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尼泊尔]山峰两侧探险活动纷纷取消,多支队伍依然组织聚会

户外资讯 Huwai-Admin
2021-5-22 22:52 76人浏览 0人回复
原作者: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编译:Mintina 达瓦央宗在Instagram网页上分享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多支队伍参加的聚会,她是从道拉吉里峰大本营去往珠穆朗玛峰的人员之一。 新型冠状病毒,COVID -19疫情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和整个Khumb ...

编译:Mintina

       达瓦央宗在Instagram网页上分享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多支队伍参加的聚会,她是从道拉吉里峰大本营去往珠穆朗玛峰的人员之一。


       新型冠状病毒,COVID -19疫情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和整个Khumbu上古爆发,部分团队似乎或在截然不同的世界。


       5月15日,一些队伍感觉非常不错,举行了一场播放音乐的聚会,好似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并不存在。歌星,Mike Posner,此刻与Jon Kedrowski一同进行攀登,在此次冲顶之前的聚会上演唱,多支团队参加了此次活动。


       尼玛普加和他的同伴,明玛大卫格杰夏尔巴迅速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分享。明玛G,从山峰4号营地返回,并未与他的Imagine Nepal团队一起到达顶峰,也在这里现身。Seven Summit Treks队伍的强达瓦夏尔巴同样不希望错过这项活动。无视现实情况,他们之中很多人在Instagram网页分享了聚会视频。


       普加,不断传递领导能力的信息,及Seven Summit reks团队,在山峰有超过100名客户,如此任性固执的行为很难让人接受。两支队伍均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受害者。数周前,普加团队的Steve Davis被救离山峰,而扎西夏尔巴告诉CNN媒体,SST至少有30名(感染)疾病的人乘坐直升飞机离开!


       参加聚会的人们包括来自道拉吉里峰大本营的数位全新成员,那里新型冠状病毒,COVID使登山团队几乎绝迹。道拉吉里峰的疫情始于此前在安娜普尔那峰取得成功的登山者在去往山峰前,回到博卡拉地区庆祝他们在安娜普尔那峰取得成功的聚会。之后没有进行新型冠状病毒,COVID测试。现在,他们之中一些人在没有等待至少五日的情况到来到珠穆朗玛峰南坡(检测过程中,病毒导致症状出现的平均时间)。


       在加德满都,Sophie Lavaud为自己庆祝了生日,没有跳舞欢庆。她是在道拉吉里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人员之一。此刻,她正在“缓慢恢复,依然出现严重咳嗽,但是每一日都有好转,”她说到。

照片提供:http://assoapart.com


       Jonatan Garcia也确认,他接受了测试,而且正在加德满都隔离,其他人则对此不屑一顾,并未在去往到道拉吉里峰大本营前接受检测。


       在通常年份,聚会稀松平常


       在普通年份,这样的聚会经常举行。但是,这并非通常的年份。而且这也绝非大本营进行的唯一一场聚会。总之,这显然是一场有多支团队参与的活动,过去数日,部分成员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有过密切接触。

照片提供:美联社


       整体情况已经失控,令人意外的是,甚至中国一侧也取消了探险活动。其他队伍,例如Lukas Furtenbach也感觉迫于压力离开山峰。


       Furtenbach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篇很长的内容,谈论自己取消探险活动的想法。此刻,他已经远离大本营,他没有隐瞒任何事情。


        “我们试图去做所有正确的事情。在疫情期间,运营一次探险活动所要求的适宜的事情。我们有着自己的安全标准,我们单独行动,我们在大本营不与其他团队交往,我们持续接受测试。甚至当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在大本营爆发,听闻首支队伍出现感染病例时,我们更为谨慎,政府否认这些病例,而且其他队伍依然在聚会。”


在(南坡大本营)进行大规模测试的呼吁被无视


       “我呼吁在(南坡大本营)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个要求被无视。我们甚至更为频繁地检测,而且其他团队从来没有开始测试,或是在过多夏尔巴,或是队伍成员结果呈阳性后,停止检测。”

