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顶队员口述:冬季攀登“野蛮巨峰”K2到底有多难?

户外资讯 Tu-莫凡
2021-3-10 20:04 116人浏览 0人回复
原作者: 户外探险OUTDOOR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攀登初衷从一开始我就表明这次探险是为了国家的荣誉,是为了尼泊尔登山群体以及未来一代尼泊尔攀登者。尼泊尔夏尔巴向来被认为是攀登8000米山峰的支柱,但我意识到在冬季首登的8000米山峰中,没有任何尼泊尔人记录在 ...




攀登初衷


从一开始我就表明这次探险是为了国家的荣誉,是为了尼泊尔登山群体以及未来一代尼泊尔攀登者。尼泊尔夏尔巴向来被认为是攀登8000米山峰的支柱,但我意识到在冬季首登的8000米山峰中,没有任何尼泊尔人记录在内,我感到很遗憾。


K2。摄影/高立


K2是14座8000米山峰中最后一座冬季未登顶的8000米山峰,如果这次没有成功,那么我们就完全没有机会了。理由就是这么简单,我们为丹增·诺尔盖传奇的珠峰首登而感到自豪,也希望我们登顶K2能让新一代的尼泊尔攀登者心生骄傲。


如果失败,没有任何一座冬季首登,也会使未来的尼泊尔攀登者羞愧,这就是我此次全身心准备攀登K2的原因。




组队成团


2020年11月,我计划攀登K2时,许多山友对我的项目很感兴趣,但我发现没有人愿意花那么多钱去攀登,特别是新冠疫情又造成了失业和经济危机。


自2019年11月以来我们的活动一直未能开展,2021年也许起色也不大,所以我们特别能理解,在这个关键时刻,登山者并不想耗费大量金钱。因此,我决定个人承担所有费用,并请上三位共事的同乡伙伴,我们打出生就认识对方,彼此都很熟悉。


我必须确保他们足够强壮果敢、技术娴熟,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一条心思考。我想让尼泊尔的国旗飘扬在冬季首登的8000米山峰之上,所以不管我登顶与否,我的队伍里必须得有人登顶。


这次明玛G率领的想象尼泊尔团队全由夏尔巴组成。图片来源/@mingma.g


2019年攀登珠峰时,我生病了。2019-20年冬季攀登K2时,也生病了,这使我一次次地深思这个项目。自2020年3月份以来,由于新冠疫情,我们国家一直处于封锁状态。但我的一位家人一直保持锻炼,跟随着她的脚步,我也开始跑步、骑行和爬山,我减轻了不少体重,也慢慢恢复了形体。因此,这次攀登K2,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生病。


我们去巴基斯坦的前几天,其中一名夏尔巴决定退出,他担心会因冻伤而失去手指或者脚趾,不能安全返回,他的家人也一直施压不让他参加。


他的决定使Dawa和Kili也处于两难境地,因为他们的妻子也劝说他们不要前往。Dawa和Kili夏天都在挪威工作,Dawa的妻子告诉我他挪威的老板也不想他去,实际上这确实是个好心的建议。


1902年的远征队,K2最初的探险家。图片来源:thoughtco.com


这些事情让我感到很忧虑,因为在巴基斯坦获得攀登许可证需要4-6周的时间,而我不能在最后一刻更改攀登成员。如果可以简单获得登山许可,那么问题也会简单一点。


这次我不仅支付所有费用,而且还通过登山装备的赞助来支付他们的辛勤工作。我说服了他们的妻子,然后在他们改变主意之前迅速飞往巴基斯坦。




徒步路上


2020年12月6号我们飞到卡塔尔,7号清晨就到了巴基斯坦。我们收到了巴基斯坦登山俱乐部(Pakistan Alpine Club)颁发的登山许可证,本打算8号飞往锡卡都,但因天气原因,未能成行。


但9号又没有前往锡卡都的航班,因此我们向驻巴基斯坦尼泊尔大使馆约定了时间。冬攀K2是一个伟大且极其艰难的项目,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我们有幸拜见了尼泊尔驻巴基斯坦大使Topas Adhikari先生,他也是我们在巴基斯坦的“守护者”。


在巴基斯坦尼泊尔大使馆。


如果成功,他会为我们庆祝,如果有困难,会为我们提供帮助。12月10号,我们飞往锡卡都,然后在那呆了两天。来自Imagine Climb Tours公司的Sirbaz Khan为我们做好了徒步前往大本营的所有安排。


