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门帖子
从没有哪条户外线路让我如此惦念,走得这般悲催。。。 初识珠峰东坡,那数座海拔8000
徒友游记 2021-03-17
【雪线之路】郭喀拉日居魅影 大禹户外 西藏郭喀拉日居山脉 南北线徒步穿越剧
徒友游记 2020-02-03
飘飘的足迹——黔之旅(多彩的贵州行) 2016年秋,一一,樱木,流光飞舞,金晏,幽兰
徒友游记 2019-11-14
【经典之路】 人生如道,行走在青山绿水和花海间 南通 大禹 户外 重装穿越石呈线
徒友游记 2018-04-11
第一分段:子龙秘境 本段起自子龙沟,需穿越山谷,然后沿着牧道行进至“原始丛林”中
徒友游记 2020-10-22

重走夏特-2021年5.1假期

[复制链接]
花儿的小院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8 17:54:13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16年五一我跟随刚刚好曾经穿越夏特古道,那是一场从地狱到天堂的历险,雪莲群峰依然在我的脑海矗立,这次因为想去托乎拉苏探奇,顺便再走一趟夏特古道。


                 
从2017年开始,不再允许穿越夏特古道,驴友们不再有过木扎尔特河的风险,不再有冰川落石的风险。线路改成了往返线,从前由南疆穿越北疆,到达雪莲群峰达坂之后蹚过深深的雪窝,离开雪莲峰很远后一路狂奔到达草原,自然体会“夏塔”的意思:阶梯。山地一段一段降低高度,像台阶一样,传说是玄奘取经走过的路,信仰的力量大过美,玄奘在我眼中是当之无愧的古代第一探险家,一路风餐露宿,取得的何止是真经?还有无数大美风光,无数的艰难险阻。


                 
我带着手腕上的花,安静的心,刚健的腿,还有十天衣食住行所需的大背包出发了。这一天很热,很多人穿起了短袖,我为了减轻负重死死穿着绒衣,火车一夜,第二天到伊宁天蒙蒙亮,冷风吹,我的衣着刚好,我们去接了同伴,整合了大包坐车去昭苏,修路走得慢,一路小雨淅淅沥沥,野草闲花轻轻地摇...到达夏塔景区门口时雨过天晴,露出蓝天,夏塔的天山端庄地落坐在大地上,气宇非凡。当我看见它,依然被牢牢吸引,迈出不可遏制的步伐。


                 
两年没有走过线,因为读书姿势不良得了肩周炎,我必须换一种生活方式恢复健康。第一天徒步从下午五点开始,一路缓上坡,背包全靠胯骨 、尾椎骨.、肩背支撑重量,前方雪山簇拥成一朵莲花,回首相对亦是一座雪莲山,两边逶迤不断着还是黄色的山峦,中间一大片草甸子。天色黯淡,山的气场还是迷死人,路过两座桥,路过警示牌:前方已有勇士留下生命,请原路返回。沿着一条一条小沟,走过草甸,到达河谷已经是晚上九点。卸下沉重的背包,收拾一下,吃了两口饭就睡觉了,14公里,因为不适应觉得很累。


                 

                 

                 
第二天起床时天是阴的,散落在黄色草地上的帐篷显得苦寒,吃完早饭,寒气开始从地上蒸腾,向山腰飘去,变成浮云,山露出它的颜色,近处是棕黄色的山体耸立着无数墨绿云杉,远处是雪山,白色雪线勾勒出山峰,山体打着灰黑色的山褶,雾气向上飘散,露出雪莲花样清丽的山峰,它就是方向,是梦想所在的地方。


                 

                 
我们踏上泥水中生根的草甸,回望白云缭绕的山腰,恋恋不舍,草地上零星开着紫红色野花,一簇一簇的,证明这个春天来得比往年晚些。山路上长满肥肥的花叶,像郁金香的叶子,可想而知,再过十天这里有多么繁华的春天。


