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门帖子
从没有哪条户外线路让我如此惦念,走得这般悲催。。。 初识珠峰东坡,那数座海拔8000
徒友游记 2021-03-17
【雪线之路】郭喀拉日居魅影 大禹户外 西藏郭喀拉日居山脉 南北线徒步穿越剧
徒友游记 2020-02-03
飘飘的足迹——黔之旅(多彩的贵州行) 2016年秋,一一,樱木,流光飞舞,金晏,幽兰
徒友游记 2019-11-14
【经典之路】 人生如道,行走在青山绿水和花海间 南通 大禹 户外 重装穿越石呈线
徒友游记 2018-04-11
第一分段:子龙秘境 本段起自子龙沟,需穿越山谷,然后沿着牧道行进至“原始丛林”中
徒友游记 2020-10-22

户外调查 | 可怕的放生,揭秘“善举”背后的黑产业

[复制链接]
户外探险outdoor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4-13 00:19:15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20年12月底,一股强劲寒流席卷全国,各地气温创历史新低。素来以冬季气候酷寒著称的五台山景区,为避免极端天气引发的意外事故,关闭了所有非景区线路。

就在那段日子里,我在朋友圈中看到这么一条视频:一只狐狸在大五台的寒风中,被冻成雕塑。视频的原意是凸显零下31度的大五台有多么寒冷,但有网友指出,视频中的被冻死的狐狸是被人为放生的。

w3.jpg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这只狐狸以站立的姿势,被冻成一尊雕塑

五台山每年都会有许多动物被放生,这些动物或是被当地村民捕获的,或是从附近养殖场买来的。动物们被关在笼子里楚楚可怜,等待游客将其买走。

其中幸运的动物,被游客在温暖的夏季、食物充足的秋季放生。有吃有喝,如果躲进深山也许再不被人类捕捉。不幸者,就像视频里的这只狐狸,在缺吃少喝的严寒冬季被“放生”。

w4.jpg

从何而来

笼子里的动物好像琳琅满目的商品

五台山台怀镇,镇里不少寺庙前,都有商家摆下几个笼子,笼子里的动物除了狐狸,还有兔子、鸽子、观音鸟,甚至还有獾、貉等野生动物。

w5.jpg
▲图片来源/夏雨辰

赵卓(户外ID:大猫)是一位商人,每年都会来台怀镇拜“五爷”。几年前他听说有人用徒步的方式,将五台山五座台顶拜下来,他觉得这样更心诚,于是徒步大五成了他户外的起点。

徒步之前大猫也放生过,鸽子、兔子。“也想买只狐狸来放生,但是太贵了,开口就要2000块钱!所以一直没买。”

w6.jpg
▲大五台的狐狸,大多是被人为放生的,如今数量已经十分庞大。

在大五台等着被放生的动物都被明码标价,鸽子20-30元,观音鸟不超过50元,麻雀等小鸟15-20元。体型越大、越稀有就越贵,狐狸、獾等动物的价格在2000元人民币左右。

梨视频曾在微博上放出一段暗访视频,视频中被关在笼子里的,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腹锦鸡”,售价千元一只。

w7.jpg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曾有报道,某些放生团甚至买卖国二保护动物用于放生活动。

大猫曾向这些商贩打听过动物的来源,小动物大部分来自大同、朔州、忻州等地的花鸟鱼虫市场。

而狐狸、獾等动物则没有商家愿意透露来源,只说也是买来的。但大猫从当地人口中得知,就在五台山景区以北,有一个养殖场,台怀镇中等待被放生的狐狸,不少来源于那里。

w8.jpg

▲大五台的狐狸,如今已经随处可见。

除了通过市场采购的方式,当地部分村民也会下陷阱捕捉野生动物,有些目的就是销售它们,有些则是保护自己的家畜与农作物。曾有村民向大猫抱怨过,如果夏天或者入秋的时候不下陷阱,地里的玉米、蔬菜等作物经常会被野生动物破坏。“尤其是獾,它吃不完就糟蹋,吃一根玉米要折倒一片地。”

在自家农田、鸡舍附近设下陷阱,时不时就会有野生动物被捉到。直接放生它们还会再来,杀了吃肉既违法,善良的村民往往也下不去手。思来想去还是卖了给他人放生的好,一来可以卖点钱,二来还能让动物们远离自己的田地。

农民捕捉野生动物保护自己的田地、家畜;养殖场出售养殖的动物牟利,放生者通过商人买下这些被捕捉、被养殖的动物,将他们放生到大自然之中。

w9.jpg
▲图片来源/夏雨辰

在放生者眼中,放生这些动物是一件大好事,功德无量,但动物被放生后的遭遇却鲜有人知。

有些动物被放生后,又重新被当地居民捕捉到。从事销售放生动物的商家表示,被放生的动物许多都能回收。早有媒体报道,像是用于放生的鸽子,都是租来的,放生后会自己飞回去,当然也不是百分百能回收。

