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门帖子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广东省 2022-10-03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
四川省 2022-10-02
因为梅里雪山,我们来了雨崩 因为信仰,我们走了梅里外转 因为坡均冰川正在消失
云南省 2022-09-18
北京户外,以“运动,快乐,健康”为主要宗旨,每周发布登山露营,户外旅行,休闲聚会
北京市 2022-10-14
【报名咨询】:小二(微信号/电话:132-6323-0344) 【发团日期】:每周六、日及
北京市 2022-10-20
社区精华内容

重装洛克线:“我们都是要靠寻找活着的俗人”

[复制链接]
徒步中国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11-25 00:09:09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 你觉得我老成,那只不过是因为震撼的经历迫使我过早成熟,也耗尽了我的情感。”
“也不尽然。我热血沸腾过,自暴自弃过,体会过恐惧和痛苦,也曾不计后果地想用怒火烧尽一切,就像上百万其他人一样。我买醉,杀人,纵欲,样样干得不错。一个人这样自虐只是为了耗尽所有情感。但就算他熬过了这一切,他的人生也只剩下厌倦和焦躁了。这就是为什么之后的日子那么难过。不要以为我故意把自己说得太悲惨,总的来说我已经够幸运了。但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一所校长很坏的学校里,如果想找乐子也有很多方法,但是精神总会时不时地崩溃,从来得不到真正的安宁。这一点我比其他人有更深的体会。”
激情的枯竭或许就是智慧的开始。

为什么要去洛克线徒步?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一种惯性吧。

w3.jpg

“他是两个世界之间的流浪者,注定要永远流浪。”——《消失的地平线》

w4.jpg

调休、收拾东西、拼车、打包、托运,慌乱中终于上了飞机。
和所有的小伙伴碰头并坐上前往徒步起点的车已经是晚上 10 点了,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以及睡着。
环山公路曲折又颠簸,一左一右的急弯让车里的我们像是在玩大摆锤一般,身体重心左右移动着,我们也相互碰撞着。在深圳习惯了后座系安全带的生活,上车第一件事就是摸索安全带,司机劝着“这边不查的”,但我害怕啊,最终发现这车后座根本没有安全带也只能作罢。一晚上横冲直撞的颠簸,有时候侧弯处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失重,又或许刚好睡梦中,一个颠簸飞到空中睁开眼还要问自己究竟是做梦还是真实跳跃,想到刚刚阅读的《失落的卫星》,刘子超描述自己在塔吉克斯坦坐车的经历,大概就是这般吧,原始又似曾相识。
旅游旺季司机总是很拼命,彻夜的车开起来活力十足,大概是怕困司机喇叭里放着各种 DJ 版本的音乐,营造着迪厅般的活力,而车座上,只是一群“喝醉酒躺平的老年人”,格格不入。
前半夜像是悬浮在空中,边睡边醒,飘在雾里,直到司机撑不住,到了一个村子换了一张面孔继续前行。没了 DJ 的喧闹反而略有些不适,以为能睡个回笼觉的自己看到山路便开始嘲讽自己真是天真,虽没了迪厅的夸张音乐,但转手带你进入了中央舞池,地面剧烈着,我们的身体很难停下来,只能随着路面起伏律动着。Simon 已经吐了一晚上,晕车晕到已经无物可吐,末了自我评价道:这一晚简直像是经历了一场生孩子的痛,我笑,却也无法感同身受。

w5.jpg

“对于意义深远的信仰而言,怀疑是信仰的基础。”——《消失的地平线》

w6.jpg

早上 9 点终于落地到达了呷洛村,双腿落地的那一秒仿佛已经忘记走路的感觉,踉跄了几秒才恢复正常。“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吃个早饭吧,我们这个状况没办法直接进山的” “好”,异口同声。
去了一个藏民家吃我们的“早午饭”。
一个个苹果灯笼般挂在枝头,看到它们的那一刻我便起了歹意,等待吃饭的时刻,跃跃欲试想要爬树摘苹果,女主人大概感受到了我的馋意,语言不太通的情况下一个矫健便翻上了树,没大会儿便摘了一堆苹果下来。
入过藏区很多次,被好客的藏民接待过很多次,大都是和上过学的小朋友交流汉语,这家也不例外。小妹妹耐心的翻译沟通着,不一会儿几个家常菜边上桌了,饥肠辘辘的我们狼吞虎咽着,临走我还问了小妹妹的年龄,才刚刚初三毕业,上不了高中的话好像这深山老林里也只有嫁人的路了。我已经不太为这种事叹息了,各有各的局限罢了,逐渐接受了生活。

