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尼泊尔]登山季尘埃落定,多位登山者承认患病期间登顶山峰

户外资讯 Huwai-Admin
2021-6-9 19:43 303人浏览 0人回复
原作者: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编译:Mintina2021年,秘密和争议笼罩着珠穆朗玛峰的攀登照片提供:珠穆朗玛峰急诊室 喜马拉雅山脉春季登山季结束,不同的探险队伍也迎来了各异的结果。积极的方面,Marek Holecek和Radoslav Groh采用阿尔卑斯方式 ...

编译:Mintina

2021年,秘密和争议笼罩着珠穆朗玛峰的攀登

照片提供:珠穆朗玛峰急诊室


       喜马拉雅山脉春季登山季结束,不同的探险队伍也迎来了各异的结果。积极的方面,Marek Holecek和Radoslav Groh采用阿尔卑斯方式,在Baruntse峰西壁开辟了一条全新线路。下撤过程中,他们尤其展示了自己的勇气。当Yaas飓风袭来,他们无法移动,在一处很小的宿营帐篷内被困四日,没有食物。


       同时,来自斯洛伐克的Peter Hamor和罗马尼亚人,Horia Colibasanu及Marius Gnae在道拉吉里峰西北山脊尝试了一条全新鲁甸,经历一场在他们入睡时掩埋他们的雪崩,他们得以生还,但是随着折返下撤。

真正的挑战:Marek Holecek和Radoslav Groh,身处Baruntse峰高处

照片提供:Holecek/Groh

       另外一方面,其他山峰并未出现太多真正的(职业)登山活动。一切都是关于市场营销,项目管理,公司公共关系和应急方案。


       高海拔的期待


       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席卷的2020年后,恢复原貌是这个春季的箴言。期待很高。登山者迫切地希望获得探险和高海拔的荣耀。探险队伍负责人,旅游产业及尼泊尔政府同等急切地挤压这个国家丰富的自然资源,而其中最具利用价值的便是珠穆朗玛峰。

       在高海拔旅游产业中,海拔越高,收益越好。幸运的是,尼泊尔有珠穆朗玛峰。随着山峰中国一侧(今年)向外国探险队伍关闭,山峰尼泊尔一端计划独自享受整个旅游产业的相关的全部利益。


       利益优化


       规模庞大的团队和他们带来的大量现金促使这些公司升级他们的游戏。他们雇用大多数经验丰富的夏尔巴登山者,用飞机向山峰(南坡)大本营及高海拔营地运送饕餮美味和大量辅助氧气。


       对于其他八千米级别山峰来说,关键诀窍便是通过平衡大量资源和人数众多的客户使利益最大化,一次专注于一座山峰,并鼓励双峰连攀。但是,绝对不会对两座山峰收取单一山峰的尝试价格。


        在尼泊尔境内的八千米级别山峰之中,攀爬者之中分成珠穆朗玛峰(一些人还计划去往相邻的洛子峰)和安娜普尔那峰,外加道拉吉里峰。公司为后者,两座山峰提供连续攀登的服务。大型队伍使用相同的固定绳索和资源,以及在安娜普尔那峰,随后去往道拉吉里峰的相同的工作人员。


        这也是为何4月中旬,首批到达道拉吉里峰的登山者们发现山峰异常安静,这里没有铺设路绳,或是搭建海拔更高营地。修路团队依然身处安娜普尔那峰。

晚间的安娜普尔那峰大本营

照片提供:Kamran on Bike

        安娜普尔那峰的成功令人惊叹,而由于艰难的状况和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爆发,道拉吉里峰的探险活动失败。部分夏尔巴向导及数名客户之后去往洛子峰。感谢大量使用辅助氧气和大本营之间的直升飞机接驳,这样的三峰连续尝试成为可能。


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肆虐的登山季


       我们从未听到在海拔更低山峰出现徒步者和旅行者的消息。总之,这不是徒步者的旅行季。关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的不确定性和尼泊尔含糊不清,摇摆迟疑的对策使几乎所有人面对有限的时间和预算。


       另外一方面,准备在山峰度过数月时间的攀登者可以接受在加德满都隔离数日。总之,在探险队伍负责人的要求下,即使那些持续时间较久的隔离要求很快也被取消 – 尤其是在事情变得明朗,无论是否存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影响,富有的客户纷纷涌入尼泊尔。


       为何不呢?3月的病毒感染率相对较低,户外是一个安全的环境,而且登山者可以在各自团队的“泡沫”内隔绝。这在冬季的乔戈里峰/K2峰行之有效,为何在这里不可以?

