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手机版二维码

    随时手机查户外信息

    扫一扫
  • 扫描二维码

    加入官方微信公众号

    点击加入
热门帖子
【雪线之路】郭喀拉日居魅影 大禹户外 西藏郭喀拉日居山脉 南北线徒步穿越剧
徒友游记 2020-02-03
飘飘的足迹——黔之旅(多彩的贵州行) 2016年秋,一一,樱木,流光飞舞,金晏,幽兰
徒友游记 2019-11-14
【经典之路】 人生如道,行走在青山绿水和花海间 南通 大禹 户外 重装穿越石呈线
徒友游记 2018-04-11
繁华落尽,我在尽山等你!! 南通大禹枸杞嵊山岛自助行   在舟
徒友游记 2016-09-01
【经典之路】感受长城的惊险与壮美 大禹户外“经典之路”系列 ---箭扣(涧口)长城全
徒友游记 2019-05-21

9天160公里,他念他翁环线探路+盐登线徒步:迷失在藏东南的海子群与花海!

[复制链接]
徒步中国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11-22 17:28:22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本文授权转载自:登徒子户外

如果说,他念他翁最让我眼前一亮的风景是什么?

那无疑是揉错;

如果说,对他念他翁最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想必是那些夺命惊魂的未知名垭口;

如果说,走完他念他翁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我想应该是我终于数清了沿途路过了多少个海子。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455680643345891330

揉错延时

他念他翁,是近两年新晋的一条网红户外路线,但由于其较高的难度指数,去过人却屈指可数。其徒步难点有二:平均海拔偏高,线路较长;大部分路段不能通马,只能重装。

w3.jpg

揉错,垭口下到湖边的路十分惊险

探路目的

目前他念他翁徒步,主要分为盐登线和零碎的大米勇看海子路线,均为穿越路线,无法全程通马,且出山后的交通不便。本次探路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探索一条可以全程走马的徒步环线,最后再穿越盐登线,总体考量线路难度和风景指数。

w4.jpg

错呷婆湖群,后方雪峰为朗格曲吉普宗

出发前准备

他念他翁,当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不会联想到它是一个山脉,甚至不觉得是个地名。听起来有些文艺,又些许怪异。

w5.jpg

揉错

在出发之前,其实对这条路线并没有抱有太大期望,环线的几个未知垭口及盐登线的风景不足,让我提不起太大兴趣。但是仍然做了十足的准备,沿途的地标、营地、水源、可下撤路线……都一一做了标注。

w6.jpg

w7.jpg

w8.jpg

出发前网上查阅资料,山友粼潭拍摄的大米勇雪山照片(已授权)

线路规划

详细规划如下:

D1 拉岗村-加米错-拉错

D2 拉错-拉错垭口-5100垭口-蝌蚪湖-南加曲隆

D3 南加曲隆-南加拉古垭口-真拉垭口-双湖

D4 双湖-吉错-错浪波-错呷婆-错呷婆垭口-勒松阿错-揉错

D5 揉错-耍拉垭口-地泵-三岔口-切坛牧场

D6 切坛-龚拉垭口-加米错(完成环线,原路返回开始走盐登线)-龚拉垭口-切坛-地泵

D7 地泵-耍拉垭口-揉错-胸龚曲隆牧场

D8 胸龚曲隆-龙戛称明-木多改牧场

D9 木多改-木多改垭口-各旗墩牧场-各荣牧场-拉同牧场

D10 拉同-错两腊灯错-错两腊灯垭口-纳布公扔

D11 纳布公扔-俄登错长-5050垭口-5100垭口-胸龙达牧场

D12 胸龙达-登巴村

(以上部分地名来源于当地藏语的音译,具体解释请看文末注释①。)

w9.jpg

他念他翁徒步规划路线

全程12天的行程,其中,用5天半时间逆时针走完规划的环线,再花6天半时间完成剩下的盐登线。盐登线已经有一些人走过,且有完整的轨迹,不需太多顾虑。但环线有几个垭口查不到任何信息,咨询过当地向导也不明情况,通过等高线地图和谷歌3D卫星地图做出的判断是,垭口的坡度及路况应该可以通过。

于是,计划环线部分雇佣马帮,这样通马的地方可以轻装,走不了马的地方则重装。一是可以减轻探路压力,二是为了确定哪些地方能够走马,以便后期规划轻装路线。而后半部分的盐登线,不是本次探路的主要核心,无法通马且为了省钱,则选择重装。

