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手机版二维码

    随时手机查户外信息

    扫一扫
  • 扫描二维码

    加入官方微信公众号

    点击加入

雀儿山、阿尼玛卿,是谁在关闭这些6000米雪山?

国内资讯 Huwai-Admin
2020-8-31 20:54 169人浏览 0人回复
摘要

阿尼玛卿:突遭 “封山”8月19日,岩羊户外的向导小杨正带着队伍从阿尼玛卿大本营前往C1营地,这天天气较好,行进十分顺利。突然,对讲机响了。消息来自山下,每次进山前,他们都会和当地村民交代好,如果有事方便联 ...



阿尼玛卿:突遭 “封山”

8月19日,岩羊户外的向导小杨正带着队伍从阿尼玛卿大本营前往C1营地,这天天气较好,行进十分顺利。

突然,对讲机响了。消息来自山下,每次进山前,他们都会和当地村民交代好,如果有事方便联系。

“这边森林公安、还有省公安厅的、什么保护区的,都来了,叫你们赶紧下撤!”

小杨一听,虽然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当机立断:“下撤。”


▲阿尼玛卿攀登途中。图片来源/岩羊户外

岩羊的队伍马上下撤到了大本营,迅速组织工作人员,连夜撤营。

当天晚上凌晨两点钟左右,队伍撤到了玛沁县大武镇,这是大部分阿尼玛卿攀登活动的集散地。因为已经没有大武到西宁的航班,他们安排了车辆第二天把队员送回了西宁。

直到一切都安排妥当,小杨才知道,早在18日,阿尼玛卿“封山”的消息就传开了,所有的户外群都在热议。


▲18日,得到消息的户外爱好者开始讨论。

黄河源头最大的山

阿尼玛卿,位于青海省东南部果洛玛沁县,属昆仑山东脉,冰川地形丰富,冰川数量占黄河源的90%,共有18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峰,其中主峰为玛卿岗日,海拔6282米,是一座技术型雪峰。

主峰在1981年由日本一支登山队首登。而一直到2017年,登山公司“自由之巅”沿东北山脊带队成功登顶,岩羊户外从南坡开辟一条新线路——岩羊线,阿尼玛卿的商业登山活动才试探性地开始展开。


▲行走在阿尼玛卿。图片来源/岩羊户外

岩羊户外认为阿尼玛卿山体庞大,冰川、冰裂缝多且极其漂亮,在大本营附近就可以可以在冰川上练习,适合技术登山的初学者,并且接近性较好。自开线以来,岩羊户外带队的登顶率很高,这里非常有希望取代雀儿山的商业登山地位,成为未来的热门山峰。


▲阿尼玛卿。摄影/Mario Biondi

在藏语中,“阿尼”意为“最古老的始祖先翁”,是主宰山河大地的主神;“玛卿”之意为“黄河源头最大的山”。作为藏地“四大神山”之一,常有藏民在这里转山,认为可以消除罪孽,达到灵魂升天的目的。凭借着漂亮的冰川和神秘的藏族文化,阿尼玛卿还吸引了不少徒步、自驾爱好者。

然而,阿尼玛卿活动的发展,随着一场非法采煤事件的曝光,戛然而止。


▲阿尼玛卿冰川。图片来源/岩羊户外

祁连山非法采煤事件

在2020年8月4日,新华社发布了一篇题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调查报告,在公众中引起轩然大波。

记者通过两年的跟踪调查,发现兴青公司自2006年开始就在祁连山矿区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严重破坏了当地环境。虽然期间经历了多次环保整治,却始终没有遭到取缔,在采煤巨大的经济利益下,当地政府似乎对环保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8月6日,青海省成立了调查组前往当地调查非法采煤事件,并在3天后公布了调查结果,青兴公司违规采煤的情况属实,相关干部遭到免职。8月15日,青海省全省开始拉网式排查生态环保问题。

8月18日,阿尼玛卿周围的一切涉及旅游、科考、工程的活动全面叫停。


▲央视新闻调查了祁连山非常采矿的情况。

雀儿山的曲折之路

2020年5月22日,户外群流传一则玉隆拉措自6月1日起关闭的消息,而雀儿山正是位于玉隆拉措景区之中,景区关闭意味着登山者可能无法再前往雀儿山进行攀登。


▲当时刷屏的“关闭消息”。

雀儿山位于川西高原,横断山脉的北部,曾经川藏北线需要翻阅的最高的垭口就是海拔5050米的雀儿山垭口,驾车从成都开始经雅安、康定、甘孜、过雀儿山,再往前开100公里多,便是西藏界,雀儿山就是川藏线上的“网红雪山”。

