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依寺夹塞峰首登:缺水断粮极限求生,21天硬刚花岗岩巨峰

户外资讯 Huwai-Admin
2021-10-13 22:06 19人浏览 0人回复
原作者: 晕晕狼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从山里撤出来已经几天了,站在电子称上看着62千克的数字,意识到有八斤肉还没有恢复。三天不见了八斤肉,这很可怕,意味着我们是用身体储备去挑战极限,而这也正是攀登的魅力所在。沿317国道从沟口经过,几乎一眼就 ...






山里撤出来已经几天了,站在电子称上看着62千克的数字,意识到有八斤肉还没有恢复。


三天不见了八斤肉,这很可怕,意味着我们是用身体储备去挑战极限,而这也正是攀登的魅力所在。



沿317国道从沟口经过,几乎一眼就能看到这双金字塔状的花岗岩巨峰,屹立在雀儿山垭口附近,交通极其便利。


但它陡峭的岩石山体犹如巨兽耸立,让人望而生畏,千万年来一直等待有缘人来接近。



从网上资料得知,这座山叫“依寺夹塞峰”,海拔高5399~5500米(共有三种说法),至今还是未登峰,充满着诱惑与挑战,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惊喜。



2021年5月,我单人自驾徒步进山两次,用无人机接近查看了依寺夹塞峰的岩体,确认结构是比较完整的花岗岩,有一定的可行性,西北山脊看起来也更容易一些。


真正攀登时发现,观测结果与现实还是存在误差。眼见不一定为实,真实难度比想象中的大很多。



选择攀登搭档,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程度不亚于挑选婚姻对象。经历过太多、生死与共的老搭档,是很多攀登者一辈子不离不弃的选择。


对我来说,海晴和陈皮就是我的最佳搭档:海晴,我们一起爬过扎拉雀尼峰等十几座雪山,为人沉稳,体能超人,技术稳定,是中国登山科班CMDI系统出来的学弟,也是我能放心把后背交给他的好兄弟;陈皮,是我们早期众益攀登培训计划的天赋学生,见证他为了攀登从国企辞职成为攀岩教练,多年来我们合作过不少大岩壁线路,比如婆缪峰、九马画山、茄子山等,是非常愉快的好搭档。


左起:陈皮(陈洪平)、海晴、晕晕狼(郑朝辉)。


计划出炉,获得自由攀登计划的支持。这是非盈利的、推动中国未登峰探索的一个项目,承担一定的交通食宿等费用,并由顶尖登山品牌的装备支持,这次是法国百年攀登品牌觅乐。


非常巧,我亦是觅乐中国品牌大使,对产品特别熟悉。仔细挑选了三部曲为主的冲锋衣、羽绒服,还有Evolv攀岩鞋、Wild Country的超轻安全带、Zero机械塞,觅乐半绳等最能体现极限攀登的装备,都是超轻高科技材料产品,非常实用。


搭档、经费、装备万事俱备,算得上是武装到牙齿。出发日期根据天气预报一再调整,最后9月1日正式集合出发。



团队除了三名攀登队员,还有一名高山摄影师ken、一名大本营援助队员大鹏,正好一台四驱越野车满座并拉着满满一车物资。经过几天缓慢的自驾(特意适应海拔),9月5号到达依寺夹塞峰进山口,聘用藏族兄弟的三匹马把十几天的吃喝拉撒物资运进大本营。



高海拔山区天气变化莫测,提前十来天的预报更是很难做到精


就在我们以为这次天气周期将持续晴好时,进山第一天晚上就下大雨。第二天小雨不断,背夫依然如约而至,我们冒着雨又把两个35斤背包运输到海拔4700米高的前进营地(ABC)。原计划打算运输物资并侦查线路,但天气不好,我们爬到4900米处雾也没有散开,无法看到攀登线路,只能暂时下撤。


下雨时,适合在大本营休息娱乐,吃海鲜火锅,品尝自制水果奶昔,完全把快乐发泄在美食上。每天有空就徒步几个小时往返有信号地方上网打发时间,拉练溜腿也是不能少的。



9月8日,天气转晴,再次上到ABC并上挪到海拔4800米处,拿上所有技术装备,侦查攀登到5100米,最后选择了西北山脊线路作为攀登线路,并挂好第一段5.5的60米绳子。处理好一些细节,防止落石砸到绳子,把其他装备挂在安全岩壁上,这样我们轻装下撤大本营。