除此之外,还计划翻拉错垭口到错念挖母、大米勇垭口,走大C线再切回盐登线,这样便需要再增加1~2天的时间,在“两步路”上下载了“老李”走过的轨迹做以备用。于是,准备了13天的食物+1天备用食物及应急食物,开启了这场漫长的探路之旅。

w10.jpg

他念他翁的星空

启程

这次探路,只有我和晓东二人,飞鸟做为我们的后勤保障。

7月8号,从丽江出发,换乘了两次班车,次日下午才到达盐井。再乘当地向导邓珠的车,沿崎岖的山路行驶1个多小时,终于在晚上7点多到达拉岗村。

吃过晚饭,跟邓珠和他家里的老人再次探讨了线路问题。起初规划的小环线,所有营地应该马都是可以到达的,而其中部分路段和一些垭口马无法通行,也就是我们途中很多地方需要和马帮分开。包括错念挖母那一段,同样走不了马。所以稍改动了起初的行程计划,改为顺时针走规划环线,再重装走大C线+盐登线。

w11.jpg

盐井景区

w12.jpg

拉岗寺旧址,现在的拉岗寺迁至曲孜卡乡

D1

路过加米错,翻越龚拉垭口

7月,他念他翁迎来雨季,万物贪婪地吮吸着大地带来每一口养分,疯狂滋长,山野呈现出蓬勃之象。

w13.jpg

拉岗村

我们进山的第一天不出意外的阴天,云雾萦绕。从拉岗村出发,沿机耕路前行2公里多,大路变小路,开始沿碎石路爬升。前行不远,通过一个木桥来到一个清澈见底的水潭,名为“丁差”。

w14.jpg

丁差错

由于我们先行出发,所以在这等邓珠,天上飘着小雨,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他和他的骡儿到来。貌似骡子不太听话,经常往回跑,应该是很少驮包的原因。我和晓东在前,邓珠和他的骡儿在后慢慢走。我们一路沿着溪流向上,横切过两段碎石坡,来到一片庞大的碎石坡前。沿碎石路缓缓而上,行走约1km来到一片平阔的草甸,此处名为“错来”。左侧上方的崖壁上悬挂一条飞流而下的瀑布,前方山口处另有一条瀑布奔涌而出。

w15.jpg

回望漫长的碎石坡

w16.jpg

错来瀑布

在此休息片刻,我们向着山口瀑布方向前行,继续爬升,沿河流行走1公里,来到一字泵牧场,我们在此午餐休息。这里草地平阔,水源丰富,很多人在此扎营,作为他念他翁徒步的第一站。

w17.jpg

一字泵,前方左侧山坡的路通往加米错

沿河滩的石子路行进,路迹不是很明显,可能是雨季河水漫过了道路。邓珠牵着马从左侧大路直接前往垭口,我们切到右侧上山的路去往加米错。一路曲折向上,来到一片牧场,旁边有几个石头堆砌的牛棚,但是都没有顶。这并不是废弃的牛棚,后来才知道他们这边的牛棚大都这样,要住人的时候就带块防雨布上来,搭个简易的屋顶,这算是我见过最简陋的牛棚了。

w18.jpg

我们沿山谷右侧向上,对面是直接去往龚拉垭口的路

w19.jpg

加米错牛场

沿牧场右侧小路,再往前便可以看到加米错的2号湖,继续往前便是更大的3号湖,而往回走到牧场旁的一个山包上才看到一个很小的海子,便是加米错1号湖。天气不佳,并没有看到它们最好的颜色,观看完三湖之后,向左切去垭口的路。

w20.jpg

w21.jpg

加米错2号湖

w22.jpg

加米错3号湖

w23.jpg

湖边石缝中生长的多刺绿绒蒿

w24.jpg

加米错1号湖

往垭口去的坡便是所谓的“加米坡”,在斜坡上也可俯瞰加米错,山坡上还有未败谢的杜鹃花,用尽余力展现着最后一点姿彩。随着海拔上升,灌木变为草甸,再转为碎石,一路向上抵达龚拉垭口。垭口海拔4900m,上面挂有几道经幡,两侧石峰耸立,摇摇欲坠,如同一道硕大的石门。

w25.jpg

w26.jpg

杜鹃丛林中遥望加米错

w27.jpg

w28.jpg

去往龚拉垭口的路

w29.jpg

龚拉垭口

垭口的风很大,时间已经临近下午4点半,不敢逗留,翻过垭口,沿碎石一路向下。经过一片平缓的草甸(名为“咕咕当”),左侧是一道潺潺而下的数百米溪流,下方是一条壮阔的山谷。之后坡度突然变陡,我们沿小路垂直向下,来到一片平坦广阔的草甸,满是黄色小花,还有几个垒砌的牛棚。时间已经5点多,这里8点才日落,本想再往前赶一段,但邓珠已经搭好了篷布,生了火,便在此扎营。

w30.jpg

咕咕当左侧的溪流,延伸数百米

w31.jpg

垂直下降途中,俯瞰峡谷

问过邓珠,这里叫做“切坛”。“切坛”是土拨鼠在这打洞要住很长一段时间的意思,所以草地上有许多土拨鼠的洞穴,不过他念他翁的土拨鼠都很少与人类接触,比较胆怯,虽然很多,但也很少看到它们的出没。

w32.jpg

切坛

扎了营,又开始下起了小雨。煮了方便面,前几天有马,所以带了几根青菜,可以让泡面没那么下咽。夜晚,伴着细雨落下的声音,渐渐入睡。当天行走17km,营地海拔4350m。

w33.jpg

泡面“大餐”

w34.jpg

切坛营地

D2

初见揉错,这可能就是我心目中的蓝!