海拔6168米的主峰,名为绒麦峨扎,在藏语中意为“雄鹰飞不过的山峰”。这里地形复杂多变,冰川发育完整,其中C1到C2路段中的冰川最为壮观靓丽,被誉为“最美6000米雪山”。又因为广布冰裂缝,在登顶前有段60m,50°左右的冰坡,成为很多想要提高攀登技术和经验的山友们的不二选择。


▲雀儿山。摄影/SINGING

雀儿山山脚就是玉隆拉措,“玉”是心,“隆”是倾,“拉措”是神湖,意为“倾心的湖”,是我国最大的冰川终碛堰塞湖。在阳光的照耀下,湖水呈现出蓝绿色,如宝石般璀璨,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最美景观拍摄地之一。但玉隆拉措的开发甚少,至今仍然是川藏线上的一个冷门景点。

近年来,康定机场利用航空网络的优势,对川西旅游环线进行了一系列的开发,包括环亚拉雪山景区、木雅嘎达景区的建设,而这次的玉隆拉措,就是中间的一环。


▲玉隆拉措。摄影/程小雨

听到玉隆拉措关闭的消息后,凯途高山雀儿山项目的负责人李毅首先慌了神。在此之前,他们刚发布了活动招募,近期的队伍甚至已经取得了登协的许可,如果景区关闭,活动就无法举办,该如何是好?

经过多方信息确认,李毅认为当时是政府委托景区通知各个俱乐部,玉隆拉措即将关闭,但暂时还没有任何关闭的官方文件,也没有明确日期,最初流传的消息是工作人员个人微信发送的

6月15日,李毅率先锋建营队伍前往雀儿山,保证了雀儿山封山前的活动都如期举行。


▲雀儿山营地。摄影/SINGING

在活动顺利举办几周后, 7月10日,景区再次禁止入内,原因是有4个喇嘛意外溺水,并非登山事故。虽然凯途有部分队员被拦截,最后经过与景区和当地政府协商后,攀登活动继续进行。

但是,7月21日,玉隆拉措景区再次关闭,同时传出的还有一则消息:某户外公司的客户20日在雀儿山攀登途中,突然倒地,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7月22日,德格县教体局发布了《关于马尼干戈雀儿山登山运动场区安全评估的通告》,通告称雀儿山滚石、雪崩、滑落等风险突出,极端恶劣天气频繁,不适宜开展登山运动或户外活动。并从即时起暂停开放当地登山运动场区。

一天后,玉隆拉措景区正式开建。


▲雀儿山下山途中。摄影/DazhaoPlus

是“谁”关闭了这些6000米的雪山

阿尼玛卿关闭之后,天津的登山爱好者万方不得不取消了他计划了大半年的攀登计划。

遗憾之余,他总结了这次封山的原因:“一刀切,不作为。”青海的经济很大程度上是靠旅游带动的,特别阿尼玛卿所在的玛沁是个偏远县,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不好好利用山峰资源,更难以脱贫。

而在环境方面,万方认为登山活动对环境的影响较小,只要有序管理、引导是不会出现环境问题的。

三江之源

青海省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江之源。

环保组织“绿色江河”曾调查了长江源的冰川情况,发现冰川在40年内就退缩了4000米,受全球变暖影响严重。而在冰川消融的背后,隐藏的是整个生态系统的破坏。



高原的土层很薄,只能长草,又多是冻土。在正常情况下,冻土能避免有机物轻易被流水冲走。而在全球变暖的时候,冻土消融,再遭到冰川融水的冲击,就造成了水土流失。

雪线之下,碎石坡和草甸之间,就是草地沙化发生之处,随着草甸边缘的不断沙化,最终青藏高原将变成一片沙漠。

当温度、水分发生变化时,生态系统中的优势种也会改变,并靠抢夺阳光、土壤、水分、甚至挥发出有毒物质来赢得竞争。原本这里长的是牧草、后来就变成了梭草、蒿草,甚至什么也不长,形成了黑土滩。


▲土地退化成黑土滩。图片来源/网络

同时,人类的活动也在破坏着野生动物栖息地。原本完整的一块栖息地,野牦牛、藏羚羊、雪豹各种动物在这里繁衍。在中间修一条路,动物就不会往路上走,甚至远离路,形成了两个栖息地,大大减少了活动的范围。

