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手机版二维码

    随时手机查户外信息

    扫一扫
  • 扫描二维码

    加入官方微信公众号

    点击加入

冷冷热热巴拿马

国内资讯 Team-兰博
2020-4-30 00:00 399人浏览 0人回复
原作者: Team-兰博 来自: TEAM联盟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一艘从大西洋去往太平洋的货轮静静的行驶在巴拿马运河,驶过美洲大桥桥下,一座跨越南美北美两大洲的大桥。朱同学望向彼岸南美洲,没有过多的愁绪,他终究还是告别了那片陪伴他两年半岁月的绵长大地,有的人一旦来到 ...

一艘从大西洋去往太平洋的货轮静静的行驶在巴拿马运河,驶过美洲大桥桥下,一座跨越南美北美两大洲的大桥。

朱同学望向彼岸南美洲,没有过多的愁绪,他终究还是告别了那片陪伴他两年半岁月的绵长大地,有的人一旦来到便难以离去,时光匆匆流逝,但是生活在这片土地却可以数十年如一日,并且人们乐此不疲。

始于巴拿马运河,始于美洲大桥,始于中巴公园,带上双截棍、带上些许兴奋之情,开始新大洲的道路前行......

夜幕降临,行至Lacona小镇,朱同学看到一家门面很大的手机店,他只想买一张流量卡好为沿途直播有充足的流量。

说起巴拿马的手机流量,就连巴拿马本地人都鲜有耳闻,竟然还有无限量的卡,西班牙手机营运商Movistar在巴拿马推出了一个套餐:5美元7天无限量套餐。

起初在科隆自由区的手机店里华人小伙Jason给我推荐的时候,朱同学本着国人的惯性思维觉得肯定是不靠谱的,至少消耗完1个G两个G就会很卡;但是经过超长时间的直播,从起床一直直播到入睡的直播测试,5美元7天无限量套餐是货真价实的。借助这个无限量套餐,朱同学的直播人气一路飙升(熊猫直播,房间号1630241)。这是他在行走35国里第一次享受无限量套餐。

回到Lacona小镇手机店,朱同学进去发现都是华人面孔,他便向其中一位用中文打招呼,并且询问到会不会说中文。大伙你看着我,我看你,不知道眼前这个一头卷发、满脸胡子的野人从何而来,并且吃惊于他的中文说的这么顺溜。

大伙说着粤语还是客家话从角落里唤出一位小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就此开始展开。

一家人都守在这家店铺里,关于手机以及手机周边的一切这里都有,从出售到维修,配件,电话卡等等;一家人都不会说普通话,在当地他们就说家乡话和西班牙语,而小姑娘能说普通话是在汉语学校学习6年才学到流利的程度。

小妹教会朱同学如何给手机卡充5美元无限量的套餐,他顺便也给刚到手的备用手机贴了一张钢化膜(6美元),而巴拿马一张钢化膜成本3美元(科隆手机店Jason贴钢化膜只收了朱同学的成本钱)。

正当朱同学和小妹闲聊之时,旁边的帅哥在旁边静静的听了好一会,看着他如此入迷,朱同学随口调侃了一下。

“我就在旁边静静的听你们聊聊。”

“你还挺低调的啊!”

“哎,这年头低调点好。”

付完钱后,朱同学随意的挥手以示告别,在手机店门口买好菜后,他冲向黑夜里,在细雨哗哗中扎好帐篷,经历了一次在巴拿马最大的雨水冲击,HILLEBERG Nallo 2帐篷经受住了暴雨的连番摧残,帐篷也巧妙的搭在草地凸地,帐篷里涨洪水般,但也就在内帐外形成两条河,晚饭后,在电闪雷鸣下,他呼呼的进入了梦乡。

红红绿绿的椰枣挂满车

头顶火热太阳,满头大汗路边摆摊。

朱同学只是看了停下看了一眼车上的水果,却被大叔反围观,有道是,你看着眼前的风景,却不知你也成为别人眼里的“风景”,一来二去,从哪来往哪去。

“上一个国家:哥伦比亚!”