下了一夜的小雨,雨雾蒙蒙,简单地吃过早餐,打包出发。沿河流右侧,一路缓缓下降,前行2km来到一个偌大的海子旁,此湖名为“旦马拉丁错”,湖水清莹平静,只是笼罩在雾里,看不到它真实的色彩。由于他念他翁的海子太多,且大都无名,以下把能算作海子的加以编号。

w35.jpg

旦马拉丁错(4号湖)

沿着湖边继续前行,时而跨过草甸,时而穿越森林。耳边潺潺的溪流声逐渐变得轰鸣,来到一条湍急的河流前,跨过木桥,是一个三岔口,向右沿山路前进,左侧是出山通往沙多村的路。

w36.jpg

途经草甸

开始沿山路爬升,坡度时急时缓,行走2km,穿出树林,来到一片火烧林。开始以为这里的火烧林是雷击造成的,但这样的火烧林在他念他翁沿途还有很多,觉得奇怪便问了向导,说是以前人们挖虫草不小心引发的火灾。

w37.jpg

火烧林

向后方可以看到出山的机耕路和远处的雪山,再往前横切不远,便来到地泵牧场。地泵是周边最大的牧场,建了许多房子,去年(19年)这里修通勉强能走车的机耕路,但是路况很差。

来到一家热心的牧民家休息,询问路况,原以为耍拉垭口(揉错垭口)是可以过马的,但实际上是去年的时候修了路将就可以走马,今年塌的特别严重,只能勉强人走。所以,只能让邓珠送我们到垭口,然后我们背上帐篷、睡袋和一天食物下到揉错,约定明天他去错呷婆等我们。

w38.jpg

地泵牧场

在地泵吃过午餐,休息了良久,远处的朗格曲吉普宗雪山时而浮现,但很快有隐于雾中。1点多我们继续出发,开始不断爬升,随着海拔升高,逐渐可以看到大米勇雪山,当然这只是臆想,因为它一直躲在云里。

行走半个小时来到一片草甸,名为“布其克隆”,这里平时有许多放牧于此的牦牛。再往前行走不远又变成了碎石路,山谷的左下方也出现了一个碧绿色的海子,没有名字。

w39.jpg

布其克隆草甸,远处的石峰异常突出

w40.jpg

w41.jpg

左下方的无名海子,这是沿途看到的第5号湖。

沿碎石路继续向前,远望耍拉垭口,看上去异常陡峭险峻。一路缓慢爬升,只有临近垭口的地方,开始沿“Z”字形石路往上,路况也变得越来越危险。最后垭口前的几十米,再往上便走不了马,我们背起包继续向上,做最后的冲刺。

w42.jpg

碎石路段

w43.jpg

远处的凹口便是耍拉垭口

终于在4点钟抵达耍拉垭口(4970m),垭口上回望,可以观览大米勇雪山及其一排的雪山,只是云层太厚,始终未能与大米勇谋面。向前只能看到揉错的边缘,前行几十米,来到一个小平台,这里可以看到揉错全景,是其最佳观景点。由于巨大的垂直高差,揉错完全呈现出蔚蓝色,又光线的不同,颜色深浅不一,呈现出色彩斑斓的蓝。

w44.jpg

揉错垭口回望大米勇附近雪山

w45.jpg

垭口上只能看到揉错边缘

w46.jpg

w47.jpg

揉错观景点拍摄的揉错(6号湖)

“卧槽,真TM蓝!”这是我见到揉错后的第一感慨,可能读书少就只能做此反应吧,翻不出来什么恰当的词儿可以形容我看到的眼前景象,这也许就是我心目中所追求的蓝!

w48.jpg

w49.jpg

两人互拍照片

垭口上发现竟然有电信4G(其他运营商无信号),是对面巴藏村传过来的信号,可以网上冲个浪,发个朋友圈。在这里待了近1个小时,开始往下,邓珠也返回地泵。垭口之后的路更加危险,都是碎石,没有什么路迹,并不是因为走得人少,而是每踩一脚都会带动一片碎石滑落,根本留不下足迹。

纵使我们探路遇到过各种各样的艰险路况,但面对如此垭口依然格外小心。如果说垭口的危险系数分5星,那么耍拉垭口的危险度在4.5,而5星危险的垭口可以参考梅里北坡起初的5200m滇藏界垭口,垭口两侧都没有路,又是同样陡峭的碎石坡。而耍拉垭口好在一侧有路,建议前往的山友考量自身能力及风险再做打算。

w50.jpg

垭口下到揉错的路,触目惊心

w51.jpg

w52.jpg

垭口向下的碎石坡

我们没有沿着碎石坡下段往右的路行走,而是直接下到湖边,想近距离观赏揉错,再沿乱石路切到湖尾的正路。临近了看揉错没有俯视角度漂亮,也没有什么好的拍摄角度。由于明天我们将往揉错北方前行,所以今天没有下到下方的牧场,而是在湖边附近的草甸,找了块勉强可以扎营的地方安营。

w53.jpg

在揉错附近扎营

吃完饭,去看了看明天要走的路,权当消食。预计的垭口看不到,旁边的一处草甸上还有一个海子,按照后来邓珠叔叔格邓次仁的说法,这一带叫做“胸竹”。

返回营地,手机冲个浪,入眠。今天行走15km,营地海拔4700m。

w54.jpg

胸竹附近的无名海子(7号湖)