w7.jpg

下午一点多才算是真正上路。
进山的路略微曲折,没走几百米的时候就丧失了信号,只能靠着几个人的轨迹摸索。临出发我下载叠加了这片区域的近 10 条轨迹,其他人也都各自下载了自己的保底轨迹,可依旧走不到相应的路段。同一等高线的小路太密,轨迹的 GPS 定位稍有漂移就白走了很多冤枉路,即将到山顶的我们又折回山腰,横切下去开路到另一处山脉,一个小的漂移就不确定了的道路的方向,后来索性靠大方向判断,曲曲折折才汇到了主路。
本以为下午能赶完一天路的我们不得不在半路妥协,备用营地菩提洞营地睡下便好。惊喜的是,竟然还遇到了同路人——四个和我们一同重装的人,只比我们早出发一点点。之后的几天里我们两个队伍都是一直在一起,路上遇到偶尔聊天,也算是另一种奇妙的缘分。

w8.jpg

一下午的行程爬升还好,适应的同时还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力玩闹,热情地向队友兜售我带的冲泡米。有时候喜欢户外的点真的很神奇,互相分享食物竟然让我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快乐,像是幼时居住在村子里邻居互相分享吃食的人情味儿,在城市里体会不到这种与邻和睦的快乐。
恐怕永远都不会忘记,洛克线徒步的第一天露营在瀑布旁边,那么大的水声,但我却睡得格外沉。
这大概是我 2021 年以来,睡得最好的一个夜晚。

w9.jpg

“与其说他有些懊恼,不如说他正陷在悲伤中不知所措。”——《消失的香格里拉》

w10.jpg

昨天没能完成的路程,压力全都堆到了今天,预计 7 点多就出发,沐沐愣是 5 点半就起来开始收拾了,我一直睡到了 6 点多才醒。一向收拾东西比较利落,收帐篷、打包、烧水吃饭这点事,一个小时绰绰有余,以前就很不理解明明这么点事,为啥大家要收拾这么久?出来久了也就释然了,只是我太贪睡而已,大家各有各的乐趣。

w11.jpg

整整一天都在爬升,穿梭在树林里,略有疲惫。
突然问起,多久没有重装过了,或者说是多久没有运动了?互相聊起来各自的“运动生活”,家起还是那个时不时跑个半马的小伙子,king 会去夜跑,深圳这么热的天气还能找到世外桃源去溯溪,让我羡慕又感叹城里人真会玩,沐沐可是日常锻炼,此行刚从梵净山过来,走完洛克直接去走央莫龙,Simon还在后面前进着,估计这一天还是要从“生孩子的痛苦”中解脱出来,那,我呢?好像来了深圳之后还没出门运动过,一直处在一种巨大的chaos之中。
“来了深圳之后就颓废了?“king戏言道。“深圳实在太热了,我一出门感觉自己像是融化了一般,我怎么运动?”“夜跑。”“……”像是被戳破了面具,再怎么伪装都是徒劳,是的,到了深圳之后就颓废了,再不想承认也得直面现实。反而在深圳的时候没接触到这些真的生活在深圳的朋友,出门了才听到他们的日常,日常上班族,日常在工作之余锻炼,不由得让我反观自己的生活,回去之后还是要直面生活,接受自己混乱的同时,重建生活秩序。