另外一些被放生的动物,他们的遭遇就没有这么好了。就像本文一开篇的那只狐狸,被放生者在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放生。即便是野生动物,也要在秋季大吃大喝囤积脂肪,冬天最寒冷的时候要躲在提前找到的地洞、树洞里避寒,更何况那只被放生的狐狸,有可能来自人类的养殖场。

w10.jpg
▲图片来源/夏雨辰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炎,曾在2019年接受央视采访时说,被放生的动物,其死亡率接近90%。很显然这个死亡率已经有违放生者行善的初衷了。

这些等待被放生的动物,它们的来源是养殖场与花鸟鱼虫市场,但最本质的来源其实是放生者们的“放生需求”。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这些动物与市场上等待被宰杀的动物不同,他们被捕捉并送入市场的原因就是为了被放生,这同样有违人们放生的初衷。



恶果

不合理的放生可能引发多种不良后果

早在2011年,国内户外论坛8264就有人爆料,有放生团队在北京周边徒步线路----后河的上游,放生从市场中买来的1000斤蛇,直接威胁到驴友们的人身安全。

这些蛇被高密度的放生后,由于没有充足的食物、生存空间,当年死蛇的尸体在后河随处可见。

w12.jpg

w13.jpg

放生原本代表着善良与祝福,冯骥才先生的《大回》中,讲述了旧时候天津人过年讲究放生鲤鱼的习俗,每一次放生都要在鲤鱼的背鳍上扎一根红丝带。但无脑的放生不但不能达到行善的目的,甚至酿成严重的恶果。

如果不认真考虑放生地点当时的自然情况、被放生动物本身的健康状况、自然环境下的生存能力等问题,被放生的动物很可能直接死亡。

解炎研究员在采访视频中还说,被放生的动物,由于长期与人类接触,可能感染某些自然环境下少有的病毒。将这些动物放回野外后,可能造成一连串的蝴蝶效应,导致稀有物种进一步濒危。

如果放生物种为非本地生物,则可能成为入侵物种,破坏当地自然平衡。

w14.jpg
▲曾有媒体报道,我国长江中下游发现食人鲳,疑似为被人为放生,成为可怕的入侵物种。

无知又善良的放生者还可能陷入另一种陷阱——放生黑产业。

夏瑞(户外ID:老夏),曾经在朋友的介绍下,跟随有组织的放生群进行放生。当天大约20人参加放生爬山活动,跟随一位被称作“师兄”的组织者一起从天津驱车前往河北省兴隆县雾灵山。

从早晨6点集合,开车抵达兴隆县时已接近中午,一行人在县城吃过午饭之后,继续向北驱车抵达雾灵山景区。在进入景区前,这位“师兄”前往一家农家院,从农家院的老板那里搬了几个笼子出来搬到车上,笼子里满是麻雀大小花花绿绿的野鸟。

w15.jpg
▲图片来源/夏雨辰

事后老夏才知道,这几笼野鸟,是“师兄”专程向当地老乡定的“货”。

当地种植小米,每到小米成熟的时候,便有成群的野鸟飞来吃。当地农民不胜其扰,拉起密密麻麻的捕鸟网,防止自己辛勤种下的粮食被野鸟糟蹋。原本被捕捉的野鸟难逃一死,但自从雾灵山成为景区,便总有好心人将这些被老乡捕获的野鸟买下放生。

游客增多,放生野鸟的需求也增多了,老乡自然捕捉的野鸟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当地开始有人专门做起捕捉野鸟的生意。密密麻麻的捕鸟网,在农田外的空地拉开几里地长,等待鸟儿落入陷阱。

w16.jpg

▲许多被网住的野鸟,就这么挂死在捕鸟网上。

捕捉到野鸟后,再将它们关在笼子里喂养起来,等待游客或放生团队将它们买走。许多野鸟由于长时间生活在狭小的笼子里,被放生时已经失去飞翔能力。

“生命因有人想放生而被捕捞上来,再放回去。这样倒腾一番,那些生命还要说感恩人类吗?”老夏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带着疑问,老夏跟着放生队伍一路开车至雾灵山景区的山顶停车场,“师兄”将笼子里的野鸟一只只掏出来,分给众人。有人打开车上的音响,播放着欢快的音乐。众人将手中的野鸟一一放生,这些鸟儿有的还能飞,飞向远方,有些飞进树林,更多的就摔在附近的草坪上。