D3

风景与风险共存,翻越夺命的错呷婆垭口

今天8点多出发,依然阴天。背包向着北方前行,草甸上有隐约的小路,行走半个多小时,来到一个湖边。打量着原先规划的垭口,发觉又一次被等高线地图和谷歌地球骗了,垭口的坡度绝对不像等高线地图和卫星图模拟的那样平缓,料定又不简单。

w55.jpg

8号湖,垭口在碎石坡左上方

w56.jpg

绕湖而行

我们沿湖左侧绕行,决定先上去看看再说。绕到湖的对岸,开始向上爬行,在半山腰回头才发现,刚才经过的湖的旁边还有一个湖,之前被山坡挡着没有看见。

w57.jpg

大湖为刚才绕行的8号湖,后面是9号湖

w58.jpg

右侧还有一处小水潭

继续向上,来到一个蓝色海子前,后方的一排岩壁,不像是可以通行的垭口。而且湖的上方半山腰处,都是碎石,看上去十分危险,此时的内心有点绝望。

w59.jpg

w60.jpg

w61.jpg

10号湖

但并没有死心,卸下包,爬上右侧的碎石坡,看高度和角度不同,能否有新发现。果然,在上面可以看到山壁中的一个缺口,下方是碎石坡,貌似可以上去。这个角度看湖上方的碎石坡,也并没有那么危险。

w62.jpg

右上方的缺口,貌似也是我们最后的突破口

回到湖边,我和晓东商量了半天,目前只能上去一探究竟。虽然不清楚能否上去,上去之后又能不能下去?但来到了这里总得试试,实在走投无路,再返回翻耍拉垭口。

沿着湖边往前,来到碎石坡下方,开始小心攀爬。每一步走的都十分谨慎,因为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无法保证是牢靠的,如果滑坠或摔伤,在此下撤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w63.jpg

前方的碎石坡,湖边还有未化尽的积雪

w64.jpg

向下俯视蓝色的海子

爬过的这段碎石坡,往左横切,上面并不是预想的平台,依旧是乱石,没有很好落脚的地方,只能在石头上跳来跳去。

w65.jpg

前往垭口的碎石路

来到垭口前的碎石坡,我们“Z”字形上行。山谷中除了风声,便是我们踩落碎石“哗啦”作响的声音。终于,在12点钟爬上了垭口,海拔5050m,垭口下方便是错呷婆,所以由此命名垭口。垭口上没什么风,在此休息吃午餐。

w66.jpg

沿碎石坡向上

w67.jpg

错呷婆垭口

w68.jpg

垭口上远望错呷婆湖群

w69.jpg

等高线地图截图,实际垭口并没有像地图上的那么平缓

如果要给错呷婆垭口的危险度打个分,那足以是满满的5星。因为除了前面的危险外,垭口向下的路更加陡峭,碎石坡上还有几处积雪,每一步都是惊险。而且难度远非如此,在我们好不容易下到底部的时候,还要面临一片石海!

w70.jpg

行走在石海之中,回望错呷婆垭口

穿过石海,来到草甸,回归正常道路,这个垭口耗费了我们太多体力和时间,已经临近下午2点。往左侧横切,先是看到一个碧绿色的海子,位于错呷婆南侧。

w71.jpg

w72.jpg

这是我们经过的第11号湖

爬上附近的制高点,可以看到错呷婆全景及朗格曲吉普宗雪山。夏季只能看到雪山顶部的雪盖,山体上没有太多积雪。错呷婆附近除了刚才路过的海子外,还有另外两个海子和一些季节性的水潭。如同她的名字一般,错呷婆带有几分神秘,同样到过这里的人也寥寥无几。

w73.jpg

错呷婆及朗格曲吉普宗

w74.jpg

错呷婆(12号湖)及13、14号湖

湖边成群的牦牛在这里憩息,邓珠也已经在这里等待我们良久。沿着宽广的草甸前行,比起刚才的垭口,这简直是高速公路!徒步2km来到预计的双湖营地,湖边有散牧的几匹马儿,草甸也比较平坦,在此扎了营。

w75.jpg

w76.jpg

途中经过的一些小水潭

w77.jpg

双湖(15号湖)

和邓珠合计着明天的路线,明天我们要往乌格曲隆错方向,先翻越一个真拉垭口去看乌格曲隆错和大米勇,再翻一个南加拉古垭口去南加曲隆。但是马只能走真拉垭口,南加拉古垭口的路他不确定能不能走,所以他要往回绕到南加曲隆。我们拿了一天的食物,邓珠今天继续返回地泵过夜。有了口粮,又可以肆意挥霍了!

w78.jpg

我们的杂货铺,这只是一天的食物,太他娘的奢侈了!

