冰雪路段,漫游快到半山腰,山人也终于出现在山坡下。既然能走到山坡下,这最后1公里不到300米的海拔升应该咬牙也能坚持下来吧,心中不禁释怀好多。


                 
眼力测试:请在画面上找出休息中的山人。这已经是镜头拉近后多拍的,不得不说山人把自己伪装的太完美了。


                 


                 
随后泊岸也终于上来了,三人会合抓紧时间相互拍照留影,漫游和山人还在山坡上挣扎,看来一时半会也上不来,不敢过多停留便赶紧下撤。


                 


                 
15点20分,开始向三屯河谷下撤。
原本以为下撤是件容易事,想着3公里下山路也就只需要个把小时。那知道上山艰难下山也不是件轻松事,起初的一段下山路虽然乱石丛生但好歹每步都可以脚踏实地,下起来还算容易。


                 


                 
谁知越向下大块的乱石渐渐少了,取而代之的全是浮石,必须步步为营不敢有丝毫大意,稍微不留神脚下就是一滑,轻则惊出一身冷汗,重则就是一招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这下山的浮石路仿佛没个尽头似的转过一弯又一弯。这不,原本指望着转过这道弯后会踏上康庄大道,没曾想到却是变本加厉的反复下降拔高下降拔高的起伏路。


                 


                 


                 
走累了,停下脚步居高远眺三屯河谷如画的风景便是对自己一路艰辛最好的补偿,每每这个时候最能感受到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永远都不可能目睹如此美景,难怪洛克先生当年“情愿死在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在医院冰冷的床上”。


                 
继续向下山路上的碎石也越来越小越来越细,最后细的如河沙般铺在路上,走起来更加令人心惊胆战,我在这段路上坐了三次“屁墩”,走到最后竟然被折腾的汗流浃背。一边走一边暗自庆幸“幸好遇着大晴天,如果是雨天走这路岂不是要将人折腾的半死”。


                 
终走完砂石路面踏上草坡的康庄大道,心情一好稍一大意便犯了错:没掏出手机查看轨迹,远远地望着废弃公路和三屯河之间那片开阔草地,以为就是大家贴子上所说的“天格尔达坂下营地”,就自以为是地径直朝那块空地斜切而去。
而真正的天格尔达坂下营地却是在河这侧的山坡下,切到河边时才发觉过不了河,只好又溯溪而上寻找适当的过河点。


                 
走回天格尔达坂下营地,找到贴子上所说的木桥发现桥已被冲毁,没办法又在河谷中东寻西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可以踩着过河的石头。
一番折腾之后,正式踏上废弃金矿公路已经是17点半,从天格尔达坂下撤到河谷的废弃公路这3公里下山路,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上山12公里、下山3公里,已经从乔达坂下营地出发10个小时才走15公里,离今天计划的23公里以上的目标相差太大,心中不免有些着急起来。
这时回头见到漫游已经翻过达坂下撤到砂石路段,没见到山人的身影,但想来应该已经翻过达坂开始下撤了吧。沿途的美景也顾不上欣赏,匆匆对菜大神和泊岸撂下一句“我去前面寻找合适的营地,你们随后跟上来吧”,便独自甩开步子在公路上狂奔起来。


                 
时间不算晚天色却渐渐阴沉下来,看着空中的乌云越聚越多象是要下雨的样子,心中更加焦虑的同时步子也越迈越大越迈越快,一度甚至走出11分的配速,虽说是公路又是下坡,但四五十斤的重装走出这样速度也是未曾有过。


                 
紧赶慢赶沿途也没找着合适的露营点,天色却越来越暗。正焦急时,转过一道弯远远望见前方有人,走近打听原来是个放牧点,维吾尔族小伙子叫热合曼,他家的牛羊和帐篷等装备都还没进来,他是先来打前站的。
四周打量一下此地露营也还算不错,担心山人掉到太后面怕天黑也赶不上来,征求热合曼同意后决定今晚在此扎营。


                 
与热合曼交流得知新疆的天气就这样,每天傍晚或夜里大概率都会撒些雨滴,他也说不清楚今天这阵势会不会有暴雨下来,至于明天的天气更是不好估计。
没过多久菜大神与泊岸也相继到达,望着头上捉摸不定的天气大家忧心忡忡地忙着搭建帐篷,想尽快趁着有可能的阵雨来临前建好营地。
19点半漫游到达营地,虽然略显疲惫但也还能谈笑自如,赶紧询问山人的情况,说是跟在后面一直都在他的视野范围内,听闻此言心中的担忧才总算放下。


                 
20点山人到达营地,整整落后近1个半小时,从时间上就能看出他在路上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看着头上戴的头灯,想来这兄弟已经作好夜行的思想准备,真是一个意志力超级顽强的兄弟。
维族兄弟热合曼为人和善很健谈也很好奇,对我们作营地餐使用的气罐、炉头、免蒸米、豆豉鱼等都充满着浓厚的兴趣。吃饭时我开玩笑地问菜大神“今晚不来点酒吗”,没想到他立马说帐篷里有酒,并立即钻进帐篷提出半壶酒来一个劲劝我们喝。
吃过晚饭洗漱完毕,天气一直阴沉着也没下雨,不过顺着山谷从雪山上吹来的风却令人瑟瑟发抖,加上今天走的确实有些累,大家早早便钻入帐篷各自酝酿着准备入睡。迷迷糊糊间听得外面有人喊叫的声音,取下耳塞细听,原来是维族兄弟在用维吾尔族语和人交谈,完了后热合曼冲我们帐篷大声说了句话,大意是马走散了啥的,他要连夜去寻找,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也没见着他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