“师兄”说它们这是不舍得飞走,在感谢放生的人,一会就会飞走了。人们被自己的善心感动,有人甚至激动得落泪。

w17.jpg
▲被挂死在捕鸟网上的鸟类与蝙蝠。

老夏也分到一只,野鸟身体娇小,但握在手中还是能感受到它的心跳。老夏紧张的捧着它走到路边蹲下,缓缓放开小鸟,小鸟没有飞,而是一蹦一蹦的跳进草丛,不一会不见了。

“我当时一点没有开心的感觉,心里只想着两个字,‘死了’。因为我知道那只鸟活不了了。它在我手里的时候,一开始心跳很强烈,但那是因为紧张和害怕。等我准备放它的时候,它就已经变得很虚弱了。我知道,它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w18.jpg
▲天津海河畔的放生活动。

老夏注视小鸟消失的地方,背后传来放生者们的欢笑,汽车音响播放的音乐。

自那之后老夏再也没参加过放生活动,而那位“师兄”继续带着团队去放生。每次放生回来,“师兄”都会把所有费用公开,所以放生团的人一直都很信任他。但后来老夏听说,有人爆料他们每次从当地买来放生的鸟、鱼,“师兄”都能从商贩那里得到回扣。再之后渐渐的参加放生团的人也就变少了。

这位师兄明着无偿带队放生,背地里与捕捉者做起放生生意。这并非个案。许多放生团看上去公益放生、行善积德,实际上与各地非法狩猎野生动物者勾结,将非法捕获的野生动物销售给放生者们。放生者们被赚了钱,却还觉得这位“师兄功德无量”。

劝人放生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告诉人们,放生是顶大的好事,有大“功德”。

w19.jpg

“为了行善”,这是人们放生的心理本质,然而无脑放生,有违行善初心。无脑行善的结果往往是造成被放生动物的死亡、对当地生态造成入侵影响以及催生放生黑经济。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全面禁止放生呢?



合理放生和谐自然

关于放生早已被写进了法律

刘佳(户外ID:青衣)2014年前后,曾经在乌兰布统景区一家野生动物救助站做志愿者。他们救助站中的动物大多为受伤的野生动物,这些动物因误入人类生活区而受伤、被抓,由当地好心村民送来救助站。

救助站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只能靠好心人的捐助以及经营者自己掏腰包勉强维持。刘佳给站长出了个注意,景区旺季的时候,给游客发一发小广告,请游客认养救助站的动物。

w21.jpg
▲正在接受救助的我国二级野生动物游隼

“当然不用负担所有费用,只要给(动物们)买过一块肉,我们就会给赞助者定期发动物的照片。可以放生的时候会通知他们,如果他们愿意来那最好,没时间我们就给他们发放生的视频。”刘佳这个主意给勉强维持的救助站带来了新的收入和希望。

其实这个主意也并非刘佳自己想出来的,她也是看到有其他救助站这么做,一来救助站获得更多资金去救助野生动物,二来满足了放生者们行善的心。

与个人购买动物进行放生相比,捐助动物救助站,帮助动物恢复并最终将它们放回到大自然,这样放生更科学、更可靠。

w22.jpg
▲图片来源/中国西藏网 去年青海省格尔木市森林公安局将救助的沙狐放生。

按照我国林业部门的规定,所有放生动物行为,都需要经县级林业部门许可。林业部门会审核确认放生动物的品种、规格、数量、地点。保证被放生的动物是与本土相适应,不会与本地物种产生生态上的竞争,不会出现放生后被放生动物死亡、成为入侵物种等情况。

刘佳说,国内正规的野生动物救助站,都在林业部门有备案。如果有动物恢复到可以放归野外了,也会和林业部门打招呼。

去年因为疫情,国内对野生动物的捕捉、饲养、食用、放生法规进行了规范与颁布,如今随意放生已经是违法行为了。

w23.jpg
▲图片来源/中国西藏网

对于非法放生,刘佳所在救助站站长胡大哥非常厌恶。“不管合不合适,瞎放!放完又不管,每年都能收到几只狐狸,明显是来自养殖场的,没有捕猎能力。别的野生动物伤病好了就能放了,这种情况则很难放归野外,放了就会死!得靠别的同类教他怎么狩猎,还未必教的会。”

当聊到胡大哥需不需要将他救助站的信息,在我们这平台发布时,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目前站内的动物大多已经有人认养,暂时不需要。希望有此想法的朋友,搜索“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便可以找到全国各地救助站的联系方式,毕竟还有许多救助站仍处于亏损的状态。

w24.jpg

▲被捕鸟陷阱困住的鸟类。

另外如果遇到违法捕猎的情况,除了直接拨打110联系当地警察之外,还可以通过搜索“森林公安”,获得全国专门负责此类案件的森林警察电话。

放生是行善,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一种交流。良好的交流可以促进我们与大自然的沟通,就好像我们通过徒步、登山等户外运动与自然对话。而违反自然规律的无脑放生则有害无益。

去年的疫情使2020年人类活动大幅度减少,生态环境的改善有目共睹。希望这样的状态可以持续,保护环境就是最好的行善之举。

w25.jpg

w26.jpg

w27.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