在营地休息片刻,我们继续去吉错和错浪波,两个湖高低相邻,离营地不远。我们往吉错方向前行,没有太多的爬升,大概十几分钟就来到了吉错上方。湖水呈墨绿色,像一个巨大的墨池。

w79.jpg

吉错(16号湖)

我们再沿左侧继续向上,便来到错浪波,湖的面积很大,深蓝色,晴天的话在湖边可以看到大米勇。在湖边等了许久,仍然没等到太阳,光线不好,又没有大米勇做背景,拍不出它的美。

w80.jpg

错浪波(17号湖)

向下走到吉错的另一边,绕湖一圈,往营地方向返回。今天经过10余个海子,越来越发觉,在他念他翁除了看海子外,数海子才是主要乐趣。

吃过晚饭,山下的雾慢慢袭来,星空再次无望了。今天徒步11公里,营地海拔4730m。

w81.jpg

双湖营地,远处的大米勇被云遮住了大半,中间为真拉垭口

D4

我们遇见了他念他翁最绚烂的花海

这几天,大致摸透了这里每天的天气变化:早上云雾天气,上午偶尔小雨,中午出一阵太阳,下午阴天又开始下小雨,晚上阴天或下雨。

早上出发,在云雾中行走,看不到大米勇雪山,也看不到途中湖泊的漂亮模样。到真拉垭口的路比较平缓,经过一大一小两个海子,沿着碎石路一路横切即可。

w82.jpg

出发不久后左侧的大湖,18号湖

w83.jpg

垭口前右侧的小湖,19号湖

到达垭口之前,遇到了两队超大的马帮,从垭口背面的牧场过来,去盐井驮粮食。现在国内这种货运马队已经基本绝迹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遇到。马夫一边赶路,一边吆马,长长的马队在山坡上拉成了一条长线,渐行渐远。

w84.jpg

w85.jpg

真拉垭口前遇到的马队

我们爬上垭口,向后可以远望来时途经的几个湖,往前可以看到大米勇下方的乌格曲隆错,垭口上的观景角度很棒,只是天气不给力,大米勇依旧只展露出腰身以下的部分。

w86.jpg

真拉垭口,海拔4950m

w87.jpg

垭口上回望四湖

w88.jpg

垭口上眺望乌格曲隆错(20号湖)

我们沿碎石路下降200米,来到草甸路面,开始往右侧横切,向着南加拉古垭口方向前行。前往南加拉古垭口的路十分漫长,部分路段路迹不清晰,开始可以看到的并不是垭口,真正的垭口还在后面。一路爬升经过3,4个小水洼,来到南加拉古垭口(4900m)。垭口上依然可以看到乌格曲隆错,往前看又出现两个海子,一个长条形如同一块玉如意,另一个则是不规则形状,湖尾处还分散成几个小湖。

w89.jpg

南加拉古垭口远望21、22号湖

w90.jpg

21号湖

w91.jpg

22号湖

翻过垭口,我们沿山路向下,经过两个海子,开始下一段较陡的碎石坡。之后来到一片广阔的草甸上,没有清楚的路迹,沿着轨迹方向行走,路迹又逐渐出现,草甸也变为灌木,路边的花也渐渐多了起来。

在河谷的右侧一路向下,我们开始进入花的海洋,前几天经过的牧场花海大都只是单调的黄,而这里则是开满了形形色色的花。整个南加曲隆河谷,百花竟放,一路走来应接不暇,这当属他念他翁观赏花海的最佳之地。对于不爱花的我来说,也觉得颇为震撼!

w92.jpg

w93.jpg

w94.jpg

w95.jpg

南加曲隆的花海

我们走走停停,到达南加曲隆牧场已是中午,邓珠也已到达这里。过了木桥,继续沿河流左侧向前,不久来到一片火烧林。我们在此分开,我和晓东往左侧山谷向上,计划在上方的湖边扎营,明天翻2个垭口到拉错。而邓珠则继续沿河向下前往三岔口,返回切坛宿营。往上的路马走不了,我们继续背包半重装徒步,让邓珠明天把剩下的食物放加米错旁的牛场就可以回家了。

w96.jpg

火烧林附近的花海

往上方湖边走的路,在网上没有找到任何相关轨迹,只能靠自己摸索。开始在河滩的乱石上行走,没有路十分难走,试图在两侧的树林里找到小路,但没有结果。大约走了1公里,来到一处草甸,晓东在上面的灌木丛发现了小路,乱枝丛生,路已经快被掩盖。我们顺头摸瓜,一路下到火烧林,才与原来的路汇合,这条小路在火烧林的地方是极难发现的。我们再沿原路返回牧场,按着轨迹中间竟然还走错了一次。

w97.jpg

河滩的乱石路

w98.jpg

当地人做的路标

w99.jpg

途经牧场

牧场之后,又找不到了路,就只能继续沿河滩向上,爬升不到100米,到达湖边。而在湖边左侧的草甸上又发现了路迹,卸了包继续往回找路,又找回了牧场。来来回回地找路,都是少有人走的小路,着实让人崩溃。

返回湖边扎营,“大餐一顿”,结束了这曼妙的一天。当天徒步18公里,营地海拔4440m。

w100.jpg

第四天营地

w101.jpg

第23号湖

D5

翻越夺命两连垭口,完成环线探路!

