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手机版二维码

    随时手机查户外信息

    扫一扫
  • 扫描二维码

    加入官方微信公众号

    点击加入

忧伤的古道,幽远的秘境~2019.7.24-7.28新疆孟克特古道徒步纪实 ...

新疆 2020-1-15 08:00 220人浏览 0人回复
原作者: Team-兰博 来自: TEAM联盟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西汉初期,大汉政权方兴未艾,匈奴的势力得以不断膨胀,几乎控制了整个西域地区。 原居于河西走廊敦煌一带游牧的乌孙人与月氏人发生部族仇杀。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人所杀(据《汉书·张骞传》),他刚出生的儿子猎骄 ...

西汉初期,大汉政权方兴未艾,匈奴的势力得以不断膨胀,几乎控制了整个西域地区。 
原居于河西走廊敦煌一带游牧的乌孙人与月氏人发生部族仇杀。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人所杀(据《汉书·张骞传》),他刚出生的儿子猎骄靡由匈奴冒顿单于收养成人。冒顿死后,老上单于与乌孙猎骄靡合力进攻已逃往伊犁河流域的月氏,月氏不敌,其王兵败被杀,余众大部南迁大夏境内,乌孙人便放弃了敦煌、祁连间故土,迁至肥沃的伊犁河流域开始他们新的游牧生活。
在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下,战争与掠夺无疑是游牧民族的生活常态。无论月氏侵占塞种人的家园,还是乌孙族对月氏的掠夺都是为了生存使然。我们这次徒步的孟克特古道,被许多学者认定为当年乌孙族西迁,去往伊犁河流域的故道……
文景之治以后,国力不断强盛。及至汉武帝时期的军事打击下,匈奴昔日雄风已然不复存在。伴随着解忧公主下嫁乌孙国,新的政治联姻逐渐瓦解了匈、乌联盟,西域政治格局正悄然发生着改变……
汉宣帝时期,乌、匈走向全面对立。匈奴国力大不如前,渐渐退出了西域的历史舞台,西域随之正式纳入大汉帝国的版图……

  很多户外帖子里都把乌孙族的西迁描述为匈奴的“诱逼”下被迫西迁,也许是相互抄袭的谬误吧。
本人查阅了一些相关史料,乌孙原本是匈奴的盟军(亦可称为属国),而月氏与匈奴、乌孙均为世仇,“诱逼”一说显然欠妥。乌孙族的西迁是在匈奴的支持下对大月氏的残酷打击下完成的,西迁应该是乌孙族的胜利成果才更为贴切。
这刚好印证了张骞出使西域寻找抗击匈奴的同盟,为何首选大月氏的缘由了。

2019.7.24早8:00,我们一行包括湖北宜昌2人,陕西榆林2人,内蒙古乌拉特前旗1人,内蒙古包头13人,共计18人(加向导19人)的队伍乘坐大客车从乌鲁木齐出发,踏上了了为期5天的孟克特古道的徒步行程……
大约400公里的路程,历时差不多5个小时,于中午1:00抵达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我们在“会飞的拉条子”餐馆用了午餐。中国救援中心新疆大队的独山子越野车队也准时到达了,这是我们的协作车队,他们负责把我们送到独库公路625公里处(我们徒步的起点),然后在28号从徒步活动的终点,再经独库公路把我们送到奎屯火车站。
稍作休息后,我们的越野车队经“天山之门”进入到绝美的独库公路路段……

  1974年国家决定加快修建天山公路,独库公路是由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修建的战备国防公路,全长562.25公里,是217国道中一段即艰险又绝美的路段,北起石油之城独山子,南至文化名城库车,由解放军工程某部用了9年时间修建而成。并将其列入国家重点项目,直接归中央军委管辖。经过9年艰苦奋斗,工程于1983年9月建成通车,其后又经过多次升级改造。
独库公路贯穿天山南北,其中280多公里的路段都是在海拔2000米以上,还有四座海拔在3000米以上的达板,海拔最高3490米。
我们沿着奎屯河大峡谷纵深挺进,左边是悬崖峭壁,右手边就是大峡谷……
  大约下午4:00到达徒步的起点,独库公路625公里处,我们在公路下边的一个平台下车休息,顺便等待随行马队的到来……
经向导电话确认得知,运送马匹的车辆抛锚,马夫只好骑马赶路。由于路途遥远,预计半夜12:00才能赶到。今天的行程泡汤了,我们只好原地扎营了……