“我来自哥伦比亚。”半个老乡相遇在巴拿马火热的大路旁。

“伊皮亚莱斯,帕斯托,波帕扬,卡利......波哥大,麦德林,卡塔赫纳!”

“我就是卡利人。”两人差点没忍住的要跳起萨萨舞(萨萨舞发源于哥伦比亚卡利)。

走时,哥伦比亚壮汉抓了一袋红毛丹给朱同学,怎么也不愿收对方的钱,漂流异乡打拼不易,感动于哥伦比亚本真的热情。

不走不知道,一走吓大跳,巴拿马的超市,挨家挨户有点夸张,但是过了这家,下家还是华人超市。据说巴拿马90%的超市都是华人老板,并且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广东广州花都,他们有的来巴拿马有的10年,有的20年甚至更久,并且都是家族式,一个超市一家人,或者一家人开两家甚至更多。

朱同学开始了巴拿马华人超市之旅了???

一路上,朱同学想买点啥,路过超市,看到熟悉陌生的面孔,说西班牙语怪怪的,说普通话对方又大吃一惊,因为朱同学本土化的打扮和造型,在海外的华人都不会相信是“中国人”;买东西得先问问能不能刷信用卡,不能刷信用卡接着问下一家。

在Arraijan 1号公路旁的超市门口停下后,天色将暗,不宜多停留。

“老板,你好,可以刷信用卡吗?”

“可以的,没问题。”收银的大姐一脸吃惊的看着朱同学,并且朱同学深谙其中表情的韵味,他没有过多的理会,径直去寻找他要的食材。

“你是中国人?”在超市大厅理货的大叔吃惊的问起,在得知从中国骑自行车到巴拿马后,大叔说要请喝的,“想喝什么,随便拿,我请客。”

“都没多少钱,不要给了。”除了两瓶啤酒,一袋食材都扫一遍,显示5美元多一点。老两口在前台互换个眼色,把一袋食物都免了单。

“都是中国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大叔就是超市老板,朱同学手里拿着信用卡不好意思起来,谢过他们后,他趁天黑前寻找合适的地方扎营去也。

离开华人超市,逃离夜的追赶,Texaco加油站的出现,朱同学停下加水,为了避免前一晚的狼狈,他趁天黑前想找好营地,他向加油站工作人员打听,他说明了自己的来由,工作人员很细心的倾听,但因为加油站不便,他们指了一个方向,加油站附近的农场;农场人家推给加油站旁边的维修站;维修站的大叔说你等会,他打了一个电话,并且打了好几遍才打通,通过电话后,告知朱同学,你等会,当地车友正在赶过来。

但是对于朱同学却是一件尴尬的处境,天黑是小事,乌云盖满天,随时下起大雨来,雨中扎营是一件极其狼狈的事,况且车友来接,雨中骑行还连累人家受罪。

天黑,乌云虎视眈眈,等之不及,朱同学向维修铺大叔下“请求通牒“,但是大叔微笑的示意朋友马上就来。

一闪一闪的小灯光在远处的路边快速靠近,La Chorrela 的车友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他把朱同学接上,且让朱同学骑在前面,朱同学驮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慢悠悠的“带着”当地车友。

在半路上,车友还到路边的快餐店买了几个油炸的饼,也请朱同学一起吃,他随手先收起来,说到家后再吃。

诺大的院子,两条凶悍的狗,一大一小,大的招呼一声便安静了,小的却一直不停的叫唤,生怕新来的客人会弄坏它主人家一草一木似的,直到睡下前,小狗才有些收敛。

打地铺,朱同学还问过车友,会不会有很多蚊子,他还想过要不要到院里去扎营,但想想帐篷垫还脏不可耐,也只好作罢。

借着车友家的厨房,煮了一锅饭,做了一个炒肉,里面放了路上摘的小米椒,作罢,请车友一起吃之,差点没把对方,两人一起干了华人超市老板送的啤酒。

朱同学也尝试过邀请车友家的其它家庭成员一起用餐,但他只是试探性的询问车友,对于自己那点饭那点菜,邀请他的父亲和妹妹还是很没有底气的。还有,对方的妹妹虽是成年,却需要“特殊照顾”的那种……