早上,又是云雾弥漫,我们沿着湖右边的小路向前,来到湖头之后便再也找不到路。我和晓东分开找路,也没有看到丝毫路迹,只能沿着地图上画的轨迹方向前进。来到半山腰的地方,稍作休息,往两侧展开继续找路,依然无果。向下可以俯瞰湖的全景,形状像一只蝌蚪,中心呈蓝色。

w102.jpg

早上营地的天气

w103.jpg

23号蝌蚪状湖

我们继续往上,又来到没有路的乱石路,整体的行进速度很慢。雾气散了又聚,偶尔飘起细雨,山谷里时常传来山石崩塌“轰隆”的声音。在空旷的群山之间,我们渺小的如同每一粒石子,仿佛根本不存在;又好似飘过的云雾,不曾来过。

w104.jpg

5100垭口

来到垭口前的碎石坡,很陡没有路,和错呷婆垭口前的碎石坡有些相似。在快到垭口的地方,竟然有一块掉落的对讲机电池,还很新,应该是没多久前有人在这走过。把对讲机电池捡了塞包里,免得污染,毕竟做好事默默无闻不留名,也就只写在游记里
w105.jpg


w106.jpg

开始爬垭口

w107.jpg

捡到的对讲机电池

抵达垭口已经中午1点,后面的浓雾又弥漫而来,没做停留开始往下。下坡依然危险,还有一些冰雪路段。我们下到一个巨石平台休整,左侧便是拉错垭口,正下方是去错念挖母的路,也都是碎石滩。面对拉错垭口开始思考要不要去错念挖母?

w108.jpg

垭口向下的路

w109.jpg

经过冰雪路段

w110.jpg

拉错垭口

还是先翻过垭口再考虑后面的行程,向右横切到垭口下方,来到正路上,但是路并不好走。乱石中有许多这个海拔才生长的植物,渺小却顽强。来到垭口已经下午3点钟,拉错垭口海拔5000m,在垭口上便可以看到前方的拉错。

w111.jpg

前往错念挖母的路

w112.jpg

高山雪莲

w113.jpg

w114.jpg

垫紫草

w115.jpg

垭口上顶着风雨盛开的全缘叶绿绒蒿

垭口向下的路又是同样的碎石坡,没有路迹,踩一脚滑一段的松散石头。这一路走来经过了太多这样的路段,虽然会适应,但仍不愿多走,这样的垭口走多了,出事是迟早的,谨慎可以降低概率,但不会是零!

w116.jpg

拉错(24号湖)

w117.jpg

垭口右侧的山谷中,夏季还有几米厚的积雪

在4点钟来到拉错湖边,终于又有了山路,两只脚走的有些疼,虽然只走了7km多,但一天都在跟乱石做斗争,整个人都很疲惫。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半点想去错念挖母的念头了,再翻一次这垭口是要死了,而且后面的路况从今天看到推测也不会好走,下载的轨迹上也有大米勇垭口的照片,那边要翻的两个垭口应该都不会好到哪去。

w118.jpg

回望拉错及垭口

我们沿着山谷一路向下,没有了爬坡,但觉得十分漫长。一个多小时到达湖边,5点半钟才来到加米错牛场,找到了邓珠放在牛棚里的食物,在此扎营。

w119.jpg

加米错三湖

w120.jpg

加米错2号湖

加米错牧场很大,但没有什么平地,地上都是凸出的石头,在牛棚旁边找了块空地,搭起帐篷。今天没有下雨,不算太冷,去河边洗了个头,打水回来,开始生火做饭。晚上在牛棚里点了堆柴烤火,但是四面透风,并不是很爽。今天只走了12km,虽然不长,但是全程感觉最累的一天。

规划的环线虽然不顺利,但总算是按原计划走完,环线到此一共73km,翻越7个垭口,用时5天。

明天开始重装盐登线,算了下还有9天多的食物,后面的行程我们7天是足够的,所以今天可以多吃一点。在后面的几天里,每天都在多赶路,同时每天都在疯狂的消耗食物。

w121.jpg

加米错牧场

D6

24km,2个垭口,重装盐登线第一天!

今天,好像无事可写,全天基本都在走重复的路。

早上还未吃完饭便又下起了小雨,出发后不做过多的墨迹,1小时翻越龚拉垭口,下午2点半到达地泵。喝个杂牌的冰糖雪梨,歇了1个多小时等会说汉语的牧民回来,了解到木多瓜金上方有横切到布其克隆的路。于是绕路到木多瓜金再切到去垭口的路,花了3个小时才到耍拉垭口,再一路下降,经过揉错,来到勒松阿错下的牧屋旁扎营。本以为冒着雨干下来,有房子可以借宿,却发现门都锁着没有一个人。

今天徒步24公里,翻越龚拉、耍拉垭口,营地海拔4500m,有4G网络。

w122.jpg

牧屋旁扎营

D7

无脑行走的一天

其实我一直诟病盐登线的地方,便是全程除了揉错都太过平庸,有种为了穿越而穿越的感觉。当然还是要比类似的乌孙线好一些,除了天堂湖一无是处!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完全为了穿越。今天比往常晚起了1个小时,9点半才出发。因为雾气很大,看不到什么风景,所以本来去勒松阿错的计划取消了。沿着山谷右侧的山路横切,我们不去胸龚曲隆牧场,所以一直沿着上方的路走。经过龙戛称明,有几个牧民,休息片刻继续赶路。值得一提的是,从耍拉垭口一直到龙戛称明后面,都有电信4G信号。

w123.jpg

龙戛称明牧场,我们沿前方的山谷一直横切

我们向北一路前行,徒步约5km,开始下坡,经过两个木桥,往后迂回爬升,来到一个牧场。之后再继续向北行走6km,过一次桥,到达河边的一个牧场。不想再继续走了,一天麻木的走路,没有什么风景,又开始下起了雨,这里有两个破旧的木屋,决定在这里借宿一晚。