Lukas Furtenbach在山峰南坡大本营对一名探险队伍进行测试

照片提供:Furtenbach Adventure

       事实上,随着团队开始在山峰上进行攀登,Furtenbach已经警告人们可能发生的事情。


       “如果,我们带领人们去往山峰,那些状况不错,而且测试结果为阴性的客户,或是夏尔巴,又或是向导,他们依然可能感染病菌,而且在第二日患病,又或是两日后,身处3号营地或是4号营地时(,出现感染症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是一种肺部疾病。在山峰3号营地或是海拔更高区域发病,发烧和呼吸问题,可能导致问题。严重的情况,如死亡。因为直升飞机无法飞往那里。”


       “我无法面对一位夏尔巴或是客户因为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在我们冲顶尝试期间出现问题而死亡的责任。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大本营出现了严重的疫情。所有队伍。飞行员清楚,保险公司知晓,HRA机构明白。依然带领人们去往山峰上部这是对于合理观点的蔑视,从道德角度来说,也是违背人性的做法。今晨,我们的医生告诉我,如果我们允许人们向上攀爬,她就退出。我们的向导赞同。我也同意。我们所有人两晚彻夜不眠。现在,我们如释重负。泄气,但是放松下来。因为至少我们的队伍无需为山峰苫布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负责。”

Mountain Professionals团队的一名队员在出发去往珠穆朗玛峰顶端之前查看自己的辅助氧气设备

照片提供:Mountain Professionals


同时,另外一轮冲顶尝试开始


       部分团队出发,进行他们最终的冲顶,但是担心充满不确定性的天气状况。Madison Mountaineering团队于5月16日从山峰2号营地发送消息。他们把5月20日,21日和22日视作可能的登顶日,但是他们“每日都在重新评估状况”。他们计划在5月17日出发。


       部分登山者表示与大本营聚会有关联的Alex Broamov(不使用辅助氧气尝试)和他的俄罗斯队友们希望能够在5月20日到达山峰顶端。SummitClub队伍正在考虑自己的选项。由于不断变化的天气预报和八千米高度的疾风,参加聚会的Kedrowski及Posner此刻显得迟疑。


       天气预报员,Michael Fagin分析了难以预测的天气状况:“本周,很大的气旋沿印度西海岸推进,不会直接影响珠穆朗玛峰,”他解释到。“但是气旋会在5月18日至21日之间为珠穆朗玛峰带来大量积云。不同的模板显示可能的降雪。一些(模板)建议,我们或许会在期间一日或是多日看到10英寸(25厘米)的降雪。不过,部分模板显示珠穆朗玛峰没有降雪。”

沿印度西海岸行进的气旋,很有可能会向内陆移动


       此刻,好消息就是气旋离开珠穆朗玛峰顶端,向北部移动,坏消息就是,飓风沿印度西海岸以垂直角度向喜马拉雅山脉方向推进,并为区域带来狂风。根据Chris Tomer和Everest Weahter公司的Michael Fagin,这可能是“山峰的洪水”。Chris告诉自己身处珠穆朗玛峰和马卡鲁峰的客户,“暂时停止”,等待飓风离开。


       TC01A飓风,又名Tauktae,预计会带来严重降雪,道拉吉里峰或出现两英尺积雪,5月18日 - 21日,珠穆朗玛峰及马卡鲁峰有狂风出现。Chris以及Michael仅认为,这是颇为短暂的影响,冲顶尝试可以在22日后继续。根据山峰尼泊尔一侧登山季传统结束时间,5月31日判断,这为依然留在山峰的300名登山者留下大量攀爬及下撤的时间。不过,今年的攀爬季可能在5月15日结束!