而路不仅可以是修出来的,在脆弱的地表上,一队徒步者就足以破坏植被,踩出一条路来。

这样的高原环境一旦遭到破坏,影响到的不仅仅是青藏高原的生物,还是生活在三江流域的所有人。

为了减少一切人为可避免的破坏和影响,国家在青海省建立了多个自然保护区,所有旅游、科考项目都不得随意进入核心保护区。

这就是阿尼玛卿被封闭的原因:阿尼玛卿本身属于三江源核心保护区,禁止入内。


▲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功能区划图,其中阿尼玛卿位于红色核心区。

其实,另一座被封的6000米雪山雀儿山也地处“新路海白唇鹿自然保护区”。

地理专业出身的 Annie,今年在雀儿山大本营呆了一整个登山季,一边维护营地的日常,一边也在观察着雀儿山的环境。先前她就从文献资料中得知,这里的冰川已经在快速下沉,甚至海拔很可能也因此下降,也就是说,雀儿山可能没有6168米了。

“我上山时在C2那天晚上明显听见帐篷下冰裂的声音,第二天就发现附近又多了一条裂缝,冰裂缝的形成会加速冰川消融的速度。像这些高山冰川对全球变暖格外敏感,加上局部的山地小气候,可能就造成冰川消融的速度相对较快。”(Annie回忆起她在C2时的经历)


▲C2新出现的冰裂缝。图片来源/Annie

不过,Annie 也认为雀儿山植被、动物较多,生态系统没有阿尼玛卿那么单一,在雪儿山的雪线以下,相对于同海拔雪山来说,同样遭受到全球变暖的影响,这里有着更好的恢复能力。


▲雀儿山的植物。摄影/程小雨

所以这两座雪山所处的环境,拥有不同的承载力。我们也能看到雀儿山封闭的原因中并不含登山者对环境的影响。

然而,在雀儿山景区开建之后,难以避免也会有更多施工队进入。据悉将开始包括游客服务中心、观景台、道路、停车场等设施的建设,建筑面积共计约8000平方米,道路总长约2万米。在两年后,建成的景区更是有可能迎来大量人流,很多户外爱好者对雀儿山的未来产生了担忧。

对此,Annie 指出这还是要取决于景区今后的建设和管理,如果玉隆拉措的管理者选择做生态旅游,像栖息地碎片化、水源污染、土地板结等很多问题是可以避免的,甚至可以起到保护野生动物和自然资源的作用。但是经过一个多月与当地政府和景区管理人员的接触,Annie 对此并没有多少信心,认为玉隆拉措的开发可能会弊大于利。

登山者不会破坏环境吗?

在阿尼玛卿关闭的帖子之下,并不乏这样的声音:登山者并不会破坏环境,相反他们才是最热爱环境的。

确实,户外圈一直有着“无痕山林(Leave No Trace)”的概念,登山界的教科书《登山圣经》中也指出:“每一位有责任感的登山者都必须明白:自己探寻的那片荒野就是一片最圣洁的处女地,是我们必须保护的珍贵资源”。

李卫东已经从事登山行业二十多年了,每次撤营,他都会地毯式地搜索所有垃圾,能带出去的他都要带出去。

然而,作为青登协的领导,他也见过了太多不守规矩的人:

“我跟他们说把山上的这些东西带下来,谁都给我保证:“没问题,我把垃圾带下去”。那你最后走的时候,把垃圾偷偷埋到雪里,这边来干啥?”

在管理上,并没有一个“环保理念检测仪”,在进山前就检测出每个人是否会把垃圾带来下山,也没法给每支队伍配一名联络员去监督登山者。如果登山圈自己内部,不能做到清者自清,那么管理上的“一刀切”,可能也是无奈之举。


▲笔者在雀儿山从C1下到BC见到的垃圾。

商业队能否做好表率

从队伍上看,大部分的登山者都是通过商业登山队参加活动的,商业队中带队向导的理念,往往决定了整支队伍造成的影响。


▲商业攀登。图片来源/网络

对此,岩羊户外介绍了他们的环保理念:在执行攀登的过程中,所有垃圾,包括排泄物,都带下山。另外,出发前会与客户开一个行前会,学习无痕山林原则、提醒垃圾处理的事项。但是在实际过程中,难免有一些队员可能不方便、也不愿意处理卫生纸这类垃圾,但岩羊户外还是会安排工作人员去妥善处理,把垃圾带下山。

而户外俱乐部良莠不齐,一直是国内登山行业的一个现实状态。几年前,一张雀儿山冰川遍地垃圾的照片,就曾引发热议。


▲雀儿山的冰川满是垃圾。图片来源/巴玲

也许从环保角度讲,登山运动造成的破坏可以忽略,但前提是所有的队伍、所有的登山者都真正做到了对环境负责。

青藏高原的环境正在不可逆地往坏方向发展,虽然这主要上是气候变化的问题,但我们每个人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减少人的影响,去缓解这种变化,所以目前,禁止登山者进入,情有可原。