窗口期显示11~12日有两天晴天,而10日是阵雨。

先入住到4900米的营地,果然10日下午就转晴了。


11日,摄影师ken和大鹏凌晨四五点从大本营出发来汇合。负重56斤,加上夜路不好走,七点半还没到达营地,我们用对讲机沟通后,攀登组先行出发。



进山路况:317国道入沟海拔4000米处,翻一个小山坡,然后沿着牧场平缓上升到大本营4280米(一个小时多路程),再继续顺着冰河上行十几分钟后进入灌木丛小树林,顺着挖虫草小路上右侧山坡,开始变得越来越陡,一个小时后翻上第二山坡平台4700米处,然后面对主峰爬一段大石坡,约20分钟能到4800米营地。这是最后有水的地方了,地面不太平整,勉强搭一顶帐篷。



话说回来,攀登组出发了,从海拔4800米的营地需要再翻一个小时大石头坡,就到西北山脊的起步峡谷口。第一段难度最低,角度几乎是40~50度,5.5难度(参考攀岩难度划分),拉着绳子我们很快上去了。第二段5.6难度也是顺利没阻碍。


第三段开始切上主山脊,由于阴暗面积雪厚重,我需要用双手扒拉掉积雪以及大量地清理风化碎石,才能往上攀爬,难度5.8,但危险系数极高,这里耗时很长。接下来第四段5.9难度,线路依然有不稳定风化岩点,不敢随便采用抓,拉岩点很容易爆,都是使用扶、压、撑、搭的攀爬技巧,尽可能不把身体重量放在岩点后拉方向上。



第5段难度5.5,需要横切略下攀,比较简单。第6、7段是夹角后转直壁裂缝,难度分别是5.8和5.10B,我还负重背着包直接上,挺吓人的。第8、9段依然难度很大,5.9到5.10A,每一段因为有难度只爬了二十米左右,第10段难度5.8,但暴露感很强,直接爬上一根山脊的独立岩石柱


这时最佳营地找到了,等兄弟们都上来天完全黑了,整整攀爬了12个小时。由于我自告奋勇排除风险,全程领攀,累得坐下来没喝水就睡了。


半夜一点多睡醒聊天,海晴说:“你这么快打呼噜睡这么香,我们屁股都硌的睡不着。”后半夜更难熬,陈皮难受的一直在动屁股,我安慰道:“忍忍就过去了,你就假装当这是别人的屁股”,气的陈皮说臣妾做不到呀。



天微亮,阳光普照开始,温度有所回升,我们又开始一天的攀登。第一段来了个下马威,我才发现露营的岩石巨柱顶端是和主山脊断开的,奇特的是两山悬崖中间七八米处有一块天然石塞,可以降下去踩着石头爬到对面石壁,玩起来挺嗨的。



我爬到对面时采用solo自我保护,小心翼翼绝对不能失手,否则下降绳的摆荡冲坠很大,容易受伤。


这段难度只有5.8,但心理压力挺大。等大家都过来后发现用时接近两小时。



接下去两段又是简单横切和斜坡,我们已经可以眺望顶峰了。


虽然看起来只有几百米,但攀岩不是行走,按三个人速度今天不可能冲顶,更何况顶部有积雪对攀岩有阻碍。天气预报是晚上和明天开始阵雨了,我们非常犹豫是不是坚持爬,理智告诉我们不能冒险,这不能赌博。


我和陈皮明知道时间不够,还是往上又爬了两段到第一个假顶,海晴提醒已经下午三点,要按计划下撤了。我们恋恋不舍地撤回第二段,和海晴一起在一处垂直位置下撤,4段两百多米直接回到地面。