痛痛快快的冲了个凉水澡,透心凉,但是隔天便无力透顶,还以为是中暑。

车友是广告设计的,他在家里设计广告文案和图纸,并且打印出来,他说他的女友周末便要从英国回来了。

早餐,他做了一份有咖啡的香蕉早餐送予朱同学,

一根加勒比海胆刺留在脚底十天有余,再次发炎的造成的疼痛,让朱同学难以在酷暑的煎熬里继续前行,他坐在树底下取出绣花针,点燃打火机烤烧针头,一针轻挑大脚趾,白脓喷涌而出,花针深入脚趾,“轻轻一挑”,埋藏肉里的海胆刺跳将出来,那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难受”被解决之时的快感,恨不得在大马路上跳起欢快的萨萨舞,那怕脚依然疼痛难忍。

防水创口贴包扎好伤口前后,朱同学想起他的哥哥被刺扎中大拇指的童年时光,哥哥在五年级的一段时间里是同龄里的弹珠之王,除了精准的手艺,致胜的秘诀是“发炎的大拇指”,因为刺停留在大拇指时间长造成的发炎,一度肿大成球,本是在诊所包扎好纱布后便可快速痊愈,可是哥哥每次都在包扎好一会后便在弹珠的游戏里沉沦,弹珠游戏规则的重要原则是不能依靠外物来吸引对方的球,你未打中对方的球,但是只要能在大拇指的尺寸范围内也算赢球,如此,每次需要大拇指衡量之时,哥哥便卸除包扎在大拇指上的纱布,赢得满堂彩,当然每次回家后得到的都是母亲的一顿臭骂。哥哥最辉煌之时,母亲忍无可忍把哥哥一箱弹珠全倒进尿桶里,终结了他的游戏生涯,他便乖乖上学。

越离开喧嚣的东部城市,狂野的气息越发明显。

太平洋的海滩在巴拿马1号公路上散发出鬼魅的诱惑。

后现代的人,古典的车。

放学回家的小男孩、头戴草帽

1号公路旁的辽阔视野

巴拿马路边摊的椰子,巨大无比,近1升的量,售价1美元。

放浪形骸

浪迹天涯

一组系列广告立在1公路公路的不同方位

门庭若市的华人超市

朱同学在超市门口扎营,因为可以刷卡,他还喝了两瓶啤酒,老板娘还凑过帐篷来围观做饭,只可惜蚊子骚扰厉害,一会她便回到冰爽的超市里去咯。

公交站两姐妹迎接送走来来去去的过客

华人奶奶身手敏捷、一个早上宰杀四只肥硕的的鸡

朱同学再次在华人超市门口打听到超市可以收微信转账,买好一堆菜与肉、最后加两瓶啤酒。

没想还没结账便闲扯开了,超市里一家人都炸开了锅一般,他们对于眼前的满头波浪卷、全身晒的乌漆麻黑的野人惊声感叹。

但是热度还未达到高点,突然来了“一盆冷水”。

“这是从国内骑自行车过来的,骑了6年啦!”

“骗人的,这你们也信?中间那么大的海洋怎么骑?”一男子从超市外面走进来,估量着从外面刚回来,说完正眼也不敢看一脸尴尬的朱同学。

“有海坐船坐飞机,骑的是陆地。”朱同学有一股立马离开此地的冲动。

但是年轻的老板看着朱同学手机直播间的高人气数字、仿佛心虚了起来,说话友善了很多。

“老板,这附近你知道哪里扎营方便吗?”临走之时,朱同学向老板打听道。

“你不嫌弃的话,到超市后院扎,安全。”