Tauktae飓风 - 2021年5月16日


       最近的消息打乱了很多队伍的计划。例如,Summit Climb团队认定有两个适宜周期,但是此刻看起来他们仅有一个选择:


       5月15日 - 珠穆朗玛峰新闻:我们正在研究大量天气预报,并与所有计划进行攀登尝试的团队进行交谈。我们的目标是选择最好的“天气周期”,去往顶峰。我们团队多位成员及其他人对每日预报进行超过七日的分析后,看起来,这里存在两个适宜的天气周期:A) 5月20日 – 21日和B) 5月25日 – 27日。我们需要说明一件事情:这些好天气周期随时会发生变化。例如,A适宜周期时长更短,这是风速很低的时间逐渐缩短。此外,B适宜周期似乎晚些时候才会出现,这意味着周期将在24日 – 25日出现,现在,已经推迟至26日 – 27日。我们认为A周期更为可靠,由于出现的时间更早。B周期则还有十日时间,对于天气预报来说,这是极为漫长的时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且我们已经看到B周期持续推迟。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能够把握的事情比任何计划都更为可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珠穆朗玛峰,周末更新 - 5月16日

从大本营眺望罗拉垭口,远处为珠穆朗玛峰

照片提供:昂江布/www.mountainguides.com


       过去一周,珠穆朗玛峰的消息纷繁复杂,从客户登顶山峰到一支大型队伍取消探险活动。本周,随着300人于5月19日开始冲顶尝试,这里会出现更多报道。


上周


       上周,5月11日,12日和13日,我预计有172人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端。气旋位于珠穆朗玛峰南坡,正是人们能够在高海拔山峰遇到的出色状况。总之,随着气旋向北部移动,风速增加,而且团队希望能够在遭遇狂风之间迅速进行换一次冲顶尝试,但是却在山峰3号营地发现,风速过强而无法继续。


       上周的重大消息就是,周六,5月15日,奥地利探险公司负责人,Lukas Furtenbach告诉自己的整个团队,由于“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情况失控,”他决定取消探险活动。Furtenbach是为数不多坚持严格遵守安全规定,把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影响保持在最低限度的探险队伍负责人之一。他购买了数百份试纸,雇用了一名营地医生,并显示他的团队成员与人们其他人员之间的接触,其中包括他的夏尔巴,初始及营地工作人员。他依然认为对于自己的20名客户,4位登山向导及27名夏尔巴来说风险过高。他的整个队伍已经完成海拔适应训练,并等待风速减缓,开始他们的冲顶尝试。他表示,“部分团队,对于基本的安全考量根本不屑一顾。团队之间举行了会议,这里还举行了庆祝,聚会。”


       Lukas公布了更多关于自己决定的细节:


       我非常泄气,我极为失望,我对自己的客户感到抱歉,我对自己的夏尔巴和向导充满歉意。我们试图去做所有正确的事情。在疫情期间,运营一次探险活动所要求的适宜的事情。我们有着自己的安全标准,我们单独行动,我们在大本营不与其他团队交往,我们持续接受测试。甚至当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在大本营爆发,听闻首支队伍出现感染病例时,我们更为谨慎,政府否认这些病例,而且其他队伍依然在聚会。我呼吁在(南坡大本营)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个要求被无视。


       我们甚至更为频繁地检测,而且其他团队从来没有开始测试,或是在过多夏尔巴,或是队伍成员结果呈阳性后,停止检测。如果,我们带领人们去往山峰,那些状况不错,而且测试结果为阴性的客户,或是夏尔巴,又或是向导,他们依然可能感染病菌,而且在第二日患病,又或是两日后,身处3号营地或是4号营地时(出现感染症状)。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是一种肺部疾病。在山峰3号营地或是海拔更高区域发病,发烧和呼吸问题,可能导致问题。严重的情况,如死亡。因为直升飞机无法飞往那里。我无法面对一位夏尔巴或是客户因为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在我们冲顶尝试期间出现问题而死亡的责任。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大本营出现了严重的疫情。所有队伍。飞行员清楚,保险公司知晓,HRA机构明白。依然带领人们去往山峰上部是对于合理观点的蔑视,从道德角度来说,也是违背人性的做法。今晨,我们的医生告诉我,如果我们允许人们向上攀爬,她就退出。我们的向导赞同。我也同意。我们所有人两晚彻夜不眠。现在,我们如释重负。泄气,但是放松下来。因为至少我们的队伍无需为山峰苫布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病例负责。