w12.jpg

今天的营地是满措牛场,最后一座山翻得异常艰辛。好久没有过这么艰辛的爬升,走几步就想停下来喘息,上一次是骑行高反的时候,而徒步还未如此过。
家起活力满满的在我身边蹦跶,一阵冰雹打下来,转手变出来一把雨伞打在头上。我已然没有力气讲话,也没了力气打开包遮防雨罩,每一个重新背包的动作都像是要了我半条命一般,躲在几根树枝下避雹,也是休息。沐沐和king已经走远,simon还在后面艰辛的赶路,家起就在我旁边默默的陪伴着,鼓励着。我知道营地就在前方,爬完这个坡总共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可是很奇怪,越知道终点将近越是没办法奋力前行,每一步都是痛苦。
冰雹越下越大,家起掏出来他的雨衣劝我穿上,笃定冲锋衣扛得住大雨的我直接没带高原雨衣,也不是忘了,就是此次临行没花心思好好准备,没带很多琐碎的东西。家起琐碎的在我耳边唠叨了很多东西,讲自己的生活,谈自己的登山,我偶尔挤出力气反问,就这么熬过了最后一程路途。刚到营地,冰雹就密了起来,黄豆般大小,砸在脸上生疼,我们躲在一处牛棚下避雨,听着雹子哐当哐当砸向屋顶的声音。

w13.jpg

那晚我是真的疲累,同一个村子却出现了好几种营地的价格,一反常态的没有承担沟通和协调的角色,家起和沐沐跑来跑去协调沟通,最后家起还环着村子接了我和沐沐各一次,大概就是那天晚上和家起出去打水的那一刻,突然发觉他已经不是记忆里小我很多还叫我“姐”的那个小学弟了,他已然成长为一个靠谱的队友,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还天天叫嚷着要上表白墙。

w14.jpg

“缺氧让康韦的感官变得迟钝,只剩下登山单调的律动。”——《消失的地平线》

w15.jpg

睡在牛棚没有冰雹的日子反而不安,醒醒睡睡一晚上才熬到了天亮。肚子微痛感觉不妙,果然又一次高原中招,到这 4000 海拔上面就会影响体内的激素水平,以前是到高原就不来大姨妈,这两次是到高原就来大姨妈,又是一种无可诉说的女性之痛,也一瞬间理解了前一天傍晚的行进艰难。
一早起床烧水进食,今天出发不敢着急,之前一天多走完了两天的路,都略有些高反,今天开始营地的选择比较多,走到哪是哪吧,一种被迫选择的佛系。

w16.jpg

出门不久就要翻一个海拔 4500 的垭口,重装艰难又漫长。
走了两天的路程渐渐已经形成了分队,沐沐和 king 走在前面,我和家起在后面边拍边走,时不时等等走在最后的 simon。这个垭口可真陡,背着三十多斤的东西已然耗尽了我一半的力气,看着浩浩荡荡的长队在山腰处移动,瞬间没了向上的斗志,我是真的没有力气了。家起在我后面唱歌解闷,中气十足的歌声陪伴了我大部分的路程,从周杰伦唱到张杰,然后刘德华,甚至还唱了很多我没听过的儿歌,让我一度怀疑我俩是否真的只差半岁。我略微高反,身体也伴随着一部分的不适,走的极慢,他就在后面不停的拍视频,为了拍到一段路程来来回回摆拍几遍,甚至有时候还爬到崖壁上摆放 go pro 然后下来重走再重拍,有时候我也空当拍点东西,但大多数就是冷眼看着他默默感慨:“真有活力,想当年我也是这样的”。
翻过垭口便是一个长长的下坡,我以为是最后的路程,便略微兴奋的撒起欢来,一路小跑下的垭口,何曾想到后面还有一座高山等着我翻。路上遇到了马哥和Shirley(另一队的重装小伙伴),Shirley匀速前行,马哥就默默的跟着,画面很是和谐,又让我想到早上收拾东西时马哥做好饭才让Shirley起来吃饭以及互相装东西的默契,不知道为什么,见过那么多一起徒步的情侣,就是感觉他们两个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默契在里面,浪漫的很,说不上来的羡慕油然而生。有那么一刹那,我也想以后和男朋友一起出来徒步玩户外了,好象那也是种别样的浪漫。