扎好营,准备做饭,又被送了一盒晚餐,广式晚餐。爽快的冲了凉水澡,整个晚上一家人围着手机“直播间”欢呼雀跃。超市关门后,老板再送来一瓶啤酒与朱同学对饮之。

闲扯之即,89年的他奔波前后,妻子和小妹守超市,自己和表弟在公路对面守百货店。

而两个小孩则由保姆帮忙带着,日常的饮食则由奶奶忙乎着。

在超市里,还有来自巴拿马城的温情暖意,马大哥拖他的周末回家的员工顺带了一堆“干货”,一根鱼竿,一瓶老干妈,6包红油榨菜。还有一瓶纯正的蜂蜜,由科隆华人餐馆金满楼老板Tony所送。一并送到朱同学的手里。马大哥说在朱同学的直播间里看的那些清淡的伙食不忍直视。

广式早点,有包子有蒸饺。帐篷未支起,小花来闹腾营地时光和肯德基老爷爷合个影

巴拿马的海鲜套餐

在巴拿马第一次自己下馆子,喜欢自己动手下厨的朱同学,在尝过一次当地的“美食”后,再不会考虑第二次尝试,量少难吃价格贵,这是大部分国家美食的通病。

横尸道路的绿蜥蜴

( 本文作者 : 朱志文 )“主人躲在远处的树底下,我要是被人牵走了,他都不正眼瞧一下!”热带里的热情火辣啦牛群被驱赶着往一个方向、它们无奈的不知去往何处?直到栅门打开、本以为重获新生;自由的快速奔跑、奔跑.....

直到头颅被绳索紧紧套住......

再没能奔跑如风、只剩挣扎在窒息的恐惧之中......一遍

又一遍

周而复始纵使没被套住

也不过享受了短暂的熔炉自由。

贝拉瓜斯省,圣地亚哥城外远郊,狩猎场,骑士们从周遭四面八方汇聚于此,栅门一开,牛儿乱跑,马蹄如飞,追赶且晃动套环,十个追套八个准,他们享受属于自己的周末狂欢,直到夜幕降临。

小骑士们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享受他们自己的马背生活。

一辆满载马鞍、小牛、马儿的皮卡,小男孩静静的趴在车窗,眼神迷离又宁静,他在等待父亲从战场“凯旋归来”,或者他在等待自己长大......

巴拿马的排水渠,河道上结结巴巴的石块所为何?

离开圣地亚哥的1号公路突然变得冷清,道路也不再平坦,上上下下的坡也陡了起来,人口变得稀少,村庄也变得稀缺,随之而来的,能遇到一家超市有时也要在三十公里开外。这是贝拉瓜斯省的状态,它在远离巴拿马的现代文明,而巴拿马原有的主人正在前方不远处活跃。

夜幕降临,难得遇到一家路口超市,灯火通明、冷冷清清,朱同学一如既往的询问刷信用卡之事,最后老板答应微信支付。

一来二去,最后却被免了单。

“大家都是同胞,这点菜钱也没几个钱。”

1号公路的营地、杂草丛生的隐蔽

每当夜深人静寻找营地之时,朱同学都是草草了事,但是每当太阳晒到屁股发热时才后悔莫及,为什么不把营地扎在大树底下?或者他也有一个能快速收帐篷的理由、可以早些出发?

但每次,朱同学都是头顶着大太阳、汗如雨下的收拾好帐篷。

卡车撞翻路旁、一条生命长眠在此、山头围满人群丛林里的小屋、遗弃在清幽的世界里,却显得别样的美

天堂的世界往往呈现在视觉里、清爽不过是瞬间!

汗如雨下,光用信念来形容,或许有点单调。

女神带红油榨菜加酱油来滋润

1号公路穿行在人烟罕迹的巴拿马贝拉瓜斯省,没能遇到超市买到菜的日子、朱同学煮上半包意面,挤出半包红油榨菜、配点老干妈、酱油,一口劲道意面一口辣爽大蒜,饭后,菊花枸杞茶,夜深人静的清爽让干枯的灵魂有些许水润。

营地旁、农场边,牛儿饮之不尽的水。

相比牛儿的清闲,朱同学在营地里还要忙忙碌碌才能有吃有喝,无奈的是,接瓶水还得看牛儿的脸色。

骑着马儿轻轻过

从贝拉瓜丝省到奇里基省,一个不经意间的过度在悄悄的进行......