       传奇登山者,Thom Pollard在自己的播客内容中表示,他们在自己的营地严肃地遵守安全规定,而他们甚至有一名队员患病,被送往加德满都。一位高调的夏尔巴,江布夏尔巴,因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返回加德满都接受治疗,并在居所中隔离六日时间,随后第17次登顶珠穆朗玛峰而登上新闻头条。喜马拉雅时报报告,他与巴林王国团队一同到达山峰,但是患病,随后,4月20日,他被直升飞机送回加德满都 ,而且他的核酸测试结果呈阳性,入院治疗,之后返回山峰,5月11日,他又一次站在山峰顶部。


       在CNN的采访中,扎西夏尔巴,Seven Summit Treks公司主席表示,“他们的30位珠穆朗玛峰客户检测结果为阳性。”


       同时,尼泊尔旅游局继续否认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出现任何感染病例。


本周


       预计气旋会在5月19日或是20日向北侧移动,所以,此刻,团队已经出发,准备就绪。我预计接下来数日会有超过200人到达山峰顶部。好消息就是Seven Summit Treks的超级队伍已经进行了攀登,所以,这让(此次)在山峰山峰尝试的人员减少100人。这也是漫长等待队列出现的时候。无法绕过速度更快登山者的“缓慢”攀爬者形成的漫长等待队伍。


       随着所有人期待尝试冲顶,纷纷去往山峰,在5月25日结束登山季,大本营很有可能变得空旷无人。如果事情按照这个方向发展,那么这会是历史上时间最短的珠穆朗玛峰登山季。通常来说,这里会有数支团队等待至所有人结束攀登,随后,进行尝试。Dave Hahn因为采取这种策略而闻名!2019年,Mike Hammill选择相同的方式,并带领自己的团队在事实上空无一人的山峰取得成功。考虑到照片显示的在南峰和顶峰之间大量登山者列队等待来说,这是精彩的做法。


祝愿本周进行攀登的所有人好运。


其他八千米级别山峰


道拉吉里峰 - 结束?


       仅有82岁的Carlos Soria与队友,夏尔巴和厨师依然留在这里。他表示自己或许再进行一次尝试。大本营受到新型冠状病毒,COVID疫情的侵袭,多支团队开诚布公地提供了感染报告。显然,部分上个月成功登顶安娜普尔那峰的登山者去往博卡拉休息,在去往(道拉吉里峰)大本营前感染了病毒。这里有超过25人乘坐直升飞机返回加德满都,其中包括数位尼泊尔军队的军人,他们正在这里清理营地的垃圾。


马卡鲁峰 - 结束


       显然,马卡鲁峰没有出现登顶,但是由于这里的消息很少,所以我的说法可能错误。我的确知道一些人进行尝试,并折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类欠缺思考的悲伤山峰

       为什么,哦,为什么,2021年,你有着所有可能(合理地)选择的活动,而你会在呼吸疾病全球疫情爆发期间,去往珠穆朗玛峰进行攀登?


       你不应该作出这样的抉择。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你便陷入了生活在人类欠缺思考的悲伤山峰顶部,追求刺激,自私自利个体的世界。


       有趣的事情就是,如同其他每一年的情况一样,人们在自己热情的驱动下进行攀登。自然而然,登山者们花费14个月时间隔绝,为了停止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无尽的传播,而且依然在继续这个过程,他们回到家中,对于其他团队厚颜无耻地忽视隔离规定的行为感到不满。


       记录珠穆朗玛峰商业探险活动的Alan Arnette进行了出色的报道,让世界上任何人都能够深入地了解此刻喜马拉雅山脉探险活动的动向。总之Alan近日对身处珠穆朗玛峰南坡的Kenton Cool的采访中根本没有提及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的状况,尽管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和尼泊尔国内的情况均相当危及。Alan遮掩关于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铺天盖地的评论,而是选择谈论山峰。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怀疑,更大范围的登山群体,攀爬者们在疫情(依然存在)期间,作出去往珠穆朗玛峰进行攀登的决定需要全方位的咨询和整体考量,因为如果你近距离了解,状况令人愤怒和震惊。