w17.jpg

临到终点的最后一座山爬崩了心态。
远远看到山峰就感觉走不动了,没爬几步就感受到了沉重的艰难,不是大腿没力的沉重,是心肺能力差劲无法呼吸的痛苦,没走几步就要大喘。家起从山脚就开始鼓励我,“你到垭口一共需要 5000 步,每走 200 步就可以休息一次”,“你现在走了 500步,距离垭口还有 4500 步,加油!”“再走 10 步就可以休息了!”…… 讲实话,头一次被人以这种方式鼓励,有点哭笑不得。
就这么伴随着家起数步子的声音到了垭口,反正户外的山只要坚持都会翻过,时间早晚而已。但,最后这座垭口直接把我打入地狱,彻底崩掉,之后一段路全是最擅长的下坡我也无法快起来,只能一步一步的挪着。我明显感受到了身体的透支状态,就是那种大姨妈第一天的气血不足和乏力的感觉,只想躺着一动不动,以前还会逼着自己再坚持坚持,走快点忍忍就到了,现在也不敢逼迫自己了,年纪大了,身体重要。simon和家起就慢慢的陪着我挪着,“需要我帮你背点东西吗”,“不用了,我还行”,聊天中止在这里。
我挺喜欢家起那份理解性的尊重感,见过不少这种时候强行帮忙背负的男性,虽是好心,但有时候会觉得不够被尊重。选择重装出来的姑娘大概会有一份对自己负责的好强,但凡还有点力气都会坚持“自己的东西自己背”,这种时候男生帮不帮背负都没什么对错,只是当一个人的“小倔强”和“小好强”被尊重的时候,会觉得有被足够看到。

w18.jpg

路上遇到的两对老外都没有住在大营地,而是自己在路途找了无人的僻静地扎营,有一种莫名的浪漫在里面。
我简单问了几句,原来他俩昨天也交了营地费,而且是每人 50,“I live here because I wanna live here”充满了一种洒脱感。

“那怎么取水呢?”
“生命吸管加自己带过来的一水袋水……”

真是好久没说英语了,想跟他俩提个醒再有人来收费的时候可以砍价到 30 都磕磕巴巴,想到白天他对我手中的 8k 全景相机感兴趣的时候自己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介绍,只能简单来句 360camera,稍稍惭愧,说起来给客户介绍自己公司的产品应该是本职工作才对。好像毕业之后真的懒了不少,没有之前的那股学习英语的勤奋劲了,着实需要反思一下自己……
继续奔向营地的方向,家起望着老外单独露营的潇洒,感慨道:中国人干什么都喜欢扎堆……

w19.jpg

“但他转念一想,那些崇拜英雄的人终究要做好准备面对偶像的幻灭,理想碎落一地总让人感到些许悲哀,即便这理想原本就是假象。”——《消失的地平线》
到营地已经很晚,将黑不黑的天色不容许我坐下休息很久,坐了两分钟就忍着轻微头痛以及透支着最后的体力搭起了帐篷扎营。等我真的坐进帐篷的时候天色已然全黑,蹭了 king 的一杯热水才算勉强恢复一些体力,然后就一个人坐在帐篷里望着前方静静的发呆。呆滞,气血不足,体力透支,就是我全部的写照。“明天花钱找个马夫驼包轻装吧”,这个偷懒的想法自然而然的从心里冒了出来。
从前总是年轻气盛不肯让自己有轻装的选项,如今已然被现实磨平了执念,我“走”过就好,甚至没有“走”过也没关系,那些执拗要“证明自己”的 ego 越来越少,甚至追问的意义也越来越少。有时候听着家起在路上念叨自己寻找意义的困惑和心得,心里甚至会有些感概,还是年轻呀,曾经我也如此,可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执念。或许是被生活磨灭了热情,又或许是心里不得不接受了本就无意义的现实,生活就是如此,放空自己,专注当下的徒步时光就好。