木屋已经是半露天状态,多处漏雨,几次出去用麻袋修补屋顶,但不用搭帐篷总归是好的。4点钟就到了这里,没什么事干,开始努力地吃路餐,食物多出来太多。后面的早餐,晓东也不再吃面包豆奶,改吃泡面。今天徒步18公里,途中多处岔路需参考轨迹,营地海拔4200m。

w124.jpg

在木屋中借宿

D8

翻越木多改垭口,在拉同上方扎营

今天出发沿着河流右侧向北,行走1km后过河,转而向西,开始爬升。向上到达木多改的路有一部分不太明显,需要参照轨迹。随着海拔上升,我们又开始来到碎石路,到垭口的路十分漫长,我们翻上垭口的时候已经中午。

w125.jpg

木多改下方牧场

w126.jpg

木多改牧场

w127.jpg

垭口前的乱石中生长着许多绿绒蒿

木多改垭口海拔5100m,以下方的木多改牧场命名,垭口前用石头堆砌了一条壁垒,为了防止放牧的牛马跑丢。垭口上很宽阔,往前行走不远开始沿碎石路下降。

w128.jpg

木多改垭口

w129.jpg

垭口向下的路,远处是各旗墩牧场

一路经过各旗墩牧场,来到各荣牧场,各荣牧场的规模很大,跟地泵相仿。过了桥又下起了雨,我们找了间空房子避雨。

w130.jpg

各荣牧场

雨渐小了,我们继续行进,往上经过拉同牧场,之后的路便不是很清楚了。我们4点半到达上方的一处平坦的草地,时间还早,但是再往上没有什么合适的营地,翻垭口又有些赶,只能在此扎营。今天徒步15公里,营地海拔4650m。

w131.jpg

拉同牧场

w132.jpg

拉同上方营地,傍晚牦牛成群下山

w133.jpg

w134.jpg

给登山杖和手套提前拍个遗照,享年1岁

D9

出山:顶着暴雨冰雹,翻越3个5000m垭口

夜里的雨,一直延续到了早上,仍然没有要停的迹象。出发后没多久雨越来越大,而且天阴的很厚,不像一时半会可以消停的,还是要穿上硬壳裤。这倒是山里第一次穿冲锋裤,前几天虽然也每天下雨,但软壳足够了,最多穿个冲锋衣。

向上不远便是错两腊灯错,湖边的路不是很明显,不过有许多路标和玛尼堆。之后一路爬升,11点钟来到错两腊灯垭口(5050m)。

w135.jpg

错两腊灯错(25号湖)

w136.jpg

远望错两腊灯垭口

w137.jpg

错两腊灯垭口俯瞰前方的海子(26号湖)

垭口向下的碎石路依然不好走,来到湖边,沿左侧若有若无的小路行至湖尾,继续向下。

w138.jpg

湖边回望垭口

w139.jpg

26号湖,颜色还算漂亮

雨后,所有的水花都急着向下奔涌,我们沿着溪流向下来到青措。湖水翠绿,呈长条形,可能是因为长得像小青,因而得名吧。

w140.jpg

w141.jpg

青措(27号湖)

继续沿山路向下,经过一个无名海子后来到纳布公扔(龙湖)。纳布公扔由3个湖组成,沿着湖右侧的山路横切,从三湖中间穿过,转而往右上坡,这一段坡度较陡且没有路迹,需要依据轨迹。

w142.jpg

青措与纳布公扔之间的湖(28号湖)

w143.jpg

w144.jpg

纳布公扔

爬到斜坡的最高点,已经是下午2点。在这里可以回望纳布公扔三湖全景,而前方则可以看到俄登错长。

w145.jpg

纳布公扔三湖(29、30、31号湖)

w146.jpg

俄登错长(32号湖)

向下沿着依稀的道路前行,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垭口,垭口之前的路相对平缓,没走多久竟然出了太阳。停下来休息,后面还要翻过2个5000多米的垭口。

w147.jpg

远望垭口

w148.jpg

路过33号湖

w149.jpg

一段很平整的石板路,讲究

w150.jpg

路过34号湖

继续缓缓前进,来到垭口之下,沿破碎的石路向上,3点半到达5050垭口。这个垭口被称为五湖垭口,其实在垭口上往回看,算上小湖可以看到6个。

w151.jpg

右侧远处的长条形湖(35号湖)

w152.jpg

垭口前左侧的两个湖(36、37号湖)

w153.jpg

垭口前右侧38号湖

w154.jpg

临近垭口

w155.jpg

五湖垭口,其实可以看到六湖

垭口往前又是一个海子,我们向下行走不远,右侧便又又可以看到两个海子。沿湖边向上横切,来到5100垭口前,右侧又双叒出现3个海子,从五湖垭口到5100垭口一路可以看到6个海子,这难道就是5100垭口被称为六湖垭口的缘由吗?但是等等!就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看地图突然发现,真相并非如此。