       首先,印度和尼泊尔医院急切地需要医用氧气。由于印度没有足够的氧气瓶,帮助病人度过他们的血氧含量或下降至40%至50%的关键治疗时期,印度的病患正在死去。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多数登山者使用辅助氧气,今年也毫无不同。典型的攀爬者将在山峰消耗四至八瓶辅助氧气。在山峰3号营地留宿使用一瓶,在山峰3号至4号营地之间耗尽一瓶,从4号营地去往the Balcony地区耗费一瓶,在山峰4号营地过夜,一瓶,从Balcony地区去往顶峰,一瓶,从顶峰回到山峰4号营地,一瓶,在4号营地留宿,一瓶,剩余返回过程,一瓶。这是流量相对较低的平均使用量。夏尔巴使用更少的辅助氧气,大量西方登山者将耗费更多的辅助氧气。考虑到尼泊尔(今年)颁发了超过400张珠穆朗玛峰登山许可,我们谈论的是山峰储存的超过3,000瓶辅助氧气。


       所以今年,反差极为明显。你看到山峰满是富有的登山者,有着无限的辅助氧气物资,而由于医院没有足够的医用氧气让他们存活下来,加德满都及班加罗尔的街道上有着正在死去的人们。


       其次,我们有极具经验的向导,一些人持有神圣的IFMGA资质,他们带领客户在山峰进行攀爬。如果一名攀登者在山峰大本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直至到达山峰高处才出现症状,他们几乎绝对会死亡。攀登珠穆朗玛峰时,呼吸系统的功能已经达到极限,所以结合新型冠状病毒病症,你根本无法从山峰返回。国际登山向导是我们这项运动的主导;看到他们与上帝的意志游戏,表现得如同他们理解病毒的病理知识和高海拔区域对hACE2蛋白的影响,显示出他们放弃了照顾客户的责任,这显然是他们最为严重的罪过。


       或许登山者表现出的最为残酷的行为(而且我几乎要指责向导 - 如果向导不带领他们,几乎没有人会攀爬山峰),就是对于自己的影响和反复认定,他们无私地帮助尼泊尔经济缺乏正确的理解,好像尼泊尔的经济从本质上来说与Khumbu地区一些选中的茶馆收入相关。


       在疫情期间,唯一支持像尼泊尔这样国家的方式是中央银行的经济刺激行为,而非从登山旅游者手中获取数千美元。所以,在挽救尼泊尔经济方面,2021年的珠穆朗玛峰登山者造成了比他们愿意承认的多得多的破坏。


       例如,从英国出发进行攀登,你必须转乘两架国际航班,同时,向导公司通过货运方式运送物资去往尼泊尔。在加德满都停留,保持社交距离几乎毫无可能,随后,你乘坐去往Lukla地区的飞机,并开始为期两周的徒步,在所有其他登山和徒步群体沿途留宿的相同茶馆停留。接下来,你坐在山峰大本营,你所见的是,一队队向这里运送物品的牦牛,来自更为狂野区域的本地农民驱赶着这些动物。当然,储备两个月时间里,足够分配给大本营每一个人的食物和物资根本毫无可能(数千人),所以,直升飞机,背夫和牦牛每日都会向这里运送物品。仅是一个人攀登珠穆朗玛峰便需要如此之多毫无必要的(外界)接触。从英国打包行李的人员到尼泊尔Khumbu山谷的背夫。行李从一个全国大面积接种疫苗的国家被送往一个国际卫生组织评价191个国家之中,医疗卫生水平位列150位的国家,而且这里仅有1.3%的人口注射了疫苗。