我反复和陈皮讨论冲顶的可行性,技术没问题,就是天气是最大干扰,我们如果多一天那就胜算很大,未来的窗口期在四五天后,意味着整个攀登周期早就超过原定的12天。


海晴是没时间了,只好先撤。


陈皮同意我们再来一次冲顶,他一到有信号位置就跟老板续假。攀岩馆的老板不同普通老板,那也是热爱攀登的人,没有多余废话准假。


我在这四天时间送三个队员回成都,并且返回甘孜和陈皮汇合,三天自驾1600公里简直就是飞奔。



17日,把必要装备简单打两个大包,请了两个背夫直接上到海拔4800米处。带的东西该精简的全部精简,最喜欢的可乐备足六瓶(营地放上两瓶,用来激励自己安全下撤)。


最残酷的事发生了,17日当晚不停地下雪,一场大雪覆盖了全部山域,晚上我抖了三次帐篷才避免被压塌,心里拔凉拔凉的,感觉不会还没开始就要下撤吧。




我大脑快速思考着,和陈皮讨论。这种新雪,如果后面遇到大晴天很容易晒化,因为前期的陈雪一点不剩,不会彼此提供低温,只要岩壁受热,雪融化得很快的。


事实也如我推测,18号晒一天,我们推迟到19号出发,除了碎石坡和前三段还有积雪,有点影响速度,后面峭壁的线路就很干净了。


我和陈皮速度很快,连续攀爬12个小时,天黑前就到了第一次下降的位置,路线熟悉后速度快了一倍,并且找到的露营位置可以半躺平,这就很难得了。烧了两壶热水泡了脉动瓶当暖壶,简直称得上五星级高空服务区。



我建议继续攀登,把露营装备留在这里,轻装冲顶后返回这里休息,获得陈皮赞同,谁都不想负重攀岩。


没想到这一天爬了一段又一段,期间陈皮两次冲坠让心提到嗓子眼。幸亏机械塞质量够硬,放置又是合格,冲坠了四五米,我这保护者还没感受到力,就止住了。



整整15段线路,折磨得手脚都开始抽筋,两个人都在干呕。眼睛看着顶峰越来越近,经常错觉以为最后一段了,结果还得往上爬。当太阳快要掉进地平线的时候,终于到顶了


平视不远处,只有两个比我们矮的山脊凸起,确认折磨结束了!我赶紧用手机给坐在顶上的陈皮拍了几张不同旗帜登顶照,自己凑过去合了唯一一张合照,用卫星定位海拔是5458米。


天完全黑了,温度骤降,我冻得哆哆嗦嗦摸索半天找到头灯,借着微弱灯光设置下降保护,三个绳套下了三段,花的时间却达2小时47分。


天黑,地形比较复杂,下降过程中需要不停地往左切回山脊方向,半倒攀,难度可想而知。晚上10点47分,到达第三段的小平台,可以容纳两个人坐下,我决定在这里熬一夜,必须等天亮再行动。


今晚将特别特别难熬,但为了安全必须停下,否则天黑下降,出事概率非常大。陈皮没有异议。我们坐着双手抱大腿,把头埋进两腿之间,蜷缩为婴儿状,用鸵鸟政策抵抗寒风,整整十个小时期间不断提醒打气,让对方坚持别睡着,别失温引发意识混乱导致安全问题。


过了十二点就是中秋节,月亮是又大又圆,非常漂亮,而我们却咬牙切齿:“这么亮的玩意一点温度都不提供。”两个大男人时而抱在一起,时而又互相钻入对方怀里,只希望互相提供一点温暖。



太阳在7点半如期而至,我发现陈皮冻得有轻微失温症状——浑身没力鼻涕直流还说自己头昏脑涨,我很严肃地叮嘱他提起十万分精神。下降两段,就找到能晒太阳的位置,晒了一会感觉好多了。


我们在迫不得己的情况下用了三个机械塞下降,加上绳套,扁带,菊绳等,共计16段回到第一次下降点。用海聊宝建议背夫进山接,当晚11点,我再次安全地站在了317国道,无比亲切,心才放下来,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为何登山?这个直击灵魂的问题,经常会问自己一遍,这就是真爱,爱上那种灵魂和肉体的折磨,这就是生命的本质,证明自己活着。人类是贪得无厌的生物,不断探索发展,这也是文明进化的原动力。

最后,感谢所有队友和关心攀登的朋友,让我们一起化理想为行动,生命不息,攀登不止!



我们线路名称定为“21天”,纪念被折磨的21天!有欢乐,有艰辛,也是至今为止我在五千米级山峰耗费时间最长的一次。



顶峰海拔5458米,起攀点到顶高差500米,平均坡度60度,最大难点5.11A,一共25个绳距,线路长度约630多米。



登线路示意图,虚线为山峰背后的路段(我爬完一段就用手机备忘记录该段信息,仅个人感觉,作为参考)


20号冲顶线路示意图。




自由攀登计划

  

自由攀登计划由朗诗集团与《户外探险》发起,为期五年,希望能为中国民间阿式攀登的发展,尽一份微薄之力。


本次攀登,由自由攀登计划赞助。


自2020年3月启动以来,已经成功推动了奥克噶日未登峰、幺妹北壁SOLO、笔架山冬季攀登等项目。在2021年,我们将继续全年征集自由攀登项目,一经选入,将会全资赞助。


0

鲜花

0

握手

0

雷人

0

路过

0

鸡蛋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