之前看网上的所有轨迹都标的六湖垭口,一直以为这里可以看到6个湖,而仔细研究过地图和对比过照片,发现下五湖垭口看到的其实是3个湖,与5100垭口前看到的本就是同样的3个湖。所以,这里只能看到4个湖,5100垭口被称为四湖垭口才更准确。

w156.jpg

五湖垭口前方的海子(39号湖),左前方是5100垭口

w157.jpg

五湖垭口向下,右方看到的是3个湖,其中靠近我们的一个湖,大部分被遮挡

w158.jpg

5100垭口前看到的3个湖,与上图是同样的3个湖

w159.jpg

4个湖的全景图(39、40、41、42号湖),右侧是五湖垭口

5100垭口前,除了看到四个湖外,远方可以看到两座雪山,分别是毕然峰(6070m)和冬日嘎布(6090m)[注释2]。

w160.jpg

毕然峰6070m(左)、冬日嘎布(Dungri Garpo)6090m(右)

我们登上垭口已经下午4点多,垭口向下的路又是陡直的碎石坡,比今天前面的2个垭口都要危险一些。我们下到垭口底部,突然冷风来袭,乌云也从前方的湖上席卷而来,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w161.jpg

5100m垭口

w162.jpg

垭口向下的路

w163.jpg

回望垭口

w164.jpg

雨云袭来

我们加快了步伐,却赶不上风雨的来临速度,狂风、暴雨夹杂着冰雹,在脸上胡乱的拍,我们只好跑到一个勉强可以挡风的巨石下躲避。到此,我们今天把所有的垭口都已翻完,后面将是30km的下坡。

w165.jpg

石头下躲冰雹

风雨停息,我们继续赶路,路边的碎石中开满了野花,包括许多绿绒蒿,在经历了冰雹的洗礼之后,依然坚挺绽放!碎石变为草甸,我们来到此程的最后一个湖边。沿湖左侧一路向下,道路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平坦。

w166.jpg

最后一个湖(43号湖)

w167.jpg

回望来时的路

本是计划明天出山,今天多走一公里是一公里。最后已经变成了草原大路,我们反而觉得越走越轻松,除了两肩十分疼痛需要偶尔休息,时速已经达到6km。在天将黑之时,我们终于到达了胸龙达牧场,打算在此扎营。

w168.jpg

平阔的草原

这里的牧场有人家,而且还有几辆摩托车,那何不今晚出山呢!这样的路走得太无聊,剩下的十几公里路将更加枯燥。我们与牧民谈好了价格,乘坐摩托车出山。仰望夜空,繁星璀璨,我们的心情也无比愉快!在山里这么多天的经验告诉我们,一切的晴天都是糖衣炮弹,但明天的天气如何,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由于黑天,摩托车开的很慢,2个多小时才到公路,再行几公里,驶上318国道,来到登巴村已经11点钟。今天徒步28km,翻越3个5000米垭口,乘坐2小时摩托车,终于,又一次重回人间!

w169.jpg

剩余食品物资:山之厨5包、泡面3包、压缩饼干1包、气罐2.5个、其他若干。

本次他念他翁探路,共翻越13个(次)4900~5100米的垭口,耗时9天,全程徒步158km。

交通信息:

去程:①建议下午乘丽江~香格里拉班车(每天若干班次),香格里拉留宿一晚,第二天早上乘班车到德钦,再换乘德钦~盐井班车(每天一班下午2:30);②或乘丽江~德钦班车(每天一班早上9:00),第二天下午再乘班车或包车到盐井;③丽江包车一天到达盐井(或拉岗村)。盐井可包车到拉岗村,也可从盐井开始徒步。

返程:登巴村出山,只能包车或搭车到芒康,再乘班车到成都或德钦(每天早上一班)。

w170.jpg

多刺绿绒蒿

注释:

①这次探路通过咨询当地向导及牧民,对他念他翁地区的许多地名进行了校准和完善,但仍有许多当地人都叫不上名字的湖泊和垭口。新增的大部分名称,来自询问拉贡邓珠及他的叔叔格邓次仁音译而来,藏族人很少以海子的名字来直接命名其附近的垭口,例如:“加米错(聪)垭口”名为“龚拉垭口”,“揉错垭口”名为“耍拉垭口”,“地称明”名为“地泵”,完善了“南加拉古垭口”、“真拉垭口”、“错念挖母”、“旦马拉丁错”等等;而拉错后方的两个垭口、错念挖母上方的垭口、大米勇垭口这些当地人也说不上它们的名字,只能以湖和山的名字来命名。

②山峰名称及海拔,参考于“山王7556米”的山峰标注图,及中村保先生的《喜马拉雅以东 山岳地图册》。

w171.jpg

长按二维码关注视频号

带你徒步世界

每天一分钟原创优质短视频

与你分享户外的精彩

w172.jpg

《徒步中国》活动商城全球深度户外旅行线路100条▼
w173.jpg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徒步中国》活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