穿着随意的现代人被颜色艳丽的着装所取代

离开巴拿马城越远,原住民越来越多,这是一种被迫的迁徙,或许远离现代文明的山区是他们的归宿。

现代巴拿马居民主要由印第安人、白人和黑人长期混血而成。当地印第安人主要有圭米人、库纳人、乔科人、昌格纳人,分别居住在西部、东北部和东南部内地。白人是16~18世纪西班牙殖民者的后裔以及后来从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欧洲国家和美国迁入的移民的后裔,属社会上层,多住在城市。黑人为西班牙殖民者从非洲输入的奴隶的后代和西印度群岛移民的后裔,多集中在运河区和香蕉种植场。印欧混血种人占75%,印第安人12.6%,黑人9.2%,另有少量白人和亚洲人。

巴拿马人传统的服装,男子穿绣花的长衬衫和短裤,女子穿印花连衣裙或绣花短裙。

而世界闻名的巴拿马草帽是用一种名为多基利亚植物的纤维或用彩色杆纺织而成的带有黑条纹或花饰的边沿上翘的草帽,原产于厄瓜多尔,由于外国游客见巴拿马人多戴这种草帽,故称之为巴拿马草帽。

当穿着艳丽的印第安人遇到老道的华人老板娘

老板娘起初答应接收朱同学的微信支付,但是结账的时候却“反悔”,“这些菜送你了,你给我红包我也用不着。”

任凭朱同学怎么要二维码都要不到,这是现代科技的尴尬。

路边随处可见的茅草屋

印第安人的家,现代基础的架构、传统的屋顶。

单车穿行美洲的德国夫妇

德国夫妇马克和克劳迪娅从德国出发、成双成对,一路从欧洲到北美,一路向南到乌斯怀亚,未来从中国骑回德国。

他们的自行车是德国品牌,而驮包是享誉骑行届的德国品牌ortlieb,其特点是简洁、轻巧、防水性能强悍;朱同学拥有一个Ortlieb车头相机包,从未渗透半滴水进入。

( 本文作者 : 朱志文 )巴拿马公交站是躲雨的好去处巴拿马的雨季是无休止的、有时一下便是变天,从中午下到半夜。喜欢钓鱼但却钓不到几条鱼,馋了只能自己买单路边煎

一家餐馆里的巴拿马风情画

San Juan的Coquillo有一个叫Doña Gladys的服务区,公路旁加油站加汽油加水,还有药房,难得当地人开的超市可以刷信用卡,餐馆是南来北往司机的幸福港湾。

随处可栖是心安

雨未停,餐馆消费未果,因为不能刷卡,但是餐馆里有非餐桌休息区,还可以充电,直到天黑,索性就在餐馆门口地铺,餐馆打烊时、老板娘送了包油炸食品给朱同学,吩咐保安照应一下。

餐馆隔壁超市买的猪蹄,配上两罐啤酒,朱同学吃肉、狗狗啃骨头,吃饱喝足,狗儿看家护院。

醒来,狗已不见,时钟定格在5点前。趁日出之前,趁清凉还在,快速吃完早餐,日出之时出发,赶着正午暴雨来临前,还可以疾速如飞。

巴拿马路边摊的河贝

暴雨连绵的天气,造成河流汹涌,路过一座桥时,河面上跳跃出一条四米长的鳄鱼(直播间的水友有幸目睹)。

50公里正正好,到达Chiriqui前,已是细雨连绵,整个下午呆在Chiriqui的公交站里,还可以补一个充足的午觉。

支持银联卡取现的巴拿马银行ATM

巴拿马的银行品牌80多家,这是一个洗钱的天堂,哥伦比亚毒枭们的乐土。

巴拿马2017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银联强势进驻,巴拿马多家银行的ATM支持银联取现。远到乡村的ATM机都可以看到“银联”标志。