大型团队,来自印度的CAFP聚集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

照片提供:Seven Summit Treks


       好吧,基于两个原因。首先,对于病毒和PCR检测的随意程度创造了一种虚假安全的氛围。其次,探险团队的本地向导和工作人员仅有很少或是没有安全指导。他们在加德满都和山峰之间自由旅行,而且在返回山峰(南坡)大本营之前,经常去看望生活在山谷的朋友和亲戚。


       大量的年轻尼泊尔人在海外工作,而且与印度之间,病毒可以进行传播,1,750公里的边境线导致尼泊尔出现了毁灭性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很快,3月安静且健康的阶段已经变成遥远的记忆。

登顶安娜普尔纳峰的漫长线路

照片提供:巴桑拉姆夏尔巴Akita


        4月中旬,数日时间里,68名安娜普尔那峰登山者和未知数量的工作人员在博卡拉庆祝他们的成功。他们之中大多数人接下来去往道拉吉里峰。数人携带病毒。很快,超过50人测试结果呈阳性,其中包括部分进行冲顶尝试的攀爬者,但事实上最终在2号营地终止探险活动。


        同时,在珠穆朗玛峰,团队和客户开始患病。他们全部被送往位于加德满都的医院,初步诊断为急性高海拔冰镇。身处(南坡)大本营的加德满都救援协会的医生不被允许进行新型冠状病毒,COVID检测,尽管数支国际队伍领队携带了各自的测试工具。


        仅有正面消息


        当加德满都和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纷纷开始出现阳性检测报告时,尼泊尔政府仅是否认事实的存在。他们主要的努力似乎就是维持登山季开始之前采取的保密策略,而规定包括禁止在社交媒体分享负面的影像(顶峰拥堵)。


       2021年,尼泊尔旅游局试图尽可能地颁发登山许可,同时避免消极新闻或是影像,这也让珠穆朗玛峰品牌进一步受损。


       最终,他们颁发了408张珠穆朗玛峰南坡攀登许可,预计因此获得的收入为420万美元。这是一种成功。但是禁言负面消息根本毫无可能,甚至导致了反弹。

身处山峰南坡2号营地的一位冰川医生

照片提供:萨迦玛塔污染控制委员会


        尼泊尔旅游局颁布了一系列拙劣的规定,禁止登山者使用无人驾驶直升飞机,或是拍摄除去自己团队成员之外任何其他人的照片。这也宣告了除去紧急医疗救援之外,直升飞机从山峰(南坡)大本营去往加德满都的飞行违反规定。


       这些法规既未严格强制执行,也没有得到尊重。所以,官员以威胁探险队伍领队作为解决方法。管理好你们各自的队伍,他们表示,又或是,你或许在未来遇到获取登山许可的不便。

接踵而来的便是积极向上,令人鼓舞,世人瞩目的Instagram网页风格的报告,绝对没有任何(实际)信息。这使得留言肆意传播,而且出现了部分记者超过20年登山报道过程中从未看到过的极为不满,不宜公开的评论。

Furtenbach Adventures在(珠穆朗玛峰南坡) 大本营进行新型冠状病毒,COVID测试

照片提供:Furtenbach Adventures

新型冠状病毒,COVID在(南坡)大本营之外区域传播


        这个登山季的主要争论并非集中在拥堵和死亡(尽管这些事情的确发生),而且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越来越多的登山者最终出现在加德满都的医院之中,一些人最终得到检测呈阳性的报告。


       部分探险团队非常担心疫情爆发,完全放弃了他们的攀登活动。之后,他们可以自由谈论真正的状况。如果不是因为国家其他区域正在经历的(疫情爆发)悲剧,这几乎是令人不禁捧腹的情景。


       更多证词确认,数位登山者在患病情况下去往海拔更高营地。Sigurdur Sveinsson及Heimir Hallgrimsson在攀爬过程中出现感染症状,但是他们依然到达了顶峰 – 而且在下撤过程中严重患病。


       一些令人困惑的更新内容建议,来自英国的Simone Ferrier-May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并在之后解释到,他在上个月早些时候已经出现症状,而他并不确定这些是否属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描述。


       “这极有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因为]我在山峰(南坡)大本营餐帐内相邻二人(他们也在相同时间患病)之后被直升飞机送往Lkula地区,而且测试结果为阳性,”他表示。


       两周后,相比在任何患病病例应该恢复的时间,他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端。


       Scott Simper,与Elia Saikaly的电影团队一同攀登,也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下,到达顶峰。

Erlend Ness,首位成为在加德满都医院病床承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珠穆朗玛峰登山者

照片提供:Erlend Ness

        而部分团队接近所能避免感染病毒,用围墙分隔自己的营地,避免与外界接触,而且尽可能地保持谨慎,其他人则以举行团队之间互动的聚会传递这里一切如常的信息,尽管当他们分享大本营快乐时光的视频时,引发了(人们的)愤怒情绪。


        尤其是势力不断扩大的尼泊尔公司显然展示出他们对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的不屑一顾,并对进行报道的记者进行人身攻击!如同尼泊尔自身,他们仅希望听到受到管控的新闻 - 换句话说,在山峰上允许发布的消息。