w20.jpg

宿在 4500 的营地,许是有些高反,又许是因为经期略有些虚弱,总之是一种无力感贯穿了整个身体,望着整整一包的食物竟然感到恶心。但,明天还要赶路,总得进食吧,打开卷饼咬了一口,莫名的呕吐感涌入喉咙,扔掉卷饼就躺下了。后来找沐沐借了一片生姜熬姜水取暖,看了一眼第二天即将要翻的四个垭口,还是得逼自己吃点东西呀,便去跟家起要了包泡面来吃,以为看到面食欲能好点,但最终也是强迫自己吃了一半后倒掉了。
突然想到了新藏线不想吃东西的那些日子,最终都是靠逼自己进食熬过去的,痛苦之至。不再想逼自己了,就这么纠结着睡过去了。

w21.jpg

“这些山峰只比声名卓著的“巨人”低了寥寥数千英尺,却因此永远避开了人类足迹的玷污——登山队只对破纪录感兴趣。康韦和那些人恰恰相反,从西方世界崇尚极致的理想中,他看到的更多是粗鄙。在他眼中,“追求极限,永不止步”这个口号远没有“尽力而为,适可而止”合理,甚至有些迂腐。”——《消失的地平线》

w22.jpg

一早起来脸肿,依然不想进食。

Simon 匀了一包豆浆粉给我,甜味重新让我恢复了味觉,一杯豆浆下肚好像又恢复了能量。
沐沐高反,和我一样也来大姨妈了,我俩偷偷商量着找马夫驼包的事情。一开始马夫报的价太贵,我俩犹豫的空当儿男生们便鼓励我们继续重装,“加油,再坚持坚持,你们可以的”,不知道哪里来的气性,“我们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了,但凡我们自己觉得还有力气,我们不需要别人鼓励也会坚持下去的,根本不需要别人鼓励,自己也会逼自己坚持下去的,但我们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了,加油也没用。”

是的,出来徒步这么久,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清楚的,一路上最难的是跟自我的 ego 抗争,而不是其他。总之上天像是听到了我内心的呼唤,总是解决了这个问题,150 一个包,小伙伴 4 个人都决定轻装一天了。

w23.jpg

轻装之后,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新的世界,找到了那个如鱼得水的自己。即使两个月不太运动,某些机能也不太会退化的,少了三十斤背负的折磨,行进速度不知快了多少倍,也因此,我们多很多时间来拍照。终于又开始感受徒步的快乐了,终于变成那个矫健的喜欢爬上爬下的的晓燕了,真的很开心。
依然重装的家起感叹,“这才是徒步的速度好嘛”,这个重装的人儿走我们轻装的速度才算刚好,还能一路欢声笑语。“拍好看点,我回去要上表白墙!”大四的他想找对象,即将毕业了突然恍惚自己还没谈场恋爱,恨嫁的那种心情我很理解,但爱莫能助。
“你都带喜欢的姑娘干嘛呢?”沐沐问,“徒步呀!”“徒完步就分手对吗!谁来这种线找女朋友,要分手才带她来好吗!”……集体笑话家起,但其实大家说的也有点道理,这种线上的重装,真的能看到几个姑娘呢?有时候沐沐逼问家起找女朋友想做点啥的时候,我也会陷入自己的沉思。以前总觉得无所谓有没有共同的徒步爱好,各自爱好独立生活交融也挺好,但此次看到马哥和 Shirley,讲实话是有些动摇了,好像,能一起徒步也不错呢,别上来就否定了可能性。