                 
离雪山越来越近,人的身影越来越美丽,像彩色精灵,点缀着寂寥的大山。


                 
下了一道高坡,走进一片松林,来到夏特河,河上有一座桥,过去后走过极狭的只容一只脚立足的山路,开始接近雪山,俯视河流。漫山遍野生长着骆驼刺,像一根根狼牙棒,显出凶险的底色,它们高高低低,浑身带刺,有一人高。路上散落着北山羊的头骨,我们正在走入荒野,高处可以与雪山对话,低处倾听河床上正在融化的冰层。河面一半被冰覆盖,一半是淡绿色的潺潺流水,鹅卵石河床上扔着两个北山羊头骨,这是荒野标配。大家纷纷与之合影,喝水,吃东西,略事休息继续前进。


                 

                 
走过小木屋,在夏特地区叫卡拉房子,就是牛圈的意思,牧民转场休息的临时点。木屋都是没有人的。野花有野花的颜色,石头开始有了石头的颜色,也许是常年高海拔日晒,石头居然由青色变成赭石色,石头上死去的青苔呈现斑驳的橘红。渐渐地,河流变成一条青蛇,蜿蜒在山谷,磅礴的雪山变成秃山碎石坡,到处是马道,有时候又根本没有路,从盘地松间强行通过。爬上高坡,看见一块像人头一样的巨石压在河道上,这是要过河呀。马帮从容过河,我们东寻西觅,找最佳过河点。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过过河,担心手机掉水里,担心河水冰透我的脚,跟着刚刚好还是没有能力独自过河,他过河后助我一臂之力才把我拉过河。
过河后以为松懈了,伙伴们开始草地上的午餐,天蓝起来了,和煦的微风让人慵懒,像我这样走得慢还爱拍照的,只有笨鸟先飞,驴蹄不停,得得得继续前行。前方路径不清,走捷径先得选择一条冰雪马道,我一个人在这条道上探索,和队友保持遥望状态。忽然听见下雨的声音,循声望去,碎石像雨一样从流沙瀑布一样的山体坠落,这满山的碎石就是这样滚成的。山鹰在头上飞过,投下翅影,它这是在寻觅猎物啊。蛮荒地带,它将改变我们什么?


                 
这一路走得磕磕绊绊,碎石尽头开始转折,向左切上山脊。左边两座山峰裂开的样子像一个“山”字,山是如此沧桑,刻满皱纹,冰冻的冰川像它的胡子漂浮而下。天蓝得像水晶,亮闪闪的,太阳像钻石,无法直视它的光芒。白云在蓝天翩翩地飞,高处风光无限,愈是走不动,光影愈美,愈发驻足惊叹。


                 
登上最后一块平缓的高坡,看见帐篷搭起来了,领队说今晚在此扎营,明晚住雪莲峰下,去冰川玩耍。


                 
      天空无比晴朗,阳光无比明媚。我们今晚住的营地风很大,有的帐篷扎在平坦些的石头上,有的扎在草上,我们的帐篷直接扎在雪地上,友队还用一顶蓝色小帐篷搭了个vip公厕。


                 
收拾完,天色还早,我站在高岗上欣赏山河大地,被蓝天白云雪山吸定。从帐篷里钻出一个美女,穿着绣花的蓝色裙子,红色背心,戴一顶白色缀着毛球的毛线帽。这个更有吸引力,我在一边美美地看她拍照,佩服她的生命活力。我怎么就背不动一条裙子呢?上次夏特背了也没有机会照啊。这次索性没带。这位叫朱朱,她拍完就问谁还想拍?我就说我想要拍,她大方地借给我衣服,我拍了几张,只有这样的衣服才衬托旷野的美呢。然后菲菲出场,这是一位豪女,走过万水千山,她身着红裙登场:天风鼓舞,衣袂飘扬。红色衬着蓝天白云雪山,就是一个词:惊艳。于是我也照拍了。女人的欢乐就是美,美到了就快乐。


                 

                 

                 

领队和收队一直忙着做晚饭,高压锅一锅米饭供20个人,至少炒了三盆菜。刚刚好比较木讷,不善言辞,他就用自己默默的付出服务队员,我们也喜欢围在他的身边,看他做饭就像欣赏艺术,他知道每一个人的脾性,体力,骆驼一样负重,像父亲一样仁爱。我们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很牛,其实我们的牛只是领队的日常,他本来只负责我们的安全,现在来了个全包,只是为了在城里生存。他从来不拍照,也不知道怎样宣传,就是服务大众,让我们在荒野里能生存,喝上豆浆,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如果没有他,我恐怕完成不了这样的长途跋涉。所以,不用贾门贾氏地举起酒杯,端起一碗饭,感恩就在菜与肉的热气里,流入内心。走过路过的人们,最终都成为“刚粉”,这是必然的。