  这里是天东林管局乌苏分局乌兰诺尔森林管护站,也是天山雪豹保护工作站。
这里的工作人员是哈萨克族同胞,下班以后正在野炊烧烤,热情好客的主人为我们的露营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不但邀请我们一行在院子里扎营,还给我们分享了他们自己烤的羊肉串,我们也以一些小食品回赠给孩子们……
  酒足饭饱以后,我们再次融入到他们的歌舞联欢之中。主人一家男女老少齐上阵,都奉献了各自的歌、舞才艺,凡队以一首新疆民歌表达了我们对主人一家的敬意,榆林美女程姣的歌、舞都表现不俗,似乎有些专业水准……
头灯的闪光功能此时也派上用场,营造了热烈的气氛,一度达到了高潮……
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都钻进帐篷,进入了梦乡。今天虽然我们耽误了半天的行程,却充分体验了哈萨克同胞的热情好客,也收获了行程中一段难忘的记忆……

  25日清晨,淅淅沥沥的小雨惊醒了我,雨似乎下了一夜,天亮了反而越下越大。没办法,只能冒雨起来洗漱、熬粥。吃过早餐,马队已经准备就绪,我们收拾好驼包,与马队交接。
告别了热情好客的哈萨克兄弟和他们的家人,我们冒雨踏上行程。今天的行程可不轻松,要把昨天耽误的行程抢回来……
下面这座小铁桥被称为625小桥,是此次活动的起点标志,海拔2150米。凡队已经一马当先,率先通过……

  今天的行程在乌兰萨德克河谷,沿着奔涌的奎屯河逆流而上。奎屯河为依连哈比尔尕山中段北侧积雪融化而形成,河床内巨石较多。
今天的路程大多在这样的流沙、碎石之上行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滚落沟底,被卷入奎屯河之中……


  除了流沙、碎石,今天还要穿过很多塌方地段,塌方体是多年前的泥石流干燥以后形成,很多地方下面已经空洞。
在这样的路段行走,唯一的经验就是小声说话,快速通过,除此之外就全靠运气了。如果遭遇塌方后果不堪设想,不要说人员,就算是马队遭遇塌方,没有了帐篷等露营装备,这漫漫长夜也是不可想象的……

  惊险的塌方线路告一段落了,此处地势平坦,河谷内生长着大量的苦杨。
苦杨林是今天行程的唯一看点,除此之外就是漫无边际的碎石、塌方路段……

  苦杨为落叶乔木,形态各异,仅生长在中国新疆、俄罗斯、蒙古等地。与胡杨近亲,有极高的观赏价值,且不次于胡杨。

经过一片原始粗壮的苦杨林。如果是晚秋时节,定然金黄一片,景色必将异常壮美………

河面变宽,不得已又走了一段碎石路段……

  一片开阔地,按照原定计划这里是昨天的营地。由于马队未能及时赶到,这里便成了我们第二天路过的风景了……

继续在乌兰萨德克河谷行走……

河对岸的雪山……

  断断续续的雨一直持续着,我们在这片郁郁葱葱的苦杨林中避雨,稍作休整,……

遭遇雷击折断的苦杨,横在道路中央,凝视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舒缓一下沉重的步伐,极目远眺,何处才是今日行程的终点……

  看到一个北山羊的头骨,估计已经成为天山雪豹之类肉食动物的晚餐了。
大家争相举起,各种拍照……

  北山羊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栖息于海拔3500-6000米的高原裸岩和山腰碎石嶙峋的地带,冬天也不迁移到很低的地方,所以堪称为栖居位置最高的哺乳动物之一。非常善于攀登和跳跃,蹄子极为坚实,有弹性的踵关节和象钳子一样的脚趾。
分布于印度北部、阿富汗和蒙古、中国新疆和甘肃西北部、内蒙古西北部等地。
好想把它带回家,做个壁挂标本。估计很难通过森林警察的关卡,想到新疆森严的安检形势,算了,还是别惹这个麻烦了……

雅岚、雅峻姐妹组合一路狂拍不止……

“莲”美女也是资深老驴了,爬升路段一路领先……

我们的马队赶上来了,哈萨克牧民“马克”比较专业,他们有多年的从业经历,户外经验非常丰富……

  今天大约行走20公里后终于到达天湖,天湖的西岸就是我们今天的营地,这里海拔2320米。
顺着天湖北岸前行500米到达一个较大的支流,这就是天湖的西岸。支流是由木呼尔阿尔次塔沟流出的,最终注入天湖……
马队先我们一步到达营地,当我们跨过这条支流赶到营地的时候又下起了雨。冒雨卸下了驼包,选择空旷的地方搭起帐篷,避过这阵急雨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睡了。
雨天唯一能做的就是睡觉,再美的风景也与我们无关……