w24.jpg

翻了三个垭口以及走了很长一段碎石路之后终于到了家起心心念念的打卡地——蝴蝶石。当年洛克在这条路上考察的时候,和藏民一起在这里留下了一张合影,于是这块石头,变成了景点一般的存在,多少走洛克线的驴友只为求一张一摸一样的合影发圈,我们也决定凑凑这个热闹。
讲实话翻过垭口看到蝴蝶石的第一眼是皱眉头的,几十个游客围着他排队拍照,甚至还有在上面爬来爬去的打卡者,密密麻麻的人让我想要逃离,家起诉说着他的失落,我因为没有期待也谈不上什么失落,就只是单纯的想要逃离人群。
补充完能量之后还是和一队人凑了个队伍还原了当年的场景,模仿场景的时刻略有些趣味,一边反感打卡游客的时候一边模仿当年的场景拍照,好像是在秀一种文化的优越感一般,但本质上不还是打卡么,谁也没比谁更高级,而且我到现在也没去查那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不重要,大家都是世界的小丑罢了。

w25.jpg

蛇湖营地的风景真的不错,刚到营地打完水帐篷还没扎好就开始狂风大作,雨点噼里啪啦的打下来。本来想说面对着蛇湖雪山扎营多么浪漫,结果根本没有机会打开欣赏风景,只得躲在内帐里面瑟瑟发抖的听雨。
轻装一天我的状态基本恢复了,终于有了进食的欲望,鱼香肉丝拌饭,而且没有夹生,再加个紫菜汤,瞬间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家起的帐篷没有内帐,大风大雨中不知该如何存活,缩在我的帐篷里吃了晚饭,喝着奶茶的时候还要拉开外账看看他的帐篷还在不在,我们一起笑他。

w26.jpg

轻装徒步没太感受到疲惫,晚上 8 点左右没有丝毫睡意,总算是有时间把那本《消失的地平线》看了,只下载了六章,看完后恋恋不舍的结束阅读进入梦乡。后来回程的路上我阅完了,还久久沉浸在书中描述的理想的“香格里拉”之中,或许真的不存在这么个地方,但我们这些俗人就是需要活在寻找的状态之中罢了。

w27.jpg

w28.jpg

听了一夜的雨。翻过最后一个垭口就可以出山了。
香格里拉永远是暂时的,总要去面对山外的世界。
和家起聊了几嘴莫名其妙的家庭,有点沉重,他还是适合轻松的话题。
景区的人真多呀,摩肩接踵,看久了大山突然不太适应这么多人头,在人群中穿梭着竟让我有些头皮发麻,纵然再多痛苦我还是想回山里了。

w29.jpg

被恐吓重装出景区被发现要罚款,无网的生活只能听这种一面之词,一种恐慌的情绪在几个人中弥漫开来。怪不得原来的人都这么容易极端,信息源少的同时就容易不理智,兼听则明大多数情况下都适用。有同伴正常出景区只是补了个门票而已,有了罚款做铺垫,瞬间都不觉得门票太贵了。

w30.jpg

“早已习惯人生的种种磨难,因此把穿插其间的小小惬意当作是某种补偿。”——《消失的地平线》
一起吃过火锅后送走了家起,以后还会再见吗,鬼才知道,随缘而行;说不定下次见面他就长大了。

w31.jpg

King 的品味真的很好,提前出山一天还有机会在丽江享受一天,找了一家民宿过了一日的慢生活,还碰巧和旺旺 D 佬约了饭。坐在民宿小院里的秋千上,就这么静静地发呆,日子美好的有些不真实,像是问老天偷来的一天避世人生,只有吃喝,所有的焦虑和压力统统消失。

本想晚上买点普洱酒在院子里消遣,结果广东人擅长的茶道占了上风,吃着它们在菜市场买来的花生石榴,听着它们参杂粤语的聊天,大脑放空,若有所思,好想让时间就此停留。
我会再回来的,我想。

w32.jpg

一个人踏上了返深的路。
做了两次核酸检测,排了半小时的队伍才终于进了地铁站,错过两班地铁才把自己挤进车厢,晚上 9 点才背着大包回到自己的小窝。

w33.jpg

“人们总会因为相信得太多而在生活中栽跟头,但如果他们什么都不相信,生活就太他妈的无聊了。”
——《消失的地平线》

还会再出去吗?惯性告诉我,应该会吧。而且没有意义。频率的话,大概一年两次这般的放空。这,就是生活。

w34.jpg

-End-
w35.jpg

w3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官方客服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652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