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手机版二维码

    随时手机查户外信息

    扫一扫
  • 扫描二维码

    加入官方微信公众号

    点击加入

山友AA重装失联后续:他念他翁没有奇迹……

国内资讯 Huwai-Admin
2020-8-18 08:17 228人浏览 0人回复
摘要

8月12日下午五点半,ID@化缘和尚的山友在8264户外资料网资讯平台发帖寻人。之后,一则名为《驴友飞鱼守望者于他念他翁线路失联,希望知情驴友能提供线索》的帖子开始在各个户外群流转……失联?贴中称,失联山友系扬 ...

8月12日下午五点半,ID@化缘和尚的山友在8264户外资料网资讯平台发帖寻人。

 之后,一则名为《驴友飞鱼守望者于他念他翁线路失联,希望知情驴友能提供线索》的帖子开始在各个户外群流转……


失联?

贴中称,失联山友系扬州人,户外ID@飞鱼守望者(扬州户外圈大多喜欢称呼其”飞鱼“),于8月2日结伴走他念他翁线路。

按照预定行程,飞鱼最迟应10号出山,但一直到12号仍未有消息。报警之后,朋友发帖寻人,多方寻找,希望有近期走他念他翁的山友若在途中遇到他,可以提供相关线索。

当晚,当地知名媒体扬州晚报即联系失踪者相熟人士,再次证实消息真实性:
8月12日晚上,记者从江苏扬州最大的民间户外团体——扬州健身跑团获悉,驴友“飞鱼”在云南徒步他念他翁线路时失联,截至目前仍杳无音信。
——来源:扬州晚报



据悉,飞鱼是在第四天徒步河谷时失联。综合寻人帖补充信息及受访队友公开信息等,我们大概梳理了一下失联前状况:

进山后第二天,飞鱼原AA小分队就因线路分歧开始出现不同意见;

第三天,飞鱼与其他两个人组成临时小团队继续前进,其中一人原为另一支队伍的山友。这天,三人在揉错下面约4600海拔的地方扎营。

  • 据队友称,当晚在营地时,体力不及队友的飞鱼曾说,让队友往前面走,晚上他能够自己走到约定营地,实在不行,他可以跟着后面的两支队伍。


第四天,三人小团队在线路上也出现分歧。其中一位山友选择走山上的横切路线;飞鱼和另外一人选择沿河谷徒步——这两条路线应该汇合在一个叫龙噶称明的地方。

  • 横切的山友率先抵达集合点并等候,一小时后,和飞鱼同走河谷线路的山友也抵达了集结点,两人继续等待一个小时,没有等到飞鱼。


考虑到前一晚飞鱼所言,两人决定继续前行,以为晚上到营地应该能汇合……


疑似失联地点附近。图源网络

自此之后,无人曾再见飞鱼。

直到9号晚上,原本在飞鱼等人后面的两支队伍也顺利出山,均表示没有看到飞鱼。
——“此时,我们才知道飞鱼失联了。”
失联山友此次所行线路跨越两县。据称,飞鱼三位亲友据其路线初步判断,以为是在云南境内失联,随即于14日飞抵云南丽江,后根据搜救情况判定实际失联地点位于西藏境内的扎玉镇班藏村附近,便又连夜转车前往……

事发后,当地政府和警方展开连日搜救,但均毫无线索。
随着时间流逝,飞鱼的状况越发令人揪心,大家都期盼飞鱼无事,一切只是虚惊一场……



只是这一次,他念他翁没有奇迹。

16日,前方搜救队传来消息,“飞鱼”已不幸遇难。据了解,搜救队在他念他翁线的一条河里发现了飞鱼遗体……



他念他翁在哪里?