  26日清晨,大家睡到自然醒,因为今天只有12公里路程,而且没有什么难度,主要任务就是腐败,摄影、欣赏美景,接下来的行程将是孟克特古道的精华路段……
连续的阴雨天使大家苦不堪言,趁着充足的阳光大家抓紧时间晾晒睡袋、帐篷、地布、防潮垫、以及潮湿的衣物。
乌拉特前旗的“青山”帅哥也忙碌起来,他一定也不想错过这明媚的阳光……

天湖(乌兰萨德克湖):意为“红色河汊地”。海拔2320米,湖两岸有多座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山。湖内矗立着形态各异的枯木……

  静逸的湖水中耸立着诡异的枯木,令人不寒而栗。似乎在向我们无声的倾述那来自两千多年前浩劫……
或许天湖的历史并没有那么悠远,它极有可能是N多年前一次地震形成的堰塞湖。但是它宁静而忧伤,神秘而凄凉,给人以沧桑之美……

  欣赏完天湖的凄美,大家聚在一起享用了丰盛的午餐。左起:峰回路转、船长、我、清爽、雅岚、雅峻,拍照的应该是余香。
把驼包交给马队,我们拔营启程吧……

路边野生的多肉植物……
( 本文作者 : 蒙古王爷 )天湖边出发前的一张合影,左起:怜雪、温柔的狼、雅峻、我、清、快乐行、雨后彩虹、莲、清爽、余香、雅岚、峰回路转、七哥、程姣、青山、飞翔鸟……

此处河道变窄,水流湍急……

  又遇到北山羊的头骨了,这个可惜只有一只角了,大家把羊角背在身上又是一顿狂拍。
根据羊角结数,可以推断出这只北山羊已经有7岁了……

水势汹涌,我们在此拍一张合影……

  从天湖徒步大约4公里到达这座小桥,过了桥乌兰萨德克沟就走到了尽头了。我们向右手边进入冬德萨拉夏牧场……

正对面就是依连哈比尔尕山河谷,奎屯河的上游就是这里了……

  乌兰萨德克沟、依连哈比尔尕山河谷、冬德萨拉夏牧场的三岔口,风景如诗如画,梦幻般的境界出现在眼前,圣经中记载的伊甸园估计也不过如此吧……
不想走了,愿时光在此处静止……

这是什么造型啊,挺别致啊,“背”感亲切吗???可惜背景全挡住了,哈哈哈……

  这是七剑下天山吗?
不对,似乎少了一剑。其实也没少,他在拍照片……

是资深驴友清爽的身影,还是天山童姥重出江湖……???

这里进入了冬德萨拉夏牧场,也是此行最为经典的路段……

雪山,牧场完美的融合……

唯美的小牧屋……

肆意的游走于画卷之中……

骏马一匹……

指点江山……

  此时此刻,摄影师显得无用武之地了,因为你拿出手机,随便按下快门就会有大片产生。
当然这只是玩笑,摄影师加上更高端的器材会增加更美的层次感,和更高的分辨率,况且每个人观察的角度也会不尽相同……
随意出大片,哈哈哈……

回望远山、河流,再加上万绿丛中一点红的人物补色。嗯,完全可以再来一张……
把雪山拉近,再来一张……

船长老哥的作品,左起温柔的狼、清爽、怜雪、雅岚、雅峻、我……

河流西岸,咔嚓一张近景……

大自然再一次以不可辩驳的证据向我们阐述了一个真理,那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重要性……

侧逆光、小光圈、焦距无穷远,“咔嚓”一张屏保就是这样诞生的,哈哈哈……

梦游在仙境一般……

美的让人不忍移步……

哈萨克牧人……

碧绿而洁净的青苔……

蓝天、白云、雪山、草地、小牧屋,美到使人窒息的画面,这里是又一个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吗……???

跨过了一条湍急的河流,又漫步了一段芳草地,来到了这座小桥边,过了桥就到今天的营地了……

来到冬德萨拉山口下扎营,搭好帐篷,拍一张我们的营地,还有远处我们来时路过的雪山……

  有的伙伴想吃羊肉,哈萨克牧民很会趁火打劫,1800元一只真的是天价了。
看着这只被宰杀的哈萨克红羊,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被宰的似乎不仅仅是它…
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淳朴的民风正在被铜臭所污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不爱吃羊肉的友友们已经开饭了,而我们还在饥肠辘辘的等待……
( 本文作者 : 蒙古王爷 )哈萨克红羊,体毛呈棕红色,由于四季牧草供应极不平衡。羊只在夏季牧草丰茂时.能在尾部蓄积大量脂肪,供天寒草枯时维持机体新陈代谢和热量平衡之用。
双尾、肥臀是其主要外部特征。一个羊尾巴就这么大的一坨脂肪了……
不太完美的日照金山……