                 
      吃完饭黄昏来临,我爬上高坡,看夕阳越过山头缠绕的白云为对面山顶镀上一层金色,山变得神圣,让我想起众神居住的奥林匹亚。坡那边是正在溶解的冰川,表面上是白冰川,上面布满灰色裂纹,底下是灰色砾石,暗处冰雪消融,渗透到砂砾下,汇聚低处河谷,变成小溪,小河,大河....

..

                 

                 

                 
薄暮已暝,阴影投射下来,远处山头依然灿烈,白云镶边裹着山沿,从山上释放的白云逃逸到蓝天,丢开阴郁,羽化成仙。


                 
  
我站在风中,头上戴着帽子还不够,裹着扉巾,站在那里看蓝天的蓝,白云的白,山峰的金色,直到一切黯淡,交响乐奏完,一切归于沉寂。行至水穷见寒冰,坐看云起原是雾......


                 

这一夜,睡在雪地上,很久没有睡着,狂风来了,担心帐篷被风刮跑,蜷缩在我的250克的睡袋里,抱着我的暖手杯,恍恍惚惚,大家都没有睡着,听风吼,祈祷自己的帐篷不要被压垮.


                 

狂风刮了一夜,天亮了,打开帐篷看外面的狼藉:做饭的帐篷已经倒塌了,幸亏里面压着我的背包,不然锅也得飞了。我们等风停,在这样的早晨,居然还吃上了热米线,我现在体力比以前好了,以前走完一天的路就崩溃,现在不但没有崩溃,还可以打打杂,到水边打水,洗个锅什么的,就是不能洗脸,水太冰了。到水边打水,顶个水罐什么的,美吧?现在可不觉得,那是在热带好不好?三个水袋灌满我就提不动了。


                 
风不停,领队决定下撤。但是远道而来有的人不甘心没有见到冰川。我心里惦记雪莲群峰的雄伟,犹犹豫豫地跟着另外五个队员加上收队带队继续六公里,计划两小时到达,顶着风,我喘着气呼吸急促,眼镜戴上看不清路,扉巾戴着喘不过气,就这样迎风跟着走,没有背包也走不过他们,我知道这几公里的难度,一路犹豫,愈发追不上他们,雾锁山峦,天地都是白茫茫,只有几个小黑点。我想喊一嗓子,我不走了,可是他们根本听不见。雪花落下来了。我想起七人敢死队的故事,雪会掩埋足迹,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天晴这段路尚且云气弥漫,下雾什么也看不见,像武功山下雨一样,爬了那么多山路,没有看见美景,何必?我转身就走。


                 
果然足迹越来越难以辨认,最后消失不见,只能看见深的足迹,区分马道靠雪的颜色,更白的细条就是马道所在,陈雪要乌一点。一路狂奔,转过去终于看见山野茫茫中孤单的两顶帐篷和散落一地的驼包。一个人也没有,我打开帐篷,里面还有一个打开的睡袋。如果我坐在帐篷里,不知道他们下午五点能不能撤下来,天气恶劣,马夫未必来,说的今晚住冰川......我一边迅速背包下撤一边秒想了那么多,因为雪会掩埋足迹,所以我必须尽快、下去的路就走了三次才找准,沿着山脊踏雪而去。直到下到底部,足迹消失在石头堆,我知道是要一拐,既不能上山梁子,以防止越走越远,上了另外一座山,也不能下河谷,防止水流忽然增大无路可走。上上下下好几回,依稀听见人的声音,我吹哨子,又喊他们,无人应答。也许是幻听?留在原地,不能保证他们回来时就能看见我,如果我回去得比他们还晚,岂不是要全队担心?趁着现在谁也不知道,不必为我担心,我得找到方向,参照物看不清,方向就是沿着河谷。我做好判断就在河谷高处蹦石头,不上高坡也不下河谷。


