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热门帖子
从没有哪条户外线路让我如此惦念,走得这般悲催。。。 初识珠峰东坡,那数座海拔8000
徒友游记 2021-03-17
【雪线之路】郭喀拉日居魅影 大禹户外 西藏郭喀拉日居山脉 南北线徒步穿越剧
徒友游记 2020-02-03
飘飘的足迹——黔之旅(多彩的贵州行) 2016年秋,一一,樱木,流光飞舞,金晏,幽兰
徒友游记 2019-11-14
【经典之路】 人生如道,行走在青山绿水和花海间 南通 大禹 户外 重装穿越石呈线
徒友游记 2018-04-11
第一分段:子龙秘境 本段起自子龙沟,需穿越山谷,然后沿着牧道行进至“原始丛林”中
徒友游记 2020-10-22

[事故快报]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

[复制链接]
Huwai-Admin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2-25 21:38:06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月21日,蓝天救援队志愿者许鹏在前往武汉运送物资途中发生车祸,不幸去世,年仅39岁。许鹏要前往的应急物资枢纽中心,汇聚了和他一样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蓝天救援队员。从大年初二开始,他们就在这个鲜有报道、但极其重要的特殊战场上奋战至今......

危机乍起


2020年1月20日,武汉疫情的消息已经充斥着网络,紧张的情绪于无形中弥漫。然而处于漩涡中心的武汉,此时却显得尤为平静。

张泉是当天才知道的疫情,他刚结束在荆州江陵进行的沉船打捞工作。下午六点,忙碌了一天的张泉享受到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一只乳猪和半斤白酒。他发了条朋友圈,两张图。一张是晚餐的照片,另一张是当时网上热传的一段话:

世界人民觉得中国是“疫区”中国人民觉得武汉是“疫区”武汉人民觉得汉口是“疫区”汉口人民在开心的办年货赶吃年饭聚会,不想搭理你们


张泉是武汉汉口人。现实的武汉和网上的氛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当天他从湖北荆州收队回家,没有戴口罩,他在街上看到的行人也很少有戴口罩。发朋友圈只是想调侃一下武汉的现状。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2.jpg
蓝天救援队员正在进行打捞作业。

他已经能判断,这次疫情不会很快过去。作为武汉蓝天救援队队长,他成为蓝衣战士已经五年了,接受过各项知识的培训,也参加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救援,对于这种信息很敏感。张泉意识到了事情的严峻性。

军人出身的他第一个想到能用来形容疫情的词,就是战争:“疫情不同于地震,哗一下震完就停了,疫情会像战争一样持续很长时间,这肯定是一场持久战。”

但事情的发展还是远超他的预判。

20日当晚,钟南山院士公开疫情信息:已有十四名医护人员被感染,“肯定人传人”。

21日,新闻铺天盖地地传来,贵阳、大连、温州等十三个省市接连出现疫情。

22日,全国疫情情况更是持续加剧,武汉各医院一号难求。

23日,武汉封城。

当天,八家武汉医院相继发出求援公告:大部分医院物资只能维持三五天。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3.jpg
华中科技大学转发的医院求援信息,基本上武汉各大医院都在求援。

疫情日益严峻,打破了这个春节应有的喜悦和祥和,几乎整个中国都成为了疫情的战场。而处于主战场的武汉,则处于“兵匮粮乏”的危机局面——缺人、缺物资。


开辟战场


张泉22日就开始行动了,自己驱车帮助医院运送物资。这是他能想到的自己最适合的援助方式。但仅有自己还远远不够,他需要更多力量支持,做更多努力。

24日,除夕,张泉做了两件事:

一,把武汉的情况上报给蓝天救援队全国总部,而蓝天救援应急协调中心当日中午立即发布了《关于积极配合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倡议》;

二,迅速联系到了一个面积7300平米的大型物流仓库。仓库位于武汉市黄陂区天横三路黄成烈湾,临近武汉天河机场,是物资转运的绝佳场地。

大年初一,张泉率领武汉蓝天救援队入驻物流仓库。当天,蓝天救援协调中心发布通告,蓝天救援队启动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洪湖队、黄石队、蕲春队等七支队伍当天迅速携带装备奔赴武汉支援。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4.jpg
第一批队员入驻仓库时,仓库空旷无比。