但是,很无奈,朱同学没这么好的命,他用华夏储蓄卡尝试取现,ATM机提示处于识别状态,一直没有更近一步的反应。

信用卡取现收取10%高昂的手续费

泛美公路在巴拿马路段从巴拿马城通往哥斯达黎加,但是没有海岸的公路是枯燥无味的。

离开巴拿马主干道1号公路,另觅他径,朱同学选择翻山越岭去往加勒比海。

从Chiriqui前往Gualaca的乡间小道上,上午晴朗下午雨的天气突然反转、整日阴雨连绵,难得收敛。

一户人家门口挂满了巴拿马车牌

巴拿马车牌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巴拿马的车牌有效期只有一年,车主每年都要申请新的车牌,费用为30美元。究其缘由,这或许是为巴拿马政府提供一个可观的财政收入。

Gualaca的公园保安收到一包铁观音

当朱同学来到Gualaca时,已被雨水淋的半身湿透,他已没有更多的精力继续前行,他需要一个可安身的地方让身体和灵魂静养。

而Gualaca公园是一个好去处,公园里有休息室,可充电,有水做饭,旁边有一件华人超市。

广式果啤在巴拿马

华人超市老板娘送了一瓶果啤、老板送了一条鱼给朱同学,喝的是一种惊艳和感动。

伴随公园的宁静,朱同学在休息室打地铺两晚,直到天空晴朗。

离开Gualaca,向大山高出进发。

离开Gualaca前,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必须要解决的,加油站加汽油,为山上汽油炉做饭做储备。

但是Gualaca唯一的一家加油站不给塑料瓶加汽油、连炉瓶也不让加,死板的老板娘任凭朱同学怎么解释和求情都不管用,就是不给通融。

朱同学只能求助来加油站加油的司机,还正好,一个司机穿着睡裤悠闲满满,对于朱同学的求助有求必应。

他让朱同学等5分钟,他开车离开加油站,去去就来,每一会,他提着一个加油桶回到加油站,拿着朱同学的钱给加了1升。

加油站外的基情

“去他的巴拿马法律!”两人在加油站外‘坐地分赃’加满塑料瓶。

半山下的Gualaca

向Reserva Forestal de fortuna攀爬的路上,挥汗如雨不是艰辛,难受的是乌云笼罩后的细雨连绵。

困顿的日子,还有雨水来接,雨中洗头冲澡、充足的水做饭。

在山下赶集回家的印第安人

废弃公交站的躲雨时光

公路旁的山体滑坡

雨后的家

Represa de Embalse Fortuna,抹黑到达这里,雨中鏖骑,淋湿两套衣服。水库的守夜保安把朱同学从卫生间请到阅览室打地铺,前提是早上6点得离开。

山间水库

Represa de Embalse Fortuna是Hornito的水库,这里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发电站。

骑行晾衣服的日子盘旋山间的无奈、雨水连绵时不休印第安女人和她的小儿子

壮实的印第安小男孩

冲出山的第一个超市Punta Pena小镇公路旁的华人超市,朱同学把车停在超市门口去超市买了一张充值卡,只是简单的招呼,一会老板请吃一盘加肉炒面。

晾晒的日子一马平川的加勒比风光、高高的树

大片香蕉林

( 本文作者 : 朱志文 )公路旁数之不尽的椰树随手摘一颗硕大的椰子

再次遇见加勒比海,如这片海域般,热情满溢,朱同学来到Cilico Creek,那是翻过巴拿马山丘后最靠近加勒比海的小渔村。

紧挨海岸的房子

静静的海面,往返海岛的小木筏

华人老板与印第安小女孩

“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的身影。”这话常常听人说起,但是就像Cilico Creek这样的加勒比海小渔村,都有一家华人超市,跟所有巴拿马华人超市一样,老板来自广州花都,来巴拿马已有20年有余,两夫妻在此组建家庭,育有5个孩子,男女男女男,顺序刚刚好,而且也是传承,他也正好是五兄妹。

