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门帖子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广东省 2022-10-03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
四川省 2022-10-02
因为梅里雪山,我们来了雨崩 因为信仰,我们走了梅里外转 因为坡均冰川正在消失
云南省 2022-09-18
北京户外,以“运动,快乐,健康”为主要宗旨,每周发布登山露营,户外旅行,休闲聚会
北京市 2022-10-14
【报名咨询】:小二(微信号/电话:132-6323-0344) 【发团日期】:每周六、日及
北京市 2022-10-20
社区精华内容

维也纳为什么会收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警告 | 环境

[复制链接]
国家地理中文网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11-25 00:25:05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50年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确认了需要保护的具有“杰出普世价值”的地方。

但进入名录是一把双刃剑,带来关注度的同时也伴随着从发展到过度旅游的挑战。

也门萨那以其独特的建筑而闻名,198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2014年开始的内战破坏了这座历史名城的地标建筑。

摄影: MOISES SAMAN, NATIONAL GEOGRAPHIC

w3.jpg

2016年12月,奥地利维也纳市政府宣布:一个公私合营企业将在该市有百年历史的维也纳音乐厅外建造一个新的溜冰场。

这一将永久性溜冰场设在高层建筑内,以尽量减少对行人的阻碍的想法,在当时很受欢迎。

首先,维也纳的中心是集巴洛克式宫殿、完美庭院和新哥特式市政厅于一体的的梦幻建筑景观。

其次,奥地利人热爱冬季运动,溜冰就像交响乐和香肠一样,代表着维也纳特色。自1996年以来,每年年初都会在维也纳市中心都会举行一项仪式:修建季节性溜冰场,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

w4.jpg

自1996年以来,冰之梦溜冰场(如图)每年都吸引着若干冬季运动爱好者来到维也纳历史中心。

摄影:GERHARD TRUMLER, IMAGNO/GETTY IMAGES



但一个重要的利益相关方极力反对,那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该委员会认为,新建筑群将破坏维也纳历史中心的“突出的普世价值”。

2001年,维也纳历史中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自2017年宣布反对修建高层溜冰场以来,维也纳与其他50个陷入困境的世界遗产一样,一直停留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危险”名单上。

如果这座城市不能圆满解决委员会担忧的问题,它有可能被世界遗产名录“除名”。

w6.jpg

新哥特式市政厅是维也纳中心的标志建筑。奥地利首都的维也纳历史中心于2001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

摄影:ROBERT HARDING PICTURE LIBRA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1972年启动世界遗产项目以来努力克服的几个挑战之一。2022年11月16日,是《世界遗产公约》的50周年纪念日。

它的核心宗旨是:通过吸引人们关注世界各地的标志性古迹、景观和栖息地,来提高文化意识。

w8.jpg

保护世界遗产面临的挑战

进入世界遗产名录后,那些与世隔绝的,通常是经济落后的地方无疑会成功地吸引到游客。然而,在防止游客泛滥方面,情况有好有坏。

例如,柬埔寨的吴哥窟,曾经只有僧人才能进入。1992年,这些寺庙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每年吸引2.2万名游客。如今,这一数字为500万,预计到2025年将翻一番。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倾向于将其在吴哥窟的工作定位为 "一个吸引数百万游客并养活大量当地人口的巨大遗址的管理典范”。

但该组织也承认,大规模的旅游已经威胁到了该地区的地下水位,这反过来又危及了寺庙本身的稳定性。

而一些地方成功挣脱了过度旅游的窘境。比如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施压下,它限制了游客人数。

w9.jpg

吴哥窟的鸟瞰图为这座900年前的建筑群提供了全新的观赏视角,它外形复杂,体量庞大。寺庙周围有一道近4.5米高的墙,每个基点都有一个入口。

摄影:MICHELE FALZONE/AWL IMAGES



长期以来,使世界遗产地免受恶意行为的影响已经超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能力范围。

从叙利亚的阿勒颇到也门的萨那,蓄意将一个国家的文化宝藏作为军事目标袭击的情况太常见了。广为人知的是塔利班在2001年对阿富汗高耸的巴米扬大佛的破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此无能为力。

w11.jpg

2021年7月8日,也门国家博物馆馆长易卜拉欣·哈迪(Ibrahim Al-Hadi)凝视着窗外,博物馆在该国内战中遭到破坏。该博物馆位于萨那历史中心,1986年被列为世界遗产。

摄影: MOISES SAMAN, NATIONAL GEOGRAPHIC



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中,世界遗产项目只除名过三个遗址。每一个案例中,都是政府不顾该组织的一再反对坚持在这些地方进行开发项目。

然而,教科文组织的影响力只能延伸至此。

例如,在老挝,尽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坚持要求事先进行遗产影响评估,但政府还是继续实施了在古都琅勃拉邦附近的湄公河上修建水坝的计划。

w13.jpg

气候变化威胁着世界遗产

近年来,教科文组织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敌人:气候变化。但在这方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能做的也很有限。

澳大利亚传奇的大堡礁就是一个例子,它于1981年被列为世界遗产。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警告称,如果澳大利亚政府不采取更充分的措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把这个广阔的珊瑚生态系统列入“危险”名单。

这是该组织历史上第一次将气候变化纳入警告因素。

w14.jpg

在澳大利亚大堡礁的摩尔礁,一名生态学家正在为即将到来的珊瑚产卵准备水下采集网。摩尔礁于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摄影: DAVID DOUBILET,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经过澳大利亚人的强烈游说,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其决定推迟到了2022年底。

今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遣了一个监测小组前往大堡礁。尽管据报道,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承诺提供大约1.25亿美元来保护大堡礁,但实际效果还有待观察。

w16.jpg

这张航拍照片显示了昆士兰海岸外的大堡礁的规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监测大堡礁的健康状况,这个庞大的生态系统正面临着温室气体的破坏性影响。

摄影: STEPHEN L. ALVAREZ



也许最有名的濒危世界遗产是意大利的威尼斯。这座潟湖城市同时受到过度旅游和气候变化引发的洪水加剧的困扰。

然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去年决定不把威尼斯列入“危险”名单。

这是又一次政府游说者的胜利,也是环保组织的失败,他们认为意大利对大型游轮的新禁令不足以解决危机。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不作为后,威尼斯官员自己着手解决了问题。

从明年1月开始,威尼斯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向游客收取门票的城市,希望以此劝退蜂拥而至的游客。

w18.jpg

2019年,行人穿着长筒雨靴,走在已被淹没的圣马可广场。意想不到的涨潮、季风,再加上暴风雨,威尼斯的水位达到50年来的最高水平。

摄影:MARCO BERTORELLO, AFP/GETTY



它会奏效吗?如果成功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用更显得不明确,但它的重要性仍不能否定。

尽管有缺陷,有时也无能为力,但世界遗产项目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哪怕只是因为它所信奉的原则。这个原则既简单又麻烦: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宝藏需要保护,因为它们无法保护自己。

如果在这样的时刻,世界遗产委员会只是作为一个唤起良知的中心而存在,那么在未来50年里,它可能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撰写:ROBERT DRAPER I 译者:陌上花开 I 编辑:框舅 I 排版:小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官方客服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652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