更何况,封山并不是只是针对登山者们,而是包括了所有进入核心自然保护区旅游、科考的人。

商业队能否做好表率

雀儿山的封闭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在于所在地玉隆拉措景区的建设,二在于事故引发的安全重估。

在封山事件的结尾,德格县教体局因为安全问题,当地登山运动的开展,计划之后再对攀登环境进行重新评估。

但也许问题就在于,登山运动本质上就是蕴含着危险性的,安全问题客观上是不能消除的。


▲登山事故。图片来源/《珠峰救援》

登山者秉持着自由的原则,想着责任自担,我承认登山是有风险的,但这个风险我可以承担。

而对于当地来说,登山者本身让管理变得麻烦,一旦发生安全事故,景区也会成为风口浪尖之处,带来负面的影响。这样我为什么要放你们进去?出了事谁担责任?所以很多地方对于登山者的态度都是消极的。

激进的攀登者和保守的管理者之间的矛盾戏,在每一个山头上演。


▲当地官员和某商业队在营地讨论能否攀登。

在雀儿山关闭之时,甘孜州教体局也发表了一则《关于开展德格县雀儿山登山活动通告景区进入登山大本营放行的通知》,文件指出,登山事件的责任应该由活动组织方承担,与景区及行政批准单位无关。

登山活动的组织方,就是商业队,或者说户外俱乐部,甚至有些是自行组织的小队。

7月21日,在雀儿山攀登中死亡的客户就是由商业队带领的。领队在事件发生责任时是否尽到了责任,我们尚不清楚,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们还没发布详细的事故报告。

对于雀儿山的事故,岩羊户外认为,很多商业队招收队员的门槛太低了,在各方面,包括体检报告、攀登经验上的筛选并不严格,很多人甚至没爬过雪山,却也能报名。

根据登协的规定,攀登雀儿山这样6000米级的雪山,至少要有一座5000米级的攀登经验。很多人爬了四姑娘山大峰这种徒步型的5000米雪山,就可以通过注册。但是岩羊户外还是建议客户先攀登一座5000米级技术型山峰,这样攀登6000米的技术型山峰才会比较轻松。


▲雀儿山冰裂缝密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发生危险。图片来源/Annie

在阿尼玛卿封山后,各个商业队都为客户提供了退款或换山的活动。玉珠峰、金银山都成了选项之一。

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位于位于青海格尔木南160公里的昆仑山口以东10公里,是昆仑山东段最高峰。作为民间攀登的起点,这里一直受到登山者的青睐。


▲玉珠峰南坡C1。图片来源/小明

然而,近期凯途高山已暂停关于玉珠峰的活动传播,玉珠峰常规登山活动暂停审批;岩羊户外也表示,青海省的其他山峰也正面临着排查,他们暂时无法取得登山许可。

对于目前可以攀登的6000米技术型山峰,岩羊户外推荐了四川贡嘎山区的金银山,海拔6410米,攀登难度和早期的雀儿山相近,攀登季节在九月之后,适合反季节攀登,有望承接起雀儿山的地位。

确实,中国有着最为丰富的高山资源,在一座山被封之后,我们似乎总能找到另一座山来攀登。

但作为登山者,我们又从自己身上反思了吗?

在中国登山行业飞速发展的情况下,接触登山的人越来越多。

青登协的李卫东认为,现在国人登山,不是以运动为主,而是一种带着炫耀性质的体验攀登。在他带队二十多年来,就没有队员是纯粹是为了学习登山技术而来的。


▲在活动中,很多人连基本的装备穿戴都需要一再强调。图片来源/CANN

甚至在大本营的时候,李卫东教他们如何使用装备,但是到了更高的一个营地之后,他们就不动了。李卫东又像保姆一样再帮他们穿上安全带、高山靴、冰爪。

技术都全然不会,更不用谈安全细节了,一旦向导出现问题,在高山环境中毫不具有自保能力。

不管对环境负责还是对自己的攀登负责,中国登山活动的参与者,做到的都还远远不够,仅仅从登山者的利益出发,指责管理者的一刀切,不免过于片面。

对于这次阿尼玛卿的事,李卫东表达了他的态度:

“还是想关闭一段时间,让大家反思反思。”
0

鲜花

0

握手

0

雷人

0

路过

0

鸡蛋

推广
火星云矿 | 预约S19Pro,享500抵1000!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