                 
走了一阵,居然看见人影子,我上去,他们下来,会合时他们说要上山去,我劝他们返回,他们说有领队,于是我沿着他们过来的足迹下撤。马帮也过来了,这不是我们的马帮,我看驼包知道。我跟着马帮走,遇见了那几个山友的领队五道黑。他说你要戴上眼镜防止雪盲。他等后面的人,我追马队。  
马走得都是最便捷的山路,马才是登山家呢。我就是跑也赶不上马儿 的从容信步。雪落天山,银装素裹的大地如同一幅淡墨山水,山回路转,雪上空留马行处......
终于赶到小河边,雪花还在飘,我掏出手机挑出领队照片,问马帮认不认识,他说,你们的队伍在前面一公里小木屋里。实在不行,卸了行李,他们带我过去。下雪天,他们也不认识路了,可是马认识。实践验证了多么亲切的一个词:老马识途。
上山的队伍又走来一支,是克拉玛依的,他们告诉我,前方一公里小木屋有我们的队伍。我决定走,五道黑来了,他们要在这扎营,我为了保险起见,请五道黑带我过河,他轻轻踩了四块石头就过了河,我照做,鞋未湿。
当我走下山坡,听见木屋里传出喧闹的人声,知道了以后再也不能一个人走路、我进到木屋里回归了集体。


雪霁天晴,白云蒸腾而上,像面纱遮住雪山的容颜,扶摇直上青天,风起云涌,大气磅礴。每一秒,云从大地起,漂浮在山腰,然后飞天化作云朵,云片,云丝......


                 

                 
小伙伴堆起了雪人,给它穿上衣服戴上帽子眼镜,看云的看云,聊天的聊天,走山的也回来了。队伍恢复秩序,赶往河滩扎营。到了营地下起了冰雹。真是赶齐了春夏秋冬。
清晨,阳光为大地抹上了蜜,营地侧面是一列山峦,上面洒着白雪,前方是夏特冰川,从山腰吐下很长的冰舌,马也恢复了体力,浑身透着光。我到马帮住的小木屋看了一下,有一个小火炉,他们用木头搭了一个简易的床。窗户用袋子蒙着,这是他爸爸盖的,不远处有一个天然石穴,家里的女人正在做晨炊。
城里的人还是要回城的,山里的人依旧在山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生,而我,只愿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离开雪山越远,离开苦寒之地越暖。走过原始森林,远眺对面耸立的饱满如莲花的群峰,安静的心更加沉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看过了夏特的草原、野花、冰川、河水,蓝天、白云,漫山遍野的雪岭云杉,走过这片高山草原,接天地精纯之气,释己身俗骨之浊。
夏特的美,美在每一秒的变幻,你永远琢磨不清它的狂野不羁,明媚是美,阴郁是美,雄浑是美,袅娜是美,你永远无法描述它的丰富。它的美,胜却人间无数。走过了70公里山路,汗水与艰辛赢得生命圆满:此刻,一切熠熠生辉。


                 


回复 关闭延时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精彩评论9

1福气1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8 19:26:40
拍的真漂亮,很想认识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南浦云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8 20:12:50
夏特和托乎拉苏不是一个量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流浪的土豆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8 21:51:32
待六七月时,夏特才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HEHE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8 23:16:21
真美!
风景、文字均美!
谢谢你的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58375381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8 23:38:18
就想问250克睡袋,这个天气怎么扛得住的?发自徒户外网小程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i_08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9 00:37:36
好文美图!夏特的美,身临其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麦拉风风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9 02:02:47
多人一起,感觉比较有保障,有个照应。还有在这种天气情况下,能吃热食,是对体能的极大补充,以及心里的满足,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花儿的小院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9 02:17:00
1福气1 发表于 2021-5-16 19:30

拍的真漂亮,很想认识你

谢谢欣赏,可以加我微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花儿的小院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5-19 03:11:59
南浦云 发表于 2021-5-16 21:52

夏特和托乎拉苏不是一个量级!

一次走完两条线,托乎拉苏的照片正在整理,也是极美极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