12号,他开车送我们前往Ashkoli。13号,我们就徒步进山了。


K2上的无名英雄-背夫们扛着装备穿过雪地。


13号前往Askoli的徒步是在大雪中进行的。隐形背夫们扛着我们所有的装备。这些背夫都是来自巴基斯坦巴尔蒂斯坦,他们非常强壮乐观。


想象一下你在零下40摄氏度的帐篷内生活。


虽然我们登山员的食物更为丰富、装备更为精良、背负更为轻松,但他们在雪地上比我们走得更为轻快。从徒步的第二天起,我们就得在厚厚的雪地上选址休息,这非常累人,还没到K2大本营,我们都已减轻不少体重。


每天早上醒来发现睡袋上面全是冰霜。


到BC的6天徒步实属不易。12月18日,我们到达BC,我多给了每位背夫4000巴基斯坦卢比作为小费,还给了他们新鲜的肉吃,他们返回时为我们祈祷成功登顶。


徒步路上的明玛G。


徒步路上的Kili Pemba。


徒步路上,背夫们扛得多吃得少,在深深的雪地上睡着薄薄的睡袋和垫子,更多的时候是两人共享一个睡袋,为了减轻背负重量,他们基本不带自身衣物。但他们没有半点怨言,勤勤恳恳地满足于自己的工作。感谢他们,他们是我们K2顺利登顶的开头保证。


Dawa Tenzing在徒步路上享受阳光。




迎难筑路


12月19号和20号我们完全在休息,原因之一是关于季节的争论一直没有结束,究竟是以气象季节(12月1日至2月28日/29日)还是天文季节(12月20日至3月20日)为准呢。


我们不想在时间上有争议,所以选择12月21号开始攀登,这样我们就能集中精力。如果天气许可的话,三周内就可以完成探险。通往C1的路线已经修好,我们只需要从C1向上攀登。


况且我们没有客户,这也意味着我们不用上下来回地拉练,甚至背负更多的装备,我们可以进展得更快。我们也不需要其它团队的帮助来登顶,我们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所以21号我们开始爬到C1。


明玛G攀登C1。


12月22号,我们一天时间就修好了通往C2的路线,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令人惊叹的消息。第二天,我们将800米的路绳和一顶帐篷存放在C2,然后返回了BC。天气预报显示接下来3天天气糟糕,我们不得不在BC等候,这时Nims Dai带领的另一支尼泊尔队伍也到达了。


搭建好C2那天C1的天气。


天气预报显示28号到30号的天气不错,所以27号我们爬到C1,28号爬到C2并把帐篷扎在6800米处,之后Kili和我把路线固定到了7000米。29号,我们又把营地移到了7000米,这样我们就能在高点的地方休息过夜。


到了7000米后,我们发现只剩下900米长的路绳,我们本打算第二天修路到3号营地,但这900米的路绳,其中有600米是6毫米的,这些路绳质量好,重量轻我们想留着最后一天登顶用,剩下300米不够到C3因此我们和Nims Dai协调使用路绳。


我和Nims都知道对方的名声,但之前从没介绍过也没有交谈过。所以我首先在7000米营地与七峰团队的Dawa联络,让他去问问Nims的队伍是否可以帮我们把路绳送到7000米,因为他们队伍那天在C2下方(6700米)。


Dawa帮他们组织探险,所以很容易联络到。几分钟后,就接到Dawa的对讲机来电说Nims和他的团队会帮我们修路。


30号我们就开始用已有的路绳和从之前攀登中剪下的旧绳修路。终于绳子够用把路修到了7300米,就在3号营地的冰面下方。


快接近3号营地时,Nims队伍的Mingma Tenzi到达并帮助我们修了90米到达冰面上。之后我们停了下来,把剩余的路绳和装备放在那里,开始下撤。



下降了大概200米,我们看到Nims背着重重的200米长10毫米的路绳上来了。看到Nims和Mingma Tenzi我们感到非常欣慰因为他们都没有拉练,就一路爬到C3来帮助我们。然后我们5个尼泊尔人返回到7000米的营地,才开始了首次正式的介绍,并讨论了一下我们的计划和任务。


交谈只有几分钟,但我们一拍即合,决定共同攀登,因为我和Nims都没有带客户都是自己的团队都是为了国家荣誉而攀登。当晚我们三人在7000米营地过夜,Nims和Mingma Tenzi则返回了2号营地。