朱同学把单车放在超市门口,他在海边钓到一只大螃蟹,结果跑了;因为鱼少,也就钓的是一种心情。

华童与印第安小男孩玩耍一处

索性,朱同学就在超市门口生起了火,因为可以近距离观察印第安人的生活画面,这是很难得的尝试,并且与华人老板的交流中可以获取很多信息,不仅仅是在此处,别处亦如此。

渔村的小孩子喜欢呆在这里,因为晚上有电视看,有的时候可以看到很晚都不愿离去。

教堂门口的地铺

而对于朱同学来讲,在超市里正常消费,临睡前挪到别处去扎营或者打地铺,这是一种自然的状态,不给人家造成麻烦是最理想的状态。至少感动的是,在问候晚安前,老板请朱同学喝了一瓶啤酒,能一起扯扯淡聊聊天也还不错。

破晓的加勒比海

来往加勒比海岛的岛民乘木筏来陆地赶集、上学小小河流汇入加勒比海华人超市门口的小女孩

在超市门口闲晃的印第安小男孩

巴拿马普通的公立小学经常出现老师旷工、罢课的现象,对于出岛上学的小男孩来讲,被翘课只能闲逛,看看学校附近的新鲜事,这不正好有一个异乡人在超市门口捣腾着锅碗瓢盆做早餐,对于他来讲,或许有点像到马孔多的吉普赛人一样、耍着多样的魔术。

一张打印出来的合影

临走,老板换了衣服,和朱同学合影,顺便把旁边的印第安小男孩给拉了过来,合影完后老板把相片打印出来赠送给朱同学。

远看像豆角拆开一看却是未知生物

巴拿马是物种多样的国家,很多植物生长在雨林里,有花有草有树林......

又是一处公交亭最后变成了异乡人的家巴塞罗那里程碑

上学路上姐弟俩

垂钓Almirante

Almirante,一个加勒比小港口,又是一个去往加勒比海群岛的中转站。

Almirante的沉船

巴拿马的最后一个故事:

上上下下的折腾,入夜赶到Changuinola,一个离边境最近的镇子。

朱同学辗转一家又一家超市,华人超市。

“老板娘,这里可以刷卡吗?”

“不行。”

“微信支付呢?”

“也不行。”

“平时不玩红包吗?帮个忙嘛,我身上没现金了。”

“微信红包?这里不是大陆!”

朱同学也一脸暴躁的离去,随后他理解为:“难道这娘们来大姨妈了?脾气这么火爆?”

再遇一家超市可是好多,不仅可以刷卡,而且店家的公子大熊还可以和朱同学扯扯皮。

“在这边开超市都是起早摸黑,早上很早起来晚上很晚关门,所以开到很晚,脾气不好也是很正常的,平时又没有多余的空闲去享受生活,更谈不上出去玩了。”

一来二去扯开了,最有意思的话题是,作为大龄青年关于自己的婚姻问题。

“你有没有想过在巴拿马找个当地姑娘结婚?”

“兴趣不大,找自己的同胞结婚的可能性会很大,这里条件有限,换成国内,爸妈早催了。”

离开前,朱同学把两个充电宝放在超市充电一夜。隔天9点过来,大熊还在赖床,想必昨晚游戏又打到凌晨3点。

边境风与云瑞士小哥带着墨西哥姑娘要骑去哥伦比亚

跨越Rio Sixaola,前方哥斯达黎加。

写于11月2日1:35哥斯达黎加圣何塞

手机键盘敲击而成的文章

从利蒙一路写到圣何塞,手机键盘虽然提高了效率,但是以后再也不敢尝试通篇写一个国家了,因为每次写到最后都要精神崩溃。

最后感谢能坚持看完的读者,也辛苦你们了。

( 本文作者 : 朱志文 )
0

鲜花

0

握手

0

雷人

0

路过

0

鸡蛋

推广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