       登山者和向导对于事情缺乏理解令人震惊。我明白,一些人的确希望Khumbu山谷变得更好,但是相较于绕过半个地球,人们可以向很多不同的基金会,或是那些医疗机构捐款,帮助尼泊尔。使人悲伤的现实是,大量为帮助容易影响国家,其中包括尼泊尔的基金会,由于公关宣传方面的自我意识,而鲜少对外提供信心。或许登山者缺乏圆滑老练的一面并不令人意外,例如,Kenton,一方面,他正是以去往世界上部分最为脆弱的生态系统进行探索为生。这样无法调和的矛盾真实存在。


       珠穆朗玛峰的攀登世界也存在一些积极行为。Jagged Globe和Alpenglow Expeditions,两间大型探险公司,很早便表示,在疫情期间开展(探险)活动荒唐且愚蠢。他们清楚,事实上,身处珠穆朗玛峰,隔绝和保持社交距离毫无实际的可行性,而且他们的向导不得不放弃各自国家的疫苗注射,从而配合珠穆朗玛峰的登山日程安排。如果不是去往山峰,此刻,大量登山者至少接受了第一剂疫苗。


       Alex Txikon从珠穆朗玛峰带来另外一个积极的消息。面对尼泊尔逐渐恶化的疫情形式,他和他的队友,Sendoa和Iñaki决定取消他们的探险活动。这或许是更为艰难的抉择,因为他们已经完成了部分海拔适应训练,而且几乎准备去往顶峰。Jagged Globe公司和Alpenglow公司无需跨国半个地球,亲眼见证,“珠穆朗玛峰糟糕的景象”,至少Alex和队伍最终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所以,今年尝试大型山峰是否是适宜的想法?或许,但是显然不是在珠穆朗玛峰。这座山峰的完全商业化使得登山者对于本地人口的影响巨大。简单地说,由于自私的登山者决定,这是他们登顶珠穆朗玛峰的年份,尼泊尔人会因此死去。或许可能在更为偏僻的山峰进行一次更为安静的阿尔卑斯风格攀爬,仅携带很少的行李,在规模很小的团队之间形成真正的“保护泡沫”。但是,认为这可以在珠穆朗玛峰实行本身就是个笑话。


       这是一座美丽山峰另外一个令人悲伤的阶段。珠穆朗玛峰并未发生雪崩,这里没有导致大量夏尔巴遇险的地震,这里仅有等待赚取收入的大量西方登山向导。为了证明这一点,Noel Hanna,来自北爱尔兰的知名高海拔登山者告诉Outside杂志:“我看待新型冠状病毒,COVID的感觉,如果无感染,那么就感染,这是你需要投入的赌注。”欢迎来到人类欠缺思考的悲伤山峰,Noel。


       你是否能够做些什么?好吧,如果你期待在珠穆朗玛峰或是其他山峰进行任何向导带领的攀爬,考虑你的经济状况。选择一间可靠的公司,避开那些认为他们使用辅助氧气在山峰攀登比身处重症监护室,急需医用氧气治疗病患更为重要的人们。而且,询问你自己,你是否真正相信一位非常高兴能够继续在满是病毒的大本营工作的向导,尤其是他们在高海拔登山者遇到致命危险时,没有任何解决办法?


       保持诚实,了解尼泊尔国内持续上升的死亡人数,及医院迫切需要医用氧气的显示随着珠穆朗玛峰登顶出现,我不知道2021年的珠穆朗玛峰如何独自存活。毫不夸张,他们从一个有着真切需求的国家,携带挽救生命的设备攀登山峰,并下撤,以满足自己的愿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春季登山季,由于天气适宜,攀登珠穆朗玛峰成为入门选择,探险活动从3月开始,可能持续至5月末

照片提供:美联社


       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追寻自己的梦想。但是,我们对于自己的生命负有责任,我们需要在承担对自己,家庭和社会责任的前提下,作出选择。登山运动与阶层无关,但是绝对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责任相关。


       生命可贵,来日方长!



信息来源:Alan Arnette,Angela Benavides,                                          https://www.matthewdthornton.com


0

鲜花

0

握手

0

雷人

0

路过

0

鸡蛋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