仓库地处偏僻,而且尚未投入使用,只有一间库房,和几间施工工人住的简陋房间。队员们立即开展清理工作,拉电线、建立简单的洗浴间、设立临时办公室。一部分队员在板房里睡大通铺、一部分睡车里、大部分则在自带的帐篷里休息,炊具也是自带的野营用炊具。

大年初二,这个仓库作为中华慈善总会、湖北省慈善总会疫情防控捐赠物资联合应急仓库投入使用,成为了武汉抗击疫情的特殊战场。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5.jpg
队员们正在帐篷外吃饭。虽然是驻守仓库,实际生活条件与野外基本无异。

李梦丹是一个九零后姑娘,但已经是入队五年的老队员了,并且是荆门队的发起人之一。她说话轻快活泼,总是笑吟吟的。“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2015年12月份吧,在北京开会,一看就是个小孩。”张泉这样回忆。

李梦丹除夕收到总队支援武汉的提议,就第一时间参与了报备,但当时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家人。

大年初二上午,李梦丹收到增援武汉的指令。她把丈夫叫到房间里,说要商量一个事。生活多年,她老公也猜个八九分:“你要去哪?你说。”

得知李梦丹要去武汉,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脑壳有包吧,正月份你去那边干什么?这么大疫情你去那边干什么?”李梦丹表示,这是自己的决定。丈夫最终同意了,叮嘱李梦丹注意安全。

考虑到家人需要用车,李梦丹没有自己驾车前往。初二下午,李梦丹从荆门出发,先乘队友车抵达仙桃,又从仙桃乘坐运送物资的车辆前往武汉,最终在接近凌晨时抵达应急仓库,开始投入工作。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6.jpg
李梦丹和她的队友们正在办公。当地最低气温可达零度以下,队员们需要在低温中坐一整天。

李梦丹的女儿只有六岁,每天晚上李梦丹都会和女儿通过视频聊上一会儿。女儿非常思念母亲,常常在视频里面哭着问妈妈什么时候能回家。李梦丹之前参加过很多次救援,但这是第一次过年的时候这样跑出来。她总觉得对家人有一些亏欠。

李梦丹非常思念家人。但对于救援队队员来说,即使回去,也不能和家人直接接触,需要自我隔离两个星期。“那还不如在这里,还可以做一些有用的事情。”李梦丹这么说。

至2月4日,赶来增援的蓝天救援队湖北各支队,及江苏、安徽等外省增援队伍,共计200余人,装载运输车辆50余辆。同时,山东等地的增援队伍也即将赶来,将为这个战场注入更多力量。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7.jpg
各地蓝天救援队伍纷纷向湖北增援。

战场不仅在湖北打响,也在全国铺开。据蓝天救援协调中心提供的数据,2020年1月24日至2月3日,共有523支蓝天救援县、市、区品牌授权团队参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治工作,开展各类工作任务4245次。


物资!物资!


1月27日,正月初三,应急物资中心正式投入使用。

工作太忙了,张泉每晚只能睡两个小时,心中焦虑,睡也睡不踏实。他是真正的“老武汉人”,定居武汉已经至少是四代了,对这座城市有着很深的感情。而新年年初的几天正是医院物资的缺口越来越大的时候,真伪难辨的谣言满天飞,这让他觉得“很烦”。

据丁香园提供的数据,1月27日,武汉地区至少有30 家医院开始求援,湖北省共计99家医院开始求援。29日,湖北省求援医院数量上升到136家。

蓝天救援队所负责的应急仓库,是湖北省指定的三家海外物资捐赠接收仓库之一,面向整个湖北发放物资。李梦丹的工作是数据等资料统计。天天忙碌的她并不知道各医院与疫情的战斗进展如何,他们天天忙着入库出库。

“分发了许多物资下去,但感觉物资还是紧缺,尤其是专业性强的物资。”李梦丹说。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8.jpg
蓝天救援队员们正在搬运物资。

一线物资供应的矛盾日趋激烈。来自中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物资也纷纷运来。蓝天队员们每天七点多起床,八点准时点名开始工作,但他们的休息时间却很难得到保证。

物资抵达不分昼夜,只要有物资送到,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要进行卸货、入库等工作,许多队员只能和衣而眠。大部分队员要工作到凌晨才能休息。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9.jpg
蓝天救援队员们正在休息。