他念他翁山隶属横断山脉,位于西藏昌都地区,怒江和澜沧江之间。



怒江大峡谷。图/尔火山夫@图虫户外

这是一条细长的山脉,为横断山脉从西向东的第2列,同时也是藏东南最东边的一列山脉。山脉中段也被人习惯性称为怒江山脉,山脉的上段和下段仍旧被称为他念他翁山。

这里山体陡峭,大多呈棕色,表面植被较少,极具视觉震撼;同时,这里也散落着无数鲜为人知的美丽高原海子……是许多山友心中真正的秘境。



图源网络。

由于地处偏远,挑战较大,线路较新,来此徒步的大多是颇有经验的户外老手。

目前较为知名的他念他翁盐登线,也是由几位山友在2018年才成功开辟。


  • 盐登线以西藏芒康县纳西民族乡盐井乡为起点,以登巴村为终点,行程约8天左右。




他念他翁徒步中最亮丽的高山湖泊——揉错,即失联山友第三天扎营附近。图/登徒子户外-叶子@图虫创意



独行,户外致命禁忌

他念他翁徒步沿途景观为典型的横断山脉地貌风格,有着类似南美巴塔哥尼亚的壮丽风光,各色花海和高山海子交错其中,极为惊艳,但也颇具挑战。山友@林林曾这样形容:
他念他翁仿佛魔女的个性,明艳,独特,阴晴不定,有时候坏起来连着一个月下雨,要看惊艳的美景,凭运气。


但对山友飞鱼来说,这绝不是难度系数最大的线路。

作为扬州乃至国内户外界知名的“强驴”,飞鱼身高175,身材健硕 ,曾徒步库拉岗日、冈仁波齐、念青东、博格达、鳌太、贡嘎、喀纳斯、狼塔、南太行等诸多线路,户外经验丰富,为人坚毅而冷静,有着极强的户外自主意识。

此行出行,系飞鱼在8264平台上与来自全国的山友约定共同前往。在好友看来,这只是飞鱼的一次例行徒步出行,和以往没什么两样……却没料到竟成永别。


走向山野。图为洛克线黑湖垭口。图/徒步中国领队阿瑶
逝者已矣。把关注点引向悲剧人物本身并无意义,痛心之余,我们更应当汲取来自事件的警示。
这并不是一次户外小白的莽撞之行,但意外的发生依然有一个本应避而远之的禁忌——从目前流出的消息看来,这次出行更像是几位独自行走的山友偶然沿途搭伴儿,而非有严格组织纪律的组队而行。
诚然,这种出行方式在AA出行中极为普遍;即便在商业团队中,许多经验丰富的山友也都有独自行走的习惯。只是,一旦有突发情况,“独行”的山野处境,足以致命!

正如山友@王百夫在原帖留言中所说:
身体健硕,经验丰富,熟知环境,攻略细致,只能是活动的优势与基础。当你受伤的时候会寸步难行;当你饥饿难耐的时候会无力支撑;当你生病的的时候会天旋地转;当寒冷相伴的时候会四肢僵硬;当自然灾害降临在眼前的时候会感到回天无力……


贡嘎雪山环线徒步风光。图/薛玉明@图虫创意

我们需要自信,来面对户外的种种挑战;但更要承认,在大自然面前,我们每一个人,都太过弱小——有些时候,这种“弱小”无关年纪和经验。

独行,无疑是把个体的弱小,赤裸裸暴露在自然的暴戾面前……

2016年12月25日,一位独自徒步贡嘎的47岁山友被《荒野游侠记》摄制组偶然发现,发现时人在帐篷内已经去世。

发现地位于海拔4900米的日乌且垭口下山到莫溪沟尾营地间之间某地,据推测可能是由于高海拔缺氧未得到及时救治导致。


遇难山友被发现时所在的帐篷。图/荒野游侠记摄制组

一年之后,2017年12月,来自安徽芜湖的一位24岁山友在拉萨独自攀登启孜峰时失踪,几天后被搜救队员在海拔约6000处找到时,这位热爱山野的年轻人已无任何生命体征。

至于他生命的最后几天究竟遭遇了什么,我们已然无从得知。


出事山友12月2日晚的露营地,海拔5200米,此后便失联……直到6号被搜救人员发现。

“我情愿死在这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在医院冰冷的床上。”

美国知名探险家约瑟夫·洛克盛赞那片川西山野的话,听起来似乎充满了户外的浪漫气息。但当前者真正发生时,尤其是本可以一定程度避免时,总让人深感痛心和惋惜。

他们和我们一样热爱山野,热爱生活,却终究把自己永远困进了所爱之中。

独行有风险,约伴需缘分;选择靠谱的队伍,并提升个人的户外能力和素质,最大限度做好出行保障,是出行永恒的要义。


△在海拔5500米处高C2营地拍摄银心。图/萝卜头范


毕竟,户外没有什么万无一失,也没有什么理所当然。在与山野的博弈中,每一步,都要谨慎;每一步,都应敬畏。

走向山野,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愿逝者安息。



0

鲜花

0

握手

0

雷人

0

路过

0

鸡蛋

推广
火星云矿 | 预约S19Pro,享500抵1000!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 | 营业执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