12月31号早上,我们全返回了大本营,Nims邀请我们去他的帐篷参加新年晚会。晚饭后,Nims特地派了两位夏尔巴前来邀请我们,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温暖。晚会从一瓶威士忌开始,然后第二瓶、第三瓶……还干掉了几瓶朗姆和伏特加,一直到凌晨3点。


但第二天的宿醉,真是太痛苦了。那天的晚会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交友环境,也使我们两支团队建立了很好的关系。


由于我们已将路线固定到了C3,因此我们的下一个计划是登顶,这需要天气窗口。但天气预报显示直到1月8号都是强风天气,所以我们不得已在帐篷里呆了一周,什么也没做。


1月10号,Nims队伍前往C2检查装备并储备氧气。他们夏尔巴到达C2时,发现所有装备都被吹走,什么也没留下。他们在深夜返回BC,第二天,我去了Nims的营地,开始讨论登顶计划。


根据当前的天气预报,计划是在1月15日登顶K2。Nims决定1月12日带领他的团队前往C2,然后继续向上。我决定于1月13日带领我的团队前进,并于1月14日在C3与Nims团队汇合。他们必须携带所有的装备、帐篷、食物和氧气,因此他们希望提前一天以便有充足的时间。


而我们的大多数装备在7000米,还有600米长的路绳、冰锥和4瓶氧气在7300米,所以晚一天出发。到7000米之前,我们的背负更轻,所以我们愿意帮助携带更多的路绳到C3。



按照计划,Nims Dai队伍于12号到达C2,而我们从1月13号开始爬到Black Pyramid下方7000米的营地。


1月13号,Nims团队无法到达C3,因此他们在Black Pyramid上方建立了营地。所以13号那天,我们的营地靠的很近,只相距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他们计划在那留两晚,因为他们的天气预报显示1月14号有强风。


Nims告诉我,天气发生了变化,15号的登顶必须改为16号,16号的天气会好一点。我们携带相同频率的对讲机,因此晚上我和Nims还有Dawa就该计划进一步讨论。Dawa也建议我们14号不要继续前往C3。


在攀登途中。图片来源/@nimsdai


这时,我也收到了我的天气预报,14号天气良好,15号比较恶劣。我将情况告诉他们,但他们不相信,因为我的天气预报来自尼泊尔,而他们的来自国外专家。我不同意他们在那停留两晚,后面没有再讨论下去, 决定等第二天早上的情况再做决定。


翌日早上,最新的天气预报显示14号天气比15号好。Nims与他BC的团队联系以获取最新天气报告,但没人回应。


我与Nims用对讲机交流,告诉他我们会爬到C3并在那过夜,还需要多花一天的时间来固定和检查C4的路线, Nims同意了。然后我们收拾好,就开始攀登。他们比我们早一个小时到达C3。


我们到达时,他们正在搭建营地,Nims与另两位夏尔巴也继续在C3上方固定路绳。向上修了300米的路线,用完了所有的雪锥之后,才返回到C3。


2020

winter


1月15号早上,C3及以上的天气晴朗,从12月30号那天开始,我们的营地就比常规C3高出300米,因此,Kili和Dawa Tenjin下山并将所有储备带到我们的C3。


之后,我和Mingma Tenzi、Mingma David以及Sona准备将路绳固定到C4。我们采取的攀登方式与夏季相同。当我们开始攀登C4下方的大岩壁时,我们发现了一条无法穿越的大裂缝。


我们并没有失望,而是从右边尝试,但仍然无法穿越。之后我们下撤了一点,尝试路线左侧,仍然无法穿越。后面我们一直下撤到C3上方,在左侧的Cesen路线方向上寻找可能性。


我们终于在这里发现了被掉落的冰块填满的狭窄裂缝,可以通行。一开始,我担心会掉进冰裂缝,所以让Mingma Tenzing在后面belay,后面我鼓起勇气,穿过裂缝。穿过冰裂缝后,是非常陡峭的地段,这里没有被冰冻住,因此我攀登的运动和压力,时刻面临引发跌落裂缝或遭遇雪崩的威胁。


这里我没有使用冰镐,而是用雪锥爬升了20米。这一天寻找路线十分辛苦,到C4的最后30米,我选择让Mingma Tenzi先锋攀登。下午4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C4,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K2的冬季首登已经属于尼泊尔了。


通常,从C3到C4只需2-3个小时,但那天我们多花了8个小时才找到方法并修复好路线。我们返回C3时,天已经黑了,第二天晚上我们没有足够的休息去登顶,所以将原本定在晚上11点出发的时间推迟到凌晨1点。