一开始,搬运组的队员连劳保手套都没有。蓝天队员在街上四处寻找,也没买到手套。天气寒冷、物资吞吐量大,在搬运物资的过程中,许多队员的手上磨起了疱,甚至直接裂开。直到武汉市新洲区的队员赶过来的同时带了一批手套,这才解决了这一问题。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10.jpg
在寒冷天气里长时间搬运物资,许多队员手起泡、裂开。

自仓库投入使用的半个月来,很难统计队员们搬了多少物资。李梦丹这样说:“从哈萨克斯坦、印尼、新加坡各地来的物资都有,具体数据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7300平方米的仓库不停地进货、出货、进货、出货,仓库堆满、搬空、堆满、搬空。”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11.jpg
蓝天救援队正在转运物资,其中叉车是外地的队伍开过来增援的。

2月4日,救援队和当阳市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正在工作的李梦丹被队友叫了过去。捐给这家医院的是一批一次性口罩,而医院工作人员在领取口罩的时候发现了一批N95口罩。他表示希望蓝天救援队能给他们协调一些3M口罩,哪怕只有一盒。

医院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近五十岁的先生。“只有3M口罩才有用……其实一线感染的人很多,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你们没有亲身经历过……”说着说着,他忍不住哭了。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12.jpg
前来领取物资的医院车辆。

遇到此情此景,李梦丹也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但这批3M口罩是定向捐赠,所指定的医院并非这家医院,蓝天救援队无权挪用。李梦丹只得去找当时负责指挥的蓝天救援队国际部部长张宇朴。

张宇朴赶到的时候,医院工作人员的情绪已经稍稍平复。张宇朴了解了情况后向医院承诺,一定帮他们协商到一批口罩,如果协商不到,就把蓝天救援队的口罩拿出来一部分给他们,自己人戴一次性口罩也要帮他们。

蓝天救援队所使用的口罩也非N95口罩,只是比一次性口罩要稍微好一些。


共搏狂澜


2月4日晚七点,媒体确认了一家负责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车队成员何辉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离世的消息。当晚九点半,正在进行仓库的消杀工作的张泉接受了《户外探险》的采访。

忙碌中的他并没有时间查看当天的新闻。我们在采访过程中提到了这一新闻,刚说出 “有个志愿者被感染”就被张泉打断:“这个事情已经辟过谣了。”

当张泉把新闻听完,知道有一个志愿者不仅感染,而且已经离世时,大声喊了出来,语速变得急促:“啊?我看到新闻的时候、我之前看新闻,已经辟谣了啊?”

再次确认这一消息后,张泉表示回去要提醒队员们一定要加强自身防护,“如果我们有一个队员发生这个事情,就证明这件事情做得很失败了。”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13.jpg
蓝天队员正在对进入转运中心的车辆进行消杀。

而被问到有没有担心自己时,张泉说:“有啊,但现在也顾不上了吧,反正自己多注意一点。”

至于被感染了怎么和家人交待,张泉并没有直接回答,而表示队伍给每个队员都购买了保险。

张泉是军人出身。他说,他不愿意坐以待毙。为了自己家乡、自己的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出一点力不算什么。如果大家都不做、不配合的话只会危害更大,最后还是会危害身边的人。“就像战争一样,你都不起来反抗的话,被摧毁的还是自己的家园。”张泉说。

作为我国最大的民间救援力量,蓝天救援队有着一套严格的防疫制度。每个队员每天都在进行体温监测,队伍里也有负责医务后勤的队员,仓库的人员、车辆进出也要经过严格的消杀。

而外地队伍支援物资交接时,两个队伍只能远距离隔空喊话进行。

蓝天救援队员殒职,是时候该关注武汉医院外的这场物资战役了!qw14.jpg
两地队员隔空喊话交接物资。
在接收湖南湘阴蓝天救援队的支援物资时,湖北谷城蓝天救援队的队长忍不住带着哭腔说:“我想抱一下他们。”

为了彼此的安全,两地队员不能有接触,只能彼此遥遥相祝。

他们约好:疫情过后,再拥抱。
回复 关闭延时

使用道具 举报

推广

精彩评论1

asfwI12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0-2-25 22:41:22
感谢精彩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