直升飞机 & 辅助氧气策略


        除去大量夏尔巴的协助和整条线路的固定路绳,策略包括数量众多的氧气瓶和无限的直升飞机飞行。当安娜普尔那峰的修路队伍团队返现,他们的绳索短缺,一架直升飞机携带了全新物资,此外还有氧气瓶,直接来到山峰4号营地。额外的辅助氧气使客户能够在山峰海拔7,000米高度营地的帐篷内停留两日时间,期间夏尔巴在推进固定路绳的工作。

一架直升飞机从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营救更多登山者

照片提供:SummitClimb

        人数在1,500至2,000之间,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成为了一个小型村庄,其中包括尝试珠穆朗玛峰和洛子峰的外国登山者,此外还有朋友,大本营工作人员,背夫,修路队伍和向导。

直升飞机军团带持续在Khumbu山谷进进出出,令这里的人口得到补充。他们去往山峰2号营地,进行救援,运动装备和物资,甚至是接驳部分不想通过Khumbu冰川的登山者。

夏尔巴把氧气瓶送下山峰


        当两场飓风连续侵袭印度次大陆,狂风和降水影响珠穆朗玛峰,攀登者们继续充满信息地在山峰2号营地等待,知道这里有大量辅助氧气,即使他们希望在海拔较低区域,6,400米开始使用,依然(有足够数量)可以支持他们去往顶峰。


更为轻松地呼吸


        现在的全新辅助氧气系统是氧气流量更大,使登顶的可能性曾几何倍数增长。珠穆朗玛峰攀登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就是海拔高度。更多的辅助氧气可以降低实际海拔高度(的影响),而且山峰的攀登处于持续增长数量的准备不足客户的能力范围。此外,今年夏尔巴/客户比率急速增长,约两位夏尔巴服务一名付费客户。Alan Arnette指出,除去“个人夏尔巴向导”,帮助或是与登山者结组,而且,他们需要另外一名人员运送氧气瓶。


        数年间,大量辅助氧气导致争论,但是这个登山季,问题已经超越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本身。受到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影响,尼泊尔的医院急需医用氧气,应对急迫的物资紧缺。珠穆朗玛峰攀登者专注于他们自己的目标,仅是同意捐献他们的空氧气瓶,重新罐装氧气,作为医用。一支探险队伍领队甚至在带领自己完全借助辅助氧气进行尝试团队去往山峰之前,恳求英国政府捐献辅助氧气和医疗物资。

从山峰南坡3号营地开始,一波登山者去往珠穆朗玛峰顶端

照片提供:明玛多赤夏尔巴

400人次登顶


        最终,这里有接近400人次成功,他们之中没有人摆脱辅助氧气进行尝试。数名计划不借助辅助氧气行进的登山者宣布,他们放弃了这个难度更高的目标,除去Colin O’Brady,他在冲顶过程中,一直对此保持沉默。返回后,他宣称,由于他的妻子也决定去往顶峰,所以他使用了辅助氧气。


        这里有部分全新线路记录,但是这些被巨大的登顶数字,各异的动力和对于外界资源毫无节制地使用所淹没。卡米日塔夏尔巴,一位职业向导和多年的修路队员,完成了自己第25次珠穆朗玛峰登顶。来自欧威的Kristin Harila - 与普巴夏尔巴,巴斯达瓦夏尔巴和卡米日塔夏尔巴 - 于5月早些时候,飓风到来之前,在珠穆朗玛峰取得成功后13小时又站在洛子峰顶部。中国香港特区登山者,曾燕红,Ada,用时25小时50分钟到达珠穆朗玛峰顶部,使用辅助氧气,并有六位夏尔巴协助支持。

上周,乌克兰人,Oleg Ivanchenko在洛子峰修路。状况阻止大型团队尝试,而小型队伍也无功而返。乌克兰团队在五小时仅通过200米后折返,他们没有借助辅助氧气

照片提供:Petro Shamborovskyy


逐渐消失的吹嘘权利


        随着登顶照片被严格控制,其他影像很快展示出,漫长的等待线路和拥堵并未就此消失。


        在丑闻出现后,秘密和缺少任何精彩攀登,整个过程让关注登山新闻的人们几乎没有印象。部分登山者开始抱怨对于他们登顶照片的负面评论。再一次,他们膝跳反射一般的回应基本上集中在对媒体的指责。


       巴基斯坦政府的表现同样让人毫无兴趣。巴基斯坦自己的登山季即将开始,而且官员希望避免在这里的山峰大本营出现类似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毕竟,这里的直升飞机救援并不容易。这或许意味着大量探险队伍无法进入该国,尤其是直接来自尼泊尔的团队。


       他们也禁止尼泊尔公民入境,其中包括大量为国际探险队伍工作的夏尔巴登山者。仅有完成数剂疫苗注射的人员或可以来到这里。


       最终,尼泊尔被他们试图掩饰的一些现实磨难压垮。至于珠穆朗玛峰探险活动的未来,更多协助,更多辅助氧气,更多直升飞机分型,更多商业行为很有可能渠道我们大多数人称之为登山的运动。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真正价值依然因人而至,而是是个人经历 - 一些值得永远珍视的时刻。

照片提供:Madison Mountaineering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