搭建好C4营地之后拍摄的视频。这项工作比冲顶困难多了。


明玛David(黑)、明玛G(红)和明玛Tenzi(黄),在搭建好C4后分享喜悦


按照计划,我们在凌晨12点醒来,开始穿戴装备。因为是冬天,我们花了25-30分钟才将一升水烧开,因此所有队员都没准备好。


早上,我仍然感到疲倦,所以我放弃了无氧的计划。Kili、Dawa Tenjin、Sona和Mingma Tenzing已经准备就绪,他们开始了攀登。我试图戴上氧气调节器,但不合适,所以又临时去其他队员那里找备用的,一来二去,我的手都被冻僵了,我赶紧回到帐篷,暖了暖双手。


当我准备好时,部分队员已经到达C4附近。Mingma David、Pem Chhiri和Gelje也已经准备好了,然后我开始攀登。



我们的队伍非常出色,所以我没有担忧,也没有试图追赶他们。从C3开始时,天清气朗,但接近C4时,寒风刺骨。


我的体能还行,但是左脚开始冻僵,我开始产生溃败心里,担心会因冻伤而失去双脚。我又害怕我继续下去,会使其他队员陷于困境。这时,我处在坚持还是放弃的两难境地中。我尝试和队友Dawa Tenjin通过对讲机通话,但他的对讲机关闭了。然后我只能跺脚踢冰保持暖和,事实上这确实有效。


在大本营通过相机看到的K2冲顶中的攀登者。摄影/ Chhang Dawa Sherpa


在向上爬了几百米之后,阳光终于照射在身上,温暖了我的身体和双脚。那时是早上6点,我们离C4还很近,而另外一些朋友则已经到达了顶峰的岩壁下方。我和Mingma  David,Pem Chhiri,Gelje在bottleneck后面的横穿段碰到了其他队员。Mingma Tenzi一直在领攀,他一直将路绳固定到顶峰,我们则携带路绳和其它装备紧跟其后。


尼泊尔国旗飘扬的K2顶峰。

下午4点43分,我们到达K2的顶峰。在离开大本营之前,我们就已经计划在距离顶峰10米的地方停下来等待所有人到齐。我们尼泊尔兄弟们肩并着肩,同声歌唱尼泊尔国歌一起走向顶峰。


冬季登顶K2具有里程碑式的历史意义,每位成员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共享着同一种荣耀。也许我们攀登路上的时间线不一样,但我们有着同样的使命和愿景,有着同样包容理解的精神。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当我们团结起来时,一切皆有可能,包括冬季登顶K2!


三兄弟在顶峰的自拍照。

明玛G(左)和Dawa Tenzi(右)在顶峰。



回顾感想


我们的攀登时间线整理如下:


  • 2020.12.21 攀登至C1并在那过夜

  • 2020.12.22 修好C1至C2的路线,并返回C1

  • 2020.12.23 把我们的路绳、攀登装备和帐篷运至C2然后返回BC

  • 2020.12.27 攀登至C1

  • 2020.12.28 攀登至C2-6800米,然后修路到7000米

  • 2020.12.29 把我们的营地从C2移到7000米,然后修路到日本C3

  • 2020.12.30 修路到C3然后返回7000米营地

  • 2020.12.31 从7000米营地返回BC

  • 2021.1.13 从BC爬到7000米

  • 2021.1.14 爬到C3

  • 2021.1.15 修路到C4然后返回C3

  • 2021.1.16 从C3冲顶,然后开始返回BC

  • 2021.1.17 返回到BC


一开始,很多人不看好我们这个只有3人的团队,我记得有篇报道说我们可能连C2都到不了。许多新闻报道都说我们很弱,但只有少数人真正了解我们,知道我们的速度。

这段路程,有朋友的祝福和鼓励,也有不被看好的打击。但这整个探险中,我们在大本营往上只用了11天,仅仅11天,我们登顶了K2!其中6天,我们就把路绳固定到了C3,这令所有人大为惊叹,在我们修好了C2和C3的路线后,也收到了越来越多的鼓励。

当Nims和我准备携手合作时,大家都相信这个冬天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登顶。

让K2冬季登顶成为可能的兄弟团队:(左至右)上排:Pem Chiri, Mingma David, Gelje, Dawa Temba;中排:Dawa Tenji, Nims Dai, 明玛G, Sona, Kili Pemba;下排:Mingma Tenzi


最后,感谢所有为我们祝福的朋友!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