  由于我们食量有限,羊肉被分为两半。今晚的炖羊肉已经闻到香味,可以出锅了。
羊肉确实鲜美,一顿风卷残云过后,锅中所剩无几,只剩下巨大的羊尾油,大家只能忘“油”兴叹了。
为了品尝正宗的哈萨克红羊,被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美食是旅行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向我们这样的腐败行程,自然是绝对不能错过的……

  27日又是一个阴雨连绵早晨,云层弥漫着整个山谷。还好,雨势并不大……
大家依旧是冒雨吃了早餐,熟练的整理好驼包交给了马队。背起行囊,穿上雨衣义无反顾的踏上新一天的行程……

这是翻越冬德萨拉山口时的瀑布,水量不小……
一路的爬升,非常吃力……
漫长的爬升中,体力透支很大……

  这里是中天山博罗科努山的最东段,最高峰4590米。漂亮的门克廷冰川就是我们的必经之路。随着海拔高度的升高,雪花开始漫天飞舞起来。
这里常有雪豹等珍惜动物出没,所以户外运动的风险无处不在……

  眼前的一幕瞬间冻结了我的想象力。天哪,这还是2019.7.27日的那个盛夏吗?
人们常用“六月飘雪”来形容异常的天气。然而,在天山腹地海拔3500米以上,六,七、八月随时都在飘雪,这属于家常便饭。
天山,就是这般任性……

  茫茫雪海的持续攀爬之中,体力透支巨大,意志力几近崩溃,在各位队友的积极帮助和热情鼓励下,继续艰难的前进……

  终于站在海拔3500米的门克廷达板之上,这是孟克特行程的最高垭口了。
这里也是奎屯与尼勒克县的交界处,翻过门克廷达板就是尼勒克县境内了。
除向导以外,强驴“青山”率先登顶,大家聚集起来,合影留念,欢呼雀跃……

  这是陕西榆林的七哥、程姣小夫妻组合。他们是我们队伍中最年轻的驴友,但是户外经验非常丰富,走过很多户外线路。
从他们身上散发出阳光、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也感染到了我们,这也许就是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吧……

  这里是门克廷达板下行300米的场景。
今年6月底的一天,一支徒步队伍在此遭遇暴风雪,一名福建籍驴友严重失温,不幸遇难,其他驴友成功获救……

  当海拔下降到3000米以下,山谷里随即呈现生机勃勃的景象……

  大概二、三百米的海拔差距,让我们从漫天飞雪走向高山草原仅仅十几分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这种转变至少是一个季度,甚至是半年。
这大概就是户外运动的魅力所在吧……

  海拔持续下降,到达了一个哈萨克牧场。从毡房里跑出来的孩子们用不解的目光打量这些奇怪过客……

经过这座小桥的时候,一位哈萨克老乡和我热情攀谈起来,对我们的行程充满了不解与好奇。并亲自为我打开了桥上的栅栏目送我离开……

  这里就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所属的尼勒克县境内,拥有唐布拉百里画廊风景区等众多美景。
这几天我们经历的美景太多太多,导致大家都有些审美疲劳了,再美的风景也无暇关注了。
倒是一个牧民的小卖部引起我们的兴趣,榆林的七哥把店内的白酒扫购一空,我们打了一些牧民自制的马奶酒,品尝了一下,酸酸的味道,应该是发酵过的饮品,一时半会还喝不习惯……

  营地离这里不到2公里了。
这里是河谷高山牧场,我们不走了,就在牧民的毡房边扎营了。因为昨天晚上的羊肉还要在牧民毡房里加工一下。
冬德萨拉山口-门克廷达坂-河谷高山牧场,行程约17公里,这里海拔约2500米……

 这里是夏季牧场,孩子们放暑假也来到这里帮助家里面放牧。哈萨克也是马背上的民族,7、8岁的孩子已经可以熟练的掌握骑马的技巧了。今天刚好赶上牧民在套马……
哈萨克套马是不用套马杆的,小黑马在众人的围追堵截下终于被擒获 。为了保持马的野性,小马起初都是放养的,现在是时候磨练一下它的性子了。

由德高望重的长辈为这匹小黑马拴上缰绳……

  哈萨克老乡再一次将趁火打劫发挥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昨天晚上我们买的羊肉,今天加了几个皮芽子(葱头),加点拉条子(面条),加工费收300元……
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美味的羊肉了,为了将腐败行程进行到底,一切都是浮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成语~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在毡房里大家举杯畅饮,把酒话桑麻,为了相聚,为了同行,也为了下一次的重逢……
由于要按时赶回乌鲁木齐,时间的原因,全程70多公里的徒步行程提前在此结束了,剩余10几公里的行程我们明天乘车完成。

  28日阳光明媚,一个自然醒的清晨……
牧民的不断迁徙造就了这里成熟的山路,越野车能够轻松通过,我们不必长途跋涉,原地等车就可以了。
洗漱完毕后,早、午餐二合一解决了。收帐篷、嗮装备,整理驼包,打好背包。独山子越野车队的弟兄们非常专业,按时到达,我们上车出发……
这里应该是我们预计中昨天的营地,附近有一处野温泉也来不及体验了。顺着这个山谷向北2.5公里就是海拔2800米的孟克特湖,也是我们错过的一处风景……

这里就是唐布拉百里画廊……
也是那拉提草原的一部分,独库公路中的一段精华景点……
  汉武帝时期,解忧公主下嫁乌孙国后就生活在这里,晚年后的解忧公主才得以回到长安……

  那拉提是蒙语“最先见到太阳的地方”,是一个冬暖夏凉的空中草原,一方被雪山环抱而滋养生息的净土……

即将驶入217国道……

  在独库公路近10年的建设周期中,13000多名工程兵战士在这里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热血。平均每3km多就有一名战士长眠于此,以牺牲168人的代价终于使天堑变通途。
独库公路不仅是一条贯穿天山南北的经济命脉,同时也是一条鲜血铸就的英雄之路。

为了纪念这些魂洒天山的英烈,后人在此修建了乔尔玛纪念碑,缅怀那些为独库公路建设而献身的英烈。
至今还有一位老兵在此坚守,守候着那168名战友的英灵……

  哈希勒根达板海拔高度3390米。
哈希勒根,蒙语词义为“过不去”,由此命名,可知此路段之艰难。
这个路段,东临依连哈比尔尕分水岭北坡的奎屯河上游峡谷,西邻依连哈比尔尕北坡上的哈希勒根冰川……

哈希勒根达板下的一个美丽的湖泊……

世界唯一的百米防雪长廊,是独库公路上的一道独特景观,主要功能就是可以使山顶发生雪崩时,积雪直接顺着防雪长廊滚落谷底,从而有效保障道路的畅通……
( 本文作者 : 蒙古王爷 )绝美、险峻的独库公路……

天山深处,一股清流从山间喷涌而出,人们形象地称之为‘天瀑’。

  “守护天山路”纪念碑是独库公路上的地标建筑……
独库公路被称为“天山脊梁上的公路”,全程需要翻越4个海拔3000米以上,且常年积雪的达板,跨越5条河流,穿过3条高山隧道。
由于气候恶略,地理环境复杂,独库公路每年仅有5个月的开放期,长达7个月的封闭保养也是独库公路独有的……

  又回到了独山子的“会飞的拉条子”餐馆,宣告孟克特古道徒步行程完美落幕。
千百年来,孟克特古道一直隐匿在天山深处,与世隔绝。独库公路通车以后,一些户外爱好者和摄影发烧友不断涌入,终于使这条沉睡了二千多年的古道重见天日,这可能是中国最后一片净土了……
这5天的经历,感慨良多。感谢各位队友无私的帮助,和热情的鼓励,感谢团队的每一位伙伴。感谢相遇,感谢同行,感谢有你们一路相伴……
新疆地域辽阔,阿尔泰山与莽莽昆仑以其壮美的身躯勾勒出了这片神奇土地的北南架构,而天山横亘中央,把新疆分为了南疆和北疆。
天山不仅是新疆地理结构的主脉,也是西域文明的沃土。南、北疆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一直困扰着全疆各族人民。独库公路的全线贯通不仅大大促进了民族融合,同时也搞活了经济,更是催生旅游业的蓬勃发展。
孟克特古道徒步活动虽然结束了,但是我对大美新疆的眷恋才刚刚开始。独库公路我们仅走了半程,喀纳斯湖的美丽还没有亲临体验,南疆的神秘面纱也没有亲自去揭开……
下一次新疆之行,何时启动呢???


( 本文作者 : 蒙古王爷 )
0

鲜花

0

握手

0

雷人

0

路过

0

鸡蛋

徒户外网(TuHuwai.Com)属于中国徒者户外服务平台,特色内容有户外活动结伴,户外媒体发布,收集俱乐部活动,户外达人游记分享,徒步线路等,助你快速了解户外动态,让你出行无忧!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APP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uHuwai.Com.
  • 浙ICP备19045